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藏文革疑案:1968年「六·七大昭寺事件」與1969年尼木、邊壩事件(一)

2016/1/26 — 11:23

日本《思想》(岩波書店)新刊 2016 年元月號,為中國文化大革命五十週年專輯,即《未消逝的文革 ~ 五十年後的省察》。 其中收錄了我的論文《西藏文革疑案: 1968 年“六·七大昭寺事件”與 1969 年尼木、邊壩事件》,由居住日本的漢人作家及中、日雙語譯者劉燕子女士譯為日文。 這裡,我將原文以連載的方式,在自由亞洲特約評論欄目裡發表。

(一)、背景

廣告

1966 年 5 月 16 日,毛澤東號召文化大革命。 這場紅色恐怖狂飆席捲中國,也很快刮向被佔領的西藏高原,震盪無寧日。

西藏【 1 】有了紅衛兵,在“破四舊”的風暴中,以寺院為像徵的傳統文化成為必須砸爛的目標,紛紛淪為廢墟。 西藏有了“牛鬼蛇神”,多為過去地位高階的“三大領主”【 2 】,其中相當一批曾被中共“統戰”,是著名的“愛國上層人士”,卻難逃被革命的下場。 西藏也和中國各地一樣,有了起先“文鬥”繼而“武鬥”的造反派,分化為彼此水火不容、其實性質相同的兩大派:“造總”(全稱是“拉薩革命造反總部” )和“大聯指”(全稱是“無產階級大聯合革命總指揮部”),兩派各有學生、居民、工人、幹部和農牧民,各有藏人和漢人。

廣告

而在 1950 年之後由中共軍隊掌控的西藏,也有派系之分。 由於“造總”把矛頭對準彼時集西藏軍政大權於一身的“土皇帝”張國華【 3 】,而“大聯指”堅決捍衛張,支持“大聯指”的軍人超過支持“造總”的軍人,包括軍隊內部的高層。

逐漸地,兩派向各地區、各縣甚至鄉村和牧區發展,除了與鄰國接壤的邊境地區被責令不准參與文革(中共規定,西藏 71 個縣當中的 25 個邊境縣不准搞文化大革命),西藏其他地方都捲入兩派紛爭;除了“牛鬼蛇神”,幾乎人人都面臨不是“造總”就是“大聯指”的選擇。 1967 年 5 月起,兩派開始武鬥,持續時間超過兩年,其破壞之大,遺患之重,疑案之多,不是本文所能概括和總結的。

毛澤東在取得了利用文革“奪權”的勝利之後,下令軍隊“支左”【 4 】,讓軍隊接管各級政權來整合權力,於是整個中國進入軍事管制。 西藏也不例外,於 1967 年 5 月 11 日成立軍事管制委員會(簡稱“軍管會”),向各地派出“解放軍毛澤東思想宣傳隊”(簡稱“軍宣隊”),在西藏文革中充任重要角色,使西藏文革更加複雜化,隨之進入更為緊張和可怖的時期。 有研究者把軍事管制下的西藏稱為近代“最黑暗的一頁”。

(二)、六·七大昭寺事件

“六·七大昭寺事件”是西藏文革史上著名血案之一,因為由軍隊策劃並實施,被認為是軍隊“支一派壓一派”的標誌,西藏軍區曾做過調查並有詳盡報告,所承認的內幕令人震驚。

概括而言,被“造總”佔為據點的大昭寺,其三樓左側臨街的屋子被設作廣播站,有數十名“造總”成員(多為居委會和工廠中屬於“造總”一派的居民紅衛兵、工人紅衛兵和積極分子,也有拉薩中學的紅衛兵)駐守,由於廣播站的宣傳攻勢很厲害,遭到支持“大聯指”的解放軍開槍攻擊,死傷多人,這天是 1968 年 6月 7 日。

而官方出版的《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 5 】對此記載只是簡單的一句:

“ 6 · 7 拉薩警備區部隊進駐群眾組織控制的財經大院【 6 】和大昭寺   警備區部隊司令部進駐大昭寺時,受到阻撓,發生衝突,造成傷亡。 ”

2002 年 6 月,我在拉薩採訪了廣播站廣播員旦增( 1990 年因車禍離世)的丈夫。 他回顧道:

“那天大昭寺先是被'大聯指'包圍,主要是住在索康大院裡的秦劇團的演員和拉薩市歌舞團的演員。後來軍隊進去,在裡面打死了十個群眾,打傷的有我的愛人和'高音'。'高音'的名字叫赤列曲吉。她倆都是'造總'的廣播員,是拉中高 68 級的學生。我愛人,那時候是我的未婚妻,差一點被打死了,子彈穿過她戴的軍帽,從她的頭部擦過,腿被手榴彈炸斷了骨頭。……我親眼看到那些屍體被弄到藏醫院的門口堆放著,很慘,缺胳膊少腿的,被打得很爛。全是居委會的群眾,有些是被槍打死的,有些是被手榴彈炸死的。……我未婚妻及時得到了治療,……因為她受傷了,所以就沒有去下鄉安家落戶,分到群藝館當會計。當時,赤列曲吉的腸子被打出來了,用一個搪瓷缸子堵住才倖存下來。她以後在《拉薩晚報》藏文編輯部工作,現在已經退休,經常轉經。”

事實上,在這一事件中,被打死在大昭寺裡的有十人,還有兩人打死在附近的大街上,平均年齡二十多歲,都是藏人,居民紅衛兵,三女九男。 旦增的丈夫至今還保存著旦增的軍帽,全是血跡斑斑。 他從箱子裡取出的,還有當時報導這一事件的“造總”報紙《紅色造反報》(藏文版),以及“造總”為此事件專門製作的毛澤東像章等。
在大昭寺發生的這場血案令拉薩嘩然,兩派特派專人趕赴北京匯報,毛澤東批示:“軍隊領導不袒護部隊所作壞事,替受害人伸冤,這種態度,是國家興旺的表現。”時為毛澤東接班人的林彪也有批示。 西藏軍方因此向“造總”道歉,一些人被處罰。 “造總”在《紅色造反報》上予以詳細報導,專門製作印有毛澤東批示的毛澤東像章,還舉行了大型遊行活動。 被打死的十二位紅衛兵被隆重埋葬在拉薩“烈士陵園”內專門開闢的小陵園,西藏軍區和西藏革委會為其立碑。

如今,被設立為“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紅色旅遊景區”的“烈士陵園”,在其一角尚還保留著這片特殊的墓地。 看得出,最初頗受重視,有高大的牆,十二座圍成圓圈的墳墓簇擁著一個小廣場,廣場中央設置的有花台和路燈;而且,每一座墓都工整、小巧,墓碑上還鑲嵌的有死者照片。 但如今,墓地里長滿了萋萋荒草,破裂的廣場堆積著牲畜的飼料,每座墓都殘破不堪,照片全無,刻在墓碑上的字跡已模糊不清,竭力辨認才依稀可見——第一行是“一九六八年《六·七》大召寺事件死難烈士”;其次是死難者的名字,籍貫和年齡,如果是女性有特別註明;然後是“西藏自治區革命委員會   西藏軍區   一九六八年八月立”。

據說起先他們被認為是烈士,一年後卻被說成死有餘辜,棺木挖開,暴屍野外。 旦增的丈夫回憶說:“當時我去看的時候,已經有五六個棺木被挖開了,屍體已經腐爛了,成了骨頭,生了蛆,蒼蠅在上面亂飛,又噁心又慘不忍睹。有幾個屍體後來被他們的家庭認領拿走了,其他的,又重新埋回去了,其實已經空無一物。本來藏族沒有這樣埋葬的習慣,但是當時非得要這麼做不可,因為說他們是烈士,可是竟然又弄成那樣一個慘狀,當時我們看了以後,那心裡簡直是……”他語調哽塞,再也說不下去。

四十多年過去,據說從未有人來這裡憑弔過這十二個死於非命的紅衛兵,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從不見於任何公開文本,如今連“ 1968 年拉薩'六•七大昭寺事件'”這一說法也都絕口不提,以至於事件本身幾近湮沒。

但當時,這一事件驚動了偉大領袖,導致“大聯指”失勢。 9 月 5 日,西藏自治區革命委員會(簡稱“革委會”)成立,“造總”總司令陶長松和“大聯指”總指揮劉紹民獲職副主任,相當於副省級。 11 月 9日,“大聯指”宣布撤消總部。 11 月 13 日,西藏軍區為“拉薩革命造反總部”等群眾組織召開了平反大會。 第二年 3 月 25 日,“拉薩革命造反總部”、“拉薩革命造反公社”、“西藏紅衛兵革命造反司令部”決定撤消總部、各分部和司令部,結束工作。 不久,發生了以“尼木事件”和“邊壩事件”為典型事件的波及多個地方的所謂“再叛”。

(三)、所謂“再判”

1969 年 2 月 11 日,中共中央、中央文革的文件《中共中央、中央文革關於西藏地區文化大革命應該注意的問題》下發,要求“西藏各族人民和一切革命群眾組織都要遵守西藏革命委員會、西藏軍區保衛邊疆的一切規定和命令,保衛部隊戰備、指揮正常進行,不得衝擊部隊和指揮機關、攔截軍車、搶奪武器和部隊物資等”。 由此可見,彼時軍隊與所謂的“革命群眾組織”已經發生了不少衝突。 但在文革結束後的 1979 年,此文件被定性為“在西藏……起了很壞作用”,西藏自治區黨委報請中央建議撤銷,並公開向群眾宣布。 【7 】

1969 年 3 月起,西藏昌都地區、拉薩市郊縣、日喀則地區、那曲地區等地相繼發生暴力事件。 據《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記載:

“ 520 :邊壩發生反革命暴亂事件 一月底,邊壩縣【 8 】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製定了'不要共產黨、不要交公糧、不要社會主義'的'三不'反動綱領;繼而又建立'四水六崗衛教軍',和所謂'翻身農奴革命造反司令部'。五月二十日,襲擊縣委機關,打傷幹部職工三十餘人。六月八日,又集中兩千餘人襲擊縣委機關,奪縣革委會的權,搶走縣革委會各辦事機構公章。接著,又幾次襲擊邊壩縣、區機關和軍宣隊,搶劫縣人武部武器彈藥,炸毀軍宣隊住房,打、搶、燒、殺達十七天之久,打傷幹部、戰士上百名,還進行砍手、剜眼、剖腹等野蠻手段,殘害致死幹部、戰士五十餘人。

“ 613 :尼木縣發生反革命暴亂事件 尼木縣【 9 】一反動尼姑赤列曲珍利用宗教迷信,跳神並呼喊口號,煽動群眾圍攻、毆打軍宣隊,軍宣隊二十二人全部被害。二十一日,在尼姑廟殺害基層幹部積極分子十三人。”

(其他事件略。)

當時局勢被認為極其嚴重,主要是因為在這一系列暴力事件中打死了中共軍人,而不同於武鬥中打死的只是平民。 北京震怒,下令軍隊進行武力鎮壓。 據《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記載:

“ 925 :中央指示平息西藏一些地區的反革命暴亂 中共中央批示西藏革委會關於一些地區發生反革命暴亂的報告,《批示》中指出:'西藏一些地區的一小撮階級人,利用民族情緒,宗教迷信,煽動脅迫群眾搶劫國家和群眾財物,破壞交通,已完全屬於反革命性質'。必須'採取斷然措施,決不能讓其蔓延'。西藏軍區據此下達了平息反革命暴亂的命令。”

在上述官方出版物的記載中,這一系列事件被稱為“反革命暴亂事件”,但在當時卻被定性為“再叛”即再次“叛亂”,而軍隊是以“平叛”的名義進行鎮壓。 所謂“再叛”,是相對於 1956 — 1959 年全藏區發生的反抗中共政權的起義而言,被中共定性為“反革命叛亂”予以鎮壓,導致達賴喇嘛及西藏政府流亡印度,數万難民亦逃離家園。 而 1969 年發生的系列事件,是否算作第二次反抗中共政權的“叛亂”呢? 但官方為何要改變口徑,將當時定性的“再叛”改為“反革命暴亂”? 實際上,在今天的“尼木烈士陵園”【 10 】的陳列室裡,仍然將“尼木事件”歸為“'兩九'叛亂”,所謂“兩九”指的就是 1959 年與 1969 年。

“叛亂”與“暴亂”雖一字之差,卻有著本質不同。 2001 年夏天,我在拉薩採訪 “造總”總司令陶長松【11 】時,據他披露,將“再叛”改為“反革命暴亂”,是 1980 年胡耀邦視察西藏後的決定。 那麼,在這一轉變的背後,到底出於什麼樣的考慮呢? 陶長松至今仍然堅持當年發生的系列暴力事件不是“再叛”,而是“群眾組織”之間的武鬥。 他譏嘲道:“說是'再叛',從幾個縣到十幾個縣,一直擴大到 52 個縣,這麼說,共產黨在西藏那麼多年的成績不是都沒有了嗎?毛主席的威信又到哪裡去了?這不符合事實嘛。還說這些事件是達賴集團在背後操縱,那更是笑話。達賴集團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勢力?”

當時西藏自治區共有 71 個縣,被牽扯進“再叛”的縣有 52 個( 18 個縣被定為“全叛”, 24 個縣被定為“半叛”,還有一些縣是“預謀叛亂”),佔 74 %以上,涉及的人員之多難以計數。 雖然平息“再叛”的軍事行動在 1969 年底結束,但“平叛”擴大化卻達到令人髮指的程度。 陶長松說:“像 69 年的事情,任榮【 12 】寫了一本書,其中強調什麼所謂的'叛亂分子'、'反革命分子'殺害軍宣隊、基層幹部、群眾等等,我給他算了一下,大概有 180 多個人。我就想問他,而你後來這個'平叛'又打死了多少人呢?……究竟打死多少人,現在這個數字都很難說,很難統計。”

對於當時被定為“叛亂”嫌疑的人數,陶長松認為後來公佈的資料已大大縮水:“自治區的有關統計資料說全區有一萬多人涉嫌,我想這數字還是縮小的,統計不全。比如,光日喀則地區南木林縣、謝通門縣這兩個縣,被集訓的群眾就有 4693 人,安多縣是八百多人。而所謂集訓,就是把有'叛亂'嫌疑的人先抓起來再說,集中培訓,實際上也就是審查跟'叛亂'的關係。但如果把這麼多的人都說成有'叛亂'嫌疑,共產黨不是自己給自己臉上抹黑嗎?”

發生在距離拉薩百多公里的尼木縣及東部昌都地區邊壩縣的“暴亂事件”,時間相距很近,性質基本類似,在當時一系列事件中最為突出。 以這兩個事件為例,究竟是群眾派系組織之間的武鬥,還是藉武鬥而“叛亂”或由武斗轉化為“叛亂”? 這在當時還是今天都說法不一,成為長期以來爭論不休甚至諱莫如深的疑案,可以說是西藏文革史上最大的疑案,也是最大的血案。 而中共軍隊的屠戮之重,卻是清清楚楚的大開殺戒。

註釋:

【 1 】本文中所說的“西藏”,指的是今中國行政區劃的西藏自治區,而不包括分佈在今中國行政區劃的青海省、四川省、甘肅省、雲南省的藏區。
【 2 】所謂“三大領主”,是中共對於傳統西藏的政府、寺院、貴族的專用名稱,以劃分階級。
【 3 】張國華是 1950 年解放軍佔領西藏的主力部隊第十八軍的軍長,時任西藏軍區司令員兼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 1972 年在任成都軍區政委兼四川省委第一書記時病逝。
【 4 】“支左”即支持“左派”,出自毛澤東 1967 年 4 月 4 日的指示。
【 5 】《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 1949-1994 )》,西藏自治區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編,西藏人民出版社,1995 年。
【 6 】財經大院位於達賴喇嘛家族的府邸——堯西達孜的對面,現為自治區計經委大院,當時“造總”的主要活動點。
【 7 】見《中共西藏黨史大事記( 1949-1994 )》,西藏自治區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編, 1995 年西藏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 8 】邊壩縣:位於今西藏自治區昌都市轄縣,傳統西藏東部的康地,藏語意為祥焰。 以農業為主,兼有牧業、林業。
【 9 】尼木縣:位於今西藏自治區拉薩市轄縣,傳統西藏腹地——衛藏,藏語意為麥穗。 是一個以農業為主的半農牧縣。
【 10 】位於今西藏自治區拉薩市尼木縣內,為“拉薩市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據官方介紹,“為紀念平息' 1959 年武裝叛亂'中犧牲的革命烈士而於 1965 年建立。 ……又安葬了文化大革命期間 1969 年尼木事件時犧牲的革命烈士,此外還安葬了西藏和平解放、民主改革、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犧牲的革命烈士”。
【 11 】陶長松是江蘇揚州人, 1960 年畢業於華東師範大學,同年進藏,任拉薩中學語文教師。 他是西藏紅衛兵創始人,率領紅衛兵到處破“四舊”,並組建西藏兩大造反派組織之一“造總”,任總司令。 後任西藏自治區革委會副主任,文革結束後淪為階下囚。 1980 年代中期就職西藏社會科學院,退休後常住拉薩、成都。
【 12 】任榮,時任西藏軍區副政委兼西藏自治區革委會第一副主任,“大聯指”的支持者。 現居武漢。

(本文為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及刊於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