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假象,不要真相

2016/8/23 — 10:33

權貴中人及其身邊的政治小丑,愛詆譭西方價值,推崇中國模式,甚至連普世價值也嗤之以鼻。好的,就當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等一切價值都是大陰謀;世上還有一種價值,乃最根本最基礎,你不可能持相反意見︰求真。

就算最獨裁最狠辣的弄權者,也不會理直氣壯大聲疾呼︰我要假象,不要真相!

掌權者禁港獨派參選,意圖禁學校討論港獨,審查教師,製造恐怖氛圍,扼殺討論自由,連真相亦殺掉。

廣告

政治哲學家J.S. Mill在《論自由》中,提出經典論據,說明言論自由之重要,在不同情況下,言論自由都能讓人們接近真相。

第一,我們所相信的可能會錯,例如,若有人認為「反港獨」是天字第一號無可爭辯政治道德最底線,你如何肯定你不會錯?你如何肯定你所相信的大一統是天底下的絕對真理?容許異見,聽不同聲音,才有可能糾錯;第二,我們所相信的縱使為真,可能只是部分真確,容許其他人發表意見,去蕪存菁,才能邁向更完備的真實。

廣告

第三,縱使我們所相信的,肯定百分百為真,例如港獨思潮癡人說夢害死香港,我們也需要多聽意見,認真討論,充分認識不可取的論據與因由,才能免除因偏執而生的信念,真正明辨是非;最後,要避免真相成為教條,也須開放討論,因為那種「不要問只要信」,「港獨就是萬惡」的教條,淪為口號,既無真正討論,則無助人們透過思辯,真心和理性地擁抱國家大一統的偉大使命。

這些理性討論的價值,難道不是教育的宗旨嗎?

既然你認為理直氣壯,是非分明,為何不想討論,不容討論?通常只有一種可能︰真理愈辯愈明,你不想辯,是因為你的立場經不起考驗。

又有權貴中人,聞「港獨」色變,以殺人放火、強姦與加入黑社會作比喻,謂學校就算討論這些,也不能無立場地討論,「港獨」議題亦應作如是觀。

比喻不淪,移花接木。以上行徑,皆為刑事罪行,道德規範清晰,亦不含社會公義考慮而需要公民抗命。為何大一統作為國家的「既定基本方針政策」,一種基本政策,要視為絕對真理,不能討論?

國家對香港的「基本方針政策」,《基本法》沒有明言,謂都寫了在《中英聯合聲明》,《聲明》第三條下的基本方針政策有十二條,除了維護國家統一與領土完整,亦保障言論、出版、集會等自由,也寫明現行經濟制度不變。這些政策,沒分輕重,沒有誰比誰高尚,若然「領土完整」絕不能質疑,禁絕討論,引用同一標準,豈非以後在學校內,也不能討論「言論自由應否有限制」、「資本主義是萬惡之源」等議題?

再說,討論港獨,並無違法,這不是我說,是政府說的。多得網絡高人與大律師們挖墳,找出十多年前政府諮詢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文件。當年政府為了爭取支持,出盡吃奶之力,公開言論信誓旦旦,文件中則寫得明明白白︰純粹發表「分裂國家」的意見,不會成為刑事罪行,就算「煽動」,亦以煽動「發動戰爭、使用武力、威脅使用武力」為界。若政府膽敢以「煽動」罪名告人,以言入罪,他們先要狠狠地打倒昨日的我。在學校更只是討論吹吹水,何罪之有?

國家偉大,已自行研製出一套只適用於自己的真理,窮得只剩下錢,回歸快二十年,人心離散不幸成為政治現實。大部分香港人都很識撈,識時務者,不提港獨,因為亂摸老虎屁股,太過刺激,帶來不可預測的變數,甚至現存秩序大洗牌;難道你以為年輕的提倡者不知道?他們押上個人前途,不惜推倒重來,上了岸的富足一代,除了條件反射式去火上加油,誰有心情誰有意圖去明白?
 

(原刊於作者博客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