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做的事多著,再不斷攻訐,又有何意思?

2015/5/8 — 12:32

資料圖片:梁麗幗出席第一次退聯論壇,圖片來源:朝雲

資料圖片:梁麗幗出席第一次退聯論壇,圖片來源:朝雲

我一向比較多將感情聯繫於一個個人身上,多於一種理念一個組織。我從來不是一個對事不對人的人,這是我極大的缺點,這也是為何昨晚就墨水一事反應如此大,也作了一個其實「言之無物」的擔保的原因。同樣地,對港大退聯一事,我也因跟雙方都有抺不掉的情誼,做了一個我只能以「和稀泥」形容的決定,無助大家找尋出路。而我這個決定,有違競選承諾,我已道過歉,陶先生不見之,我可在此再道一次歉。要是要我再經歷一次當時當刻,我是確確實實沒能力好好處理,我大概會承擔參與學聯決策時失誤的責任,然後辭職吧。一個擔任公職的人做不好,就先由人負責,然後另找賢人。組織要改,卻不能因噎廢食,這是常理吧。當日沒辭職也罷,如今沒有公權力的我,也不會妄言甚麼了,因為沒有民意授權,我甚麼都不是。

我上了兩年半莊,我卻覺得自己越是不懂得分辨對錯。一年前的今日,原本要上莊的人沒上,完全是一片「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的光景,我本來就沒能力應對外務工作,臨危受命,面對一切很是彷徨,心中說不出的孤獨。今日的我,卻是身份互換,留了一些人在獨力支撐,自己卻跑去整理自己了。儘管不上學聯是很早的決定,也確實與退聯與否,有家庭原因,有個人性格取向原因,但這是脫不了責任的。

一直以來我所說學聯的存在意義,其實不盡然是「學聯」這個組織的存在意義,而是學界有一堆有心有力的人存在,大家做實事,就有意義。甚麼叫有心有力?這一年以來,我最快樂的日子是在旺角,我們就聚在一起,每晚思忖接下來要怎樣走下去,不論左左右右,沒有不負責任的隔空對罵。何時開始,明明眼前目標一致,我們卻非要去群起圍攻一些人,你攻我守,罵個不可開交?

廣告

我是一個很「港豬」的大學生,上莊對我而言,本來只叫大學五件事。但上莊的苦,是苦得我從頭再選擇一次,我大概不會上任何一支莊的苦。所以留下來做事的每一位,我著實敬重。而你們每一位,都比我更有心,更有願景。上莊或付出心血在退聯議題上都沒有薪水,甚至犧牲一切也換不到結果,但你們還是繼續走下去,所以我只望每一位都覺得自己的時間心血是值得的。

廣告

我缺乏知識去理解網絡上種種政治路線的論爭,我再次承認自己沒有盡力理解的責任。但不能否定的是,有些論爭過了火,很反智,也讓人忘了做實事,就是具針對性、成效顯著的事。有位朋友說得很對,近來我們都喜歡聯朋結黨,然後就對最脆弱的人發動攻擊,卻忘了背後的意義何在。以今次事件為例,感謝大家支持,但其實陶先生的說話我從沒放在心上,一輪的批評也已經是足夠的社會教材。人生苦短,要做的事多著,再不斷攻訐,又有何意思?

我醒過,但如今眼見如此,我倒不如去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