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多大的絕望才讓孩子豁出去?

2019/7/3 — 21:03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圖片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圖片

七月一日,是令人最窒息的七.一,因為大家也很擔心,當不少市民,特別是年青人也發現不論做甚麼,100 萬人;200 萬加 1、2 或 3 人,有聚有散的不合作運動,全球聯署或行動,政府也可無視市民的訴求,那麼過了七.一這較具意義的日子後,我們還能做甚麼?

年青人的不甘心和絕望

七.一前夕,大家帶著悲痛,不願意但也必須再次為一位年青人進行悼念儀式。不同界別的社工或社工學生努力透過不同網絡平台,讓年青人抒發心情,說出他們的故事或心聲。不少群組可以於一分鐘內有百多回覆,不斷有年青人表達絕望的聲音,一班社工、社工學生、輔導員或心理學家努力識別有需要進一步跟進的個案,以進一步提供情緒支援。不少年青人的組織也擔憂他們認識的年青人情緒崩潰,既不甘心但也無能為力,不少年青人更因為這無良政府而絕望極點,繼而不斷發放想放棄生命的信息。這夜,不少社工等朋友,疲於奔命地回覆及安撫,希望告訴年青人,我們與他們同行,我們願意聆聽他們的聲音。大家深怕每一個絕望的訊息,會引領他們走向放棄生命,大家心底也告訴自己:一個都不能少。

廣告

年青人努力在絕望中尋找希望

面對種種的絕望,部份年青人仍然努力告訴自己:不要放棄,大家再次圍在一起,共商「升級」的行動。不少人也希望繼續維持「不受傷、不流血、不被捕」的原則,但也有人認為怎樣也需要有所衝擊,最後有十多位年青人自稱願意成為「死士」,打算用盡任何方法也要衝入金紫荊廣場,讓他們那綑綁著氫氣球的「自由旗幟」於七.一升上高空。這班「死士」早已表示即使被警方暴力對待,甚至會被拘捕,也要闖入金紫荊廣場。其他人雖然擔心他們的安全,但也尊重「兄弟爬山」的精神,會努力協助和保護他們達成目的。這夜,聽到不少年青人也對明早的行動有所擔心。

廣告

沒有完成的升級行動轉化為成為絕望

當不少市民為七.一早上的「自由旗幟」升上高空努力運送物資時,警方派出大量防暴在龍和道、龍匯道和夏愨道通往灣仔方向準備驅進。市民唯有立即變陣,努力守住不同防線,立法會議員和社工也在警戒線,希望提醒警察勿濫用暴力對待在場人士。可是,即使大家努力提醒警察,龍匯道中信大廈對出,仍然出現市民被襲擊的情景。不少市民被胡椒水弄傷,有孩子坐在馬路旁痛哭。有孩子被警棍打至頭破血流,當社工詢問他是否需要前往醫院,並表示社工可以陪伴時,孩子拒絕往醫院,並叫社工走開。究竟要多大的傷害和不信任,才讓孩子受傷也不願意接受治療?孩子不再信任警察,不再信任社工,甚至開始不再信任成年人,因為這個政府不能令孩子相信。幸好,在大家努力繼續守護防線下,警察突然於升旗後慢慢撤出。沒有人知道政府心裡在想甚麼,一班勞累透的社工決定先返回家中休息,努力說服自己在遊行完畢前應該不會再出現危機。

絕望化為有秩序和克制的升級行動

中午時份,孩子再次商討有何升級行動可以讓林鄭政府明白,不是龜縮逃避面對市民就可以。縱使有不少年輕人擔心行動略具危險,但經歷早上的再次傷害,他們繼續尊重「死士」的建議,努力提供支援或協助。最後,市民終於明白「死士」的升級行動:不是要成為第四人,而是做了被捕和判監的準備,闖入立法會,直搗議事廳,強烈表達要直接與林鄭政府對話。期間,他們先攻擊立法會側門,那時不少人仍不明白他們的目標是議事廳,以為他們只是將憤怒化作攻擊。之後,他們正式於煲底展示他們的目標,進入立法會議事廳。

年青人用盡在場他們能找到的物資對立法會玻璃大門作出攻擊,期間十分擔心防暴會進行清場,現場氣氛非常緊張。可是,警察像是專登放行,側門的強化玻璃被擊破,或是持續數小時的衝擊煲底立法會玻璃門,也很奇怪地沒有任何警察駐守。直到年青人終於擊破大閘,大閘後也沒有任何警察駐守,鬼異得像是個空城計。可是,年青人沒有想太多,因為他們已有被捕的準備。他們坦蕩蕩進入議會廳,期間沒有胡亂破壞,只有於牆上寫上或貼上香港人的訴求和不滿 甚至於取走飲品時留下金錢購買。

一個都不能少

接近晚上 11 時,市民陸續收到防暴和速龍在龍和道駐守,準備使用最大武力清場。年青人提醒在場市民自己的風險,也期望大家能一起留下守護進入議事廳的「死士」。在場不少年青人對於警察早已表示會使用最大武力,心裡有不少恐懼和掙扎,可是他們也十分擔心「死士」會被警察暴力對待。最後,在場人士商討「留就一齊留,走就一齊走」,共同決定宣讀行動宣言後,於零晨 12 時撤離。可是,有四位「死士」不希望就此放棄,堅決留下,但大家已知道大批防暴已開始往煲底驅進,更於龍和道向早已決定撤離的市民發射催淚彈。煲底的市民焦急了,孩子哭了,不少人痛心地表示:「一個都不能少」。最後,有一班年青人在危急關頭,冒著有機會被警察暴打的危機,再次衝入立法會強行將堅持留守的「死士」帶走。年輕人面對絕望,最終選擇撤離,一個需要勇氣的抉擇。

警察亦在社工和立法會議員不斷提醒要保持冷靜和克制下,繼續開始清場。期間,仍有部份警察態度惡劣,其言行也反映他們內心有不少憤怒及激動,令人更擔心手持武器的他們會如何對待被逮捕的年青人。幸好在不斷提醒下,防暴沒有向撤離中的市民奔跑,但仍然有零星向市民投放催淚彈。當警察走至夏愨道時,再次向正在撤離的市民舉出黑旗,表示準備投放催淚彈,令在場的社工忍不住要問,是否只要警察喜歡或是憎恨示威者,就可以隨便決定投放催淚彈呢?幸好,警察之後沒有再向市民投放催淚彈,市民亦陸續安全地撤離。這夜,警民雙方沒有任何受傷。

引述佔領者於議事廳宣讀的五大訴求

我們佔領者,要求政府完成五大訴求:
一、徹底撤回修例
二、收回暴動定義
三、撤銷對今為所有反送中抗爭者控罪
四、徹底追究警隊濫權情況
五、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立即實行雙真普選

佔領者最後讀出:「『反送中運動』發展至今,在三位年輕市民殉道。我等未忘憂憤,然心存善念,不願香港再有為民主、為自由、為公義再添亡魂。希望社會大眾團結一致,對抗惡法,對抗暴政,共同守護香港。」

 

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