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守住山海關 跟你是否喜歡那個守將無關

2018/7/20 — 19:04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民族黨被封禁,是老香港遇上新問題。老香港只會用舊方法應對新問題。明明是結社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大事,很多人會首先表明自己絕不支持港獨。時間回到 2003 年 8 月,劉慧卿到台灣出席類似的人權活動,才說了一句「臺灣的未來應該由臺灣人民自己決定」,就給炮轟支持台獨,當年連一齊出席活動的涂謹申也急忙割席,上《大公報》表明自己「支持一個中國」。

昨日的自報家門,便是今日人人唯恐「過度支持民族黨」,會遭人扣上港獨帽子,因此「表現克制」的輪迴。

當日和今日的香港人,都以一招應對 — 高舉反獨,以為這是保命之策。我們一直以為,怪獸是 act accordingly,只要香港人守著某些紅線,怪獸就不會過境食人。怪獸不斷強調自己有一條紅線,是為了掩蓋真相:根本沒有紅線。

廣告

例如以前香港人說,任何活動都必須和平理性非暴力,因為鬥硬的話,對方就有口實,有資源渡河打擊。但民族黨就是正宗「和理非」,做的東西就是發言、文宣、接受訪問,連示威遊行都很少出席,更休提街頭衝擊。所謂不避「流血」之說,還是言論,而且令到誰人流血也沒說明 — 可以是令自己流血吧?

即是說,以往香港人以為不搞激烈肢體對抗,不打擾社會安寧,怪獸就不會渡河的假想,破產了。雖然民族黨主張的東西,和泛民不一樣,但民族黨的手段基本上就是泛民模式。怪獸要瓦解的並不是民族黨那麼簡單,而是將魔爪伸至任何用「泛民模式」進行的政治活動。

廣告

真.有險可守論

經常說有險可守的人,就要了解,現在打擊界線不只是港獨派,還有「和平結社者」。民族黨跟那個主張截然不同的「公民社會」,實際上已共負一軛。所謂「有險可守」,不幸地,現在那個「險」就是主張港獨的民族黨。民族黨就是沒有武裝行動啊,他們就是那麼「和理非」,所以整體的香港人,整個香港人公民權,是沒得和民族黨切割。

就是清軍過了山海關,不論你喜不喜歡山海關那個守將,是否認同那個守將的家國觀念,毫無關係,攻過了山海關,關內的所有城池就無一倖免。梁游被 DQ,然後就到之後那四個。

所以我才說,那些在說任何事之前,都將「我們 XX 黨反對港獨」念咒語一樣重覆的黨派,在大局之下就顯得捉錯用神,十分可笑。你不守住那個險,到時究竟是先死到一般人,還是有城池在手的人呢?

老實說香港人是怎麼分親北京派還是民主派的呢?後者「支持民主」,民主是甚麼呢?他們相信這是一種人權,人人都應該有平等權利參與政治決策。好了,現在問題就是,有一班人口裡或心裡支持「香港獨立」,大多數人認為他們應該有言論自由。但怪獸現在下了命令,他們一去活動、組織、宣傳、參選,怪獸就會食人。那麼一個合格的「公民社會」,不是要東拉西扯甚麼港獨在技術上如何不可能,而是問自己,這班人是否值得擁有 100% 的公民權,包括各種自由和尤其是參政權?

如果有認為他們政見再非主流,人權也應受保護,像那句老話,異見者的權利要「誓死」守護,那就是真.民主派和真.公民社會;如果有認同怪獸的邏輯,認為不認同《基本法》第一條,就沒有若干人權,那又有多支持人權,支持民主?更有甚者,是一些已經馴化的選舉動物,利用「支持香港獨立會引來 DQ」,去利用怪獸食人這件事,變相幫自己篩選對手,爭取自己的選舉優勢,而不是去阻止怪獸食人。

說到底你覺得主權還是人權大

首先《基本法》本身就中國硬塞下來的,沒甚麼神聖不可侵犯,本身亦封死了香港自主修改憲法的可能。而它第一條說,香港永遠屬於中國。這是國家的申述,中國認為香港是她的財產、統治香港是她的權利,這一切包含在一個叫「主權」的神秘概念之中;但港獨份子「理應」有結社自由,有參選權,一個地區有命運自決的權利,這個「理」現在叫人權。

主權和人權經常會衝突,而真正的衝突,通常沒有太多站中間的位置。很多香港人被制度馴化了,本能會順著政權的「主權邏輯」來思考,呢喃著:「那民族黨真的違反了一國原則喎……」那最終極的問題,就是你認為人權大還是主權大?

而那神秘的主權是甚麼?那是一個軍警法西斯國家,連最基本民主程序都沒有經過而形成的統治,甚至不是一個大眾主權,臣服於它的理由,除了害怕暴力和強權之外還有甚麼?

其實很多人說要遵守「一國兩制」,說到底不是真的自認中國人,只是不想下一個打到自己。等於很多人提倡和平,只是因為沒辦法。等於大雄日日被技安打,大雄主張的和平主義並沒有多少意義。

當然怯於暴力和強權,人人都會,我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保安局的文件,也會一驚;得到九萬六千港元的月薪之後不想失去,亦是人之常情。但既然已接受這個「真的是主權說了算」的邏輯,那又跟親北京派、愛國者有甚麼分別?還怎樣高舉一堆民主自由人權大義?如果不盡力守住民族黨這個實然的「險」,香港又有甚麼道德高地,終日自潔其名,自命與中國有異,是自由世界的一份子?

 

原刊於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