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打破超穩定結構  民間必須協調

2016/9/7 — 20:53

圖:雷動計劃 facebook

圖:雷動計劃 facebook

是次選舉,有很多地方值得我們討論。我先談民間配票計劃的爭議。

有人指責配票行動是違反選民個人意志,是泛民版掌心雷。我不認同。舉例,有一家四口,不希望選票過分集中某候選人,決定各自支持合共四名同陣營的候選人,即進行「家庭配票」,做法一直毫無爭議。為何當此舉之規模擴大至民間社會,而參加者繼續按照自己意願加入計劃,則馬上會違反個人意志?故此,彰顯個人意志的重點,是參與者是否基於理性思考而自願加入某種協調計劃。

雷動計劃大體是泛民支持者內部的協調機制。如果本土派一開始不想加入此類配票計劃,認為自己的支持者不屬泛民,那麼雷動計劃基本上與你無關。正如某名本土組織領袖指出,他是「全港第一個插爆『雷動計劃』的人」,那其支持者實在無法指責計劃不惠及他。若果要擺出強硬姿態(如「射落海都唔益泛民」,或者「全部黃絲都係敵人」),又何必埋怨他人在危難時不過票給你?

廣告

民間配票計劃的最大貢獻,就正正在於打亂「傳統政黨的部署」。不少傳統泛民政黨,高估自身力量、漠視民調、硬要「爭尾席」或「空降」,最終浪費不少選票,甚至將議席相讓予建制。為何民間社會不可奪取選舉的主導權,透過協調去限制傳統泛民於每區的參選名單,懲罰那些霸王硬上弓的傳統泛民?(當然,新冒起、打議題的新人則沒有誘因加入此類計劃。)

制度創造利益,而利益影響人性。比例代表制鼓勵細小政黨冒起,令泛民多年出現分裂,就連本土派現在亦開始分化。從超級區議會來看,泛民得票增加20萬票,而建制則沒有明顯上升,但為何泛民及本土在地區直選仍然無法打破建制的超穩定結構?建制的選舉機器,猶如警察裝備年年升級,我們卻多年原地踏步。若我們要超越制度的固有邏輯,就必需嘗試不同方案。雖然戴耀廷在trial-and-error中成了千古罪人,但雷動計劃被文匯報指責是操縱選舉,這已經是很好的嘉許。未來,我們就要問:what's next?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