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抹殺長毛的所有,恕我做不到

2016/3/16 — 12:11

立法會議員 梁國雄

立法會議員 梁國雄

長毛有沒有說過一些我覺得是不能接受的話、或做過一些我不能接受的事?絕對有。無論是鬧司徒華癌上腦、或用不尊重女性的話批評黃洋達的妻子、或有點無聊地在立法會拋(不會傷害到他人身體)的東西,我都不能接受。

但要知道一個人有沒有真腰骨、有沒有真原則、有沒有真勇氣,就要看關鍵時候。長毛在這連結的那一幕就是一個感人的例子(我不解釋了,大家自己重溫吧)。在同一段時期及其後,他亦不吝惜地「燒」自己的「激進、抗爭」政治資本,為了大局、為了原則多次呼籲抗爭者堅守和平非暴力原則。

不要誤會,我絕不會只視長毛的過失為抗爭者處事所產生的沙石,亦不會說「我不同意他這些東西,但無論如何我都會站在長毛一邊,因為像長毛這些人沒有了一個就是沒有了一個。」錯就是錯,他被批評是應該的,我亦無意去姑息。但如果要我因為幾句狂言就像一群有千兵萬馬氣勢的網民那樣,連他這麽多年來的一切都要鞭屍、抹殺、批鬥,恕我做不到。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廣告

Facebook專頁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