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有如此胸襟才能做到大事

2015/5/19 — 19:09

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民主陣形趨向兩極化,左膠或本土都各持己見,兩方甚至達到一個水火不容的局面。表面看來傳統「左膠」傾向大愛精神和普世價值,相信議會內外抗爭,但一般堅守和平、理性、非暴力原則。「本土」則傾向維護港人利益,崇尚勇武抗爭,而且一般對議會抗爭有一定的質疑。

更明顯的分別可以在兩者的行動上見到,左膠一般抱著包容的心態,而本土則覺得民主路上必先剷除絆腳石,要先樹立軍紀再定軍心。由此我們可以看出兩者在抗爭上的方向是截然不同的。左膠在公民抗命,本土則是備戰狀態鼓吹全民勇武。但如果從更深層次去分析此局面,我們兩者真的有著不能磨合的分別嗎?

90年代很多國際學者用Social Capital這個概念來研究一個爭取民主的社會到底需要什麼本錢。Social Capital簡單來說是人與人之間的網絡,一個社會上沒有一個人是孤島,要改變社會必須要有一定的人數和成熟的網絡。著名社會學家Robert Putnam 更將Social capital分為 bonding social capital 和 bridging social capital。前者代表相同意願的人連成一線,後者則是不同意見/背景/信仰的人雖然意見不合但從溝通/共事後尋找到一定的共同點,從而發展包容和信任。Putnam從數據上分析,發覺只有後者是對社會民主化有幫助,前者雖然更為團結,但圈子太細亦因意見太相同代入groupthink的格局,最後搞到排除異己勢力薄弱。

廣告

記得雨傘運動初期,有政黨人士和出名左膠召我們「金鐘防線」開會,望說服我們用金鐘道換取公民廣場,原意是希望通過此舉來換取民意。當時我對此舉能否真的爭取民意有極大的保留,但可以肯定此舉必定會打擊軍心,用一樣必定壞軍心的事,來換取虛無飄渺的民意,對我來說是極為不智的做法,所以我全力否決此方案。 我亦因此覺得泛民亦敵亦友,不能盡信。時至今日,此立場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在政改方面我是支持泛民投反對票,亦覺得部分議員是真心為民主鬥爭的,但在某些議題我對個別泛民的表現和表態是極為失望的。但這不代表我們不能尋找common ground,尤其是在重點政治議題上,我們都想得到民主,盲目批評而又唔做實事,對爭取民主根本毫無幫助。

我是一個有獨立批判思維的人,有時會屌泛民左膠,有時會屌本土勇武,我唔覺得盲目支持有什麼好處。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我既行為會搞到我兩面不是人。但那又如何?如果因為所謂的政治本錢而封口,那我就違背了我自己的原則,要做對唔住自己既野恕我無能為力。雖然兩面都會批評,但不代表在重要議題上我不會支持,不代表在需要團結時我不會埋位。做事要分輕重,美國總統林肯的成功很大原因在於他任命了不同政見的人形成他的內閣,要有如此胸襟才能做到大事。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