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求律政司覆核黃之鋒三人量刑 何君堯連一些基本概念也未弄清

2016/8/20 — 17:29

我們留意返,儘管何君堯 * 在這封信提及,要代表他的選民 (my constituents) 向律政司司長提意見,但他在信首留下的聯絡方法,卻是屬於其作為合夥人的「何君柱律師樓」(Messrs. K.C. Ho & Fong),信件也不是以屯門區議員身份或透過區議會秘書處發出,因此,我們會理解發信人是以執業律師的身份,而不是代議士的名義,來發出這信函。

從傘運到旺角警民衝突,建制法律界人士屢次高調向律政司陳情,提出自己對案件應如何處理的見解;但在基層工人看來,這既不常見,也不恰當。何君堯完全不是訴訟任何一方的律師,他對於本案的所見所聞所知所感,其實跟任何一個街外人沒有分別;然而,就信函內容所見,何氏居然可以自忖比主持審訊、全面檢視控辯雙方證據陳詞以至感化報告的裁判官張天雁,更有資格決定案件的是非曲直,甚至斷言如果雙學三子的判刑不獲覆核,就絕不是適當的判罰。

廣告

基層工人實在難以理解,何君堯的自信從何而來,畢竟,他可能連一些基本的概念也未弄清:判刑 (sentencing) 從來都是法官的責任,律政司人員的角色,充其量不過是「協助法庭判處適當刑罰」,此外,檢控官員尤其不應在雙方訟辯時「在判刑輕重方面影響法庭」(《檢控守則》21.1)。

誠然,律政司有權按何氏的建議,向上訴庭申請覆核刑罰,亦可建議主審裁判官自行覆核;但律政司決定是否這樣做時,理應、亦只應根據裁判官對證據、事實及法律的理解,去判斷裁判官的判罰是否有錯,而不是建基於某些「法律界路人甲」的慷慨陳詞,去決定是否提出這些申請。

廣告

不過,話分兩頭,何氏一片赤誠,矢志於將三子治以重刑,其實也為我們帶來一點啟發。今天香港,土地緊張,有人卻設計「套丁」勾當牟利,對此等作弊行徑深惡痛絕的市民,不妨也寫信建議律政司爭取更長的刑期,以儆效尤。講開又講,某律師在今年四月下旬代表一名套丁被告後,公然在法院大樓內違法自拍,大眾為了維護法治與司法的尊嚴,其實也應該致信律政司,促請盡快檢控。

* 其他參選新界西名單,包括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恆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及朱凱廸。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