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為年輕一代歡呼,為打壓他們的悲哀!

2016/9/19 — 16:31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資料圖片: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圖片來源:香港眾志

還記得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在教會一個活動中,我對參與者這樣說:「看見在兩日前衝進政府總部廣場的年輕人,我巴不得是我,而不是這些年輕人。因為若他們被檢控,會影響他們的前途。我已接近退休,對我沒甚麼影響。可惜的只是我已不能像這些年輕人那樣,有那麼好身手,能跨越高欄跳進廣場。」

兩年後,黃之鋒,羅冠聰與周永康被判刑。幸好法官明白道理,只是判社會服務令,或監禁但獲緩刑。現在律政司不服,要求法官覆核判刑,並指三子並無悔意,罪行嚴重,應即時監禁。或許律政司所說的是對的,他們沒有悔意,他們肯定自己所作的是公民抗命。法官也沒有因他們有沒有悔意而判刑,也沒有指他們沒有犯法,只是相信他們是「真心相信自己的政治理念,並想要表達訴求,目的和動機都不是自私的,也無意傷害任何人。」

律政司與法官同是法律界人士,為甚麼不能有法官那種愛年輕人的心腸?為甚麼只懂執法而不明法治的道理?令人更氣憤的,就是律政司一方面對佔中人士窮追猛打,甚至有不少個案,法官認為控方提出虚假失實證供。但是另一方面,對暗角七警,警棍無理毆打市民,作假證供等個案,一拖再拖,不予檢控。

廣告

不久前立法會選舉,我提荐三子之一羅冠聰。其實我有很大的保留。不是我看不起年輕人,只是認為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理應是他們學習,或在社會中尋找經驗的最好時刻。羅現在仍未完成大學課程,仍要以兼讀生身分繼續學業。他們要走出來,因為他們看見社會的黑暗。國民教育變成統治者的政治宣傳教育,假普選方案被指為真普選,政治干預香港大學的管治,銅鑼灣書局店主被綁架、被過境、被認罪等等……,都令他們不能沉默。

社會的黑暗,也許是我們成年或長者們的沉默所造成。我們容易滿足於蛇齋餅粽,也會認為經濟發展最為重要。我們又會覺得今天的年輕人不太長進。經濟貧困,置業艱難,甚至是「官商鄉黑勾結」也不是今天之事,我們都是在困難中成長,年輕人是否被寵壞了。

廣告

日光之下無新事,每一代人都有他們的困境。但當我們對地產霸權,官商鄉黑勾結沉默時,一代一代的延續,一代一代的會變得越差。昔日日子雖然困難,但刻苦節儉還可以置業安居。但今天香港在地產霸權操控制下,就是刻苦節儉也只賺得蝸居而住,小本經營的生意也因租金昂貴慢慢消失。官商鄉黑勾結,令可建居屋也大大減少,造成對房屋需求壓力更大。

寵壞了的都會睡在高床軟枕中,只有在困難中成長的年輕人才會走出來。他們選擇對抗不公,代替沉默。

羅冠聰在當選後,寫了一封家書給裁判官。結語時有這幾句:「我即將以立法會議員的身分服務香港,當中職責包括監察政府施政和審議法案。我謹向您承諾,我將秉持一直以來的信念:無私貢獻,仗義執言。我亦會把您的忠告銘記於心:戒慎急進,行事深思熟慮。希望將來有機會再見面時,我可以親口告訴您,我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善良、正直地守護香港,使我們的家變得更美好。」

我深信他不是為求情而寫,而是他的承諾。一個寵壞了的年輕人不會有這樣的說話。只有曾經歷過困苦日子,看見過不公義,受過打壓但不氣餒的人才會寫出來的文字。

年輕人有這心志,我為他們歡呼高興。但對於律政司等的窮追猛打,我為這樣的官員深感悲哀。假若年輕人要高呼「港獨」,我只能說:「是689政府鬥出來的結果!」

「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嫉妒那行不義的人。因為他們如草快被割下,又如綠色的草快要枯乾。」(詩篇三十七篇1~2節)

「為真理、謙卑、公義威嚴地駕車前進,無不得勝。」(詩篇四十五篇4節)

(寫於黃、羅和周三子覆核刑期前,祈願律政司敗訴。誠心所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