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要說服和理非支持勇武抗爭,首先要瞭解他們持有的「道德潔癖」深層基礎是什麼

2019/9/26 — 12:4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要說服和理非支持勇武抗爭,首先要瞭解他們持有的「道德潔癖」背後深層基礎是什麼。

誠然,反對勇武抗爭可以有很多理由,例如認為策略上不可行,勇武抗爭只會招致更大的打壓,最終致運動失敗;又例如有基督教背景的人可能會認為任何暴力都是違反上帝的旨令,所以反對以武制暴。以上兩個原因都不是我要討論的部分。當我們用「道德」一詞來形容「和理非」,自然是想說他們有一種「道德」包袱,一種「道德」信念,認為暴力不好、錯誤;當我們再配上「潔癖」一詞,更是想指「和理非」這種道德信念有某種強迫性,是不由自主的。

「道德潔癖」反映的是何種道德信念?

廣告

這種想法相當有趣。根據哲學家康德的想法,道德定律必定是「自律」,而非「他律」;簡言之,道德就是一種理性的自我約束。當一個人通過理性發現「暴力是錯誤的」,這條道德定律就會自我約束自己的行為。相反,假如這條道德定律是由他人要求自己去遵守,它於我而言就稱不上真正的道德定律,只是一種他人強加於我的命令。

從這個意義來說,真正(自律的)道德定律都會帶有某種「強制性」,而這種強制性說穿了就是一種自己加諸於自己身上的道德枷鎖。如果「道德潔癖」僅指這個意思,那麼指責和理非不過是在指責他們擁有道德信念,這種指責無疑是荒謬的。當人們批評和理非有道德潔癖,應該是指「和理非」某種特定道德信念的內容有問題,它經不起現實的考驗,甚至不是一道可合理證成的道德規則。

廣告

那麼,「和理非」所擁抱的道德信念是什麼?至少有兩個可能性,(1) 是認為暴力只會產生更大的暴力,惡性循環,因此使用武力的勇武抗爭是錯誤的;(2) 是認為任何形式的暴力都是錯誤的,因為任何人都不應該受到侵犯傷害,即使對方先傷害自己,那也是對方之錯,我們不應該犯上和對方一樣的錯誤。

和理非 (1) :暴力只會產生更大暴力,惡性循環

我希望更多人注意到 (1) 實情是一種後果主義的思維。它並不真正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它的關注點是暴力可能帶來的「惡性循環」,帶來「更壞的結果」。試考慮一下,如果一個黑衣少女被白衣人斬,另一黑衣人見到運用學過的自衛術將對方制服在地,然後就停止自己的武力,對方也沒有任何嚴重的傷勢。在這情況下,擁抱價值觀 (1) 的人很難說這種武力(暴力)反抗有任何不妥,因為它有效阻止更大的傷害出現,它沒有構成惡性循環。

當然,上述案例只是假想情境,縱然在這運動裡確實出現過多次襲擊市民的事件。不過,和理非可能是想從更宏觀的角度反對勇武抗爭,他們可能認為勇武抗爭只會帶來更大的暴力,這種暴力可能來自於警察及政府的打壓,也可能來自於鄉黑的無差別攻擊,換言之是對整體運動帶來不好的結果。這種思慮可以是一種純策略性的現實考量,也可以是一種效益主義的道德考量(即由於弊大於利所以是道德上錯誤的)。

如果擁抱 (1) 的和理非考慮的只是純粹策略問題,那麼我們應該要說服他們的是勇武抗爭未必無用,勇武抗爭可能有效令政權妥協讓步,或至少有效保護手足。如果擁抱 (1) 的和理非考慮的是道德問題,那麼這種僅僅使用效益主義原則評價勇武抗爭是否正當的思量,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在考慮今場運動中使用武力是否正當,還必須考慮「為什麼抗爭者使用武力」、「如何使用武力」、「勇武抗爭所帶來的更大暴力,其責任應該歸屬於抗爭者,還是政府警察的無情、不正當的打壓」等道德相關元素。如果弄不清楚「勇武抗爭所帶來的更大暴力」是該由誰負責,那麼這種道德評價無疑是不恰當。

和理非 (2) :任何形式的暴力都是錯誤

現在我們轉移討論價值觀 (2),即武力無論如何都是錯誤的。這個觀點我稱之為「極端和平主義」,它排除一切形式的暴力。這乍聽起來相當不靠譜,因為它將許多人都會同意的「正當武力自衛」也排除掉。不過另一方面,它又具有莫名的道德吸引力。在現代文明社會,許多人對任何暴力都深深厭惡,即使認為它不是邪惡至極,也至少必然包含某種「惡」在裡頭。

這種觀點很可能源於某種捍衛自主性的極端義務論觀點。在現代社會,人們重視自主權;而任何形式的暴力都必然涉及到對他人自主的傷害(不論是精神、身體、財產),因此暴力總是錯誤的。這個論點的極端性在於,它排除了「自衛還撃」這個選項:由於暴力總是侵害他人,自衛還撃也是侵害別人,所以是錯誤的。

然而,即使我們重視自主權,也不一定要完全反對任何形式的暴力,因為「任何人都有不受暴力傷害的權利」可能是錯誤的。正如哲學家 Jan Narveson 論證,這項權利是不存在的,因為它內含矛盾:如果一個人擁有這項權利,這意味著當他受到暴力對待時,他有權採取適當的手段以免受暴力傷害,但當武力自衛成為唯一手段時,這項權利又不讓其使用武力自衛以免受暴力傷害,這明顯是不一致的。

即使我們重視自主權,也要衡量不同自主權之間的優先次序。在一般情況下,我們不應該主動攻擊他人,因為這是侵害對方的身體自主;這沒錯,但當對方先主動攻擊自己,先侵犯自己的身體自主權,我們似乎有權為了保護自己的身體權自衛還撃,因為當對方出手時,他削弱了自己免受傷害的自主權,他令自己陷入某種戰爭狀態,陷入暴力相向的處境。故此,我們最多只能從自主權得出「暴力初步來說 (prima facie) 是錯誤的」;換言之,暴力一般來說是錯誤的,但在某些特殊情況下有更重要的權利要保障或有更重要的義務要履行(例如多人生命受到嚴重威脅而需要自衛還撃)便不成立。這正是為什麼現代戰爭倫理有所謂「比例原則 (Proportionality)」、「雙重效應原則 (The Principle of Double Effect)」等道德原則,來判斷某些情況下暴力是可被允許的。

和理非 (3) :暴力總是破壞人與人之間連結,是永恆兩難的悲劇

如果以上推論是合理的,而且「和理非」真的理性,那麼他們應該放棄「和理非」裡的絕對「和平」原則,同意某些武力是可允許的 (moral permissible) 。不過,對於部分和理非來說,即使他們理性上明白武力還撃是沒有問題,但仍然對任何暴力場面深深厭惡,自然拒抗。這種情感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一個答案是和理非受社會的道德教化太深,和平非暴力變成了現代人的天條,不能干犯。因此,當人們看到暴力場景,就會自然情感反應地認為「這並不太好」。這也許是一種答案;但也許還有另一種答案更為有趣而且深刻,那就是抗拒暴力的情感反映了人類某種深刻的連結。

這個觀點由哲學家 Cheyney Ryan 提出。Ryan 先引述歐威爾(i.e.《1984》的作者)筆下西班牙內戰的一則小故事。這故事指一個鎗手看到對方面陣營的一個小兵逃出壕溝,沿著矮垣頂奔跑,一覽無遺。該位鎗手本來可以射殺這名小兵,但當他看到小兵衣服只穿了上半,跑時兩手還提著褲子,他卻抑制著不開鎗射殺他。他當時心裡想著:

「我在這兒是要射殺『法西斯黨徒』,但一個提褲子的人不是『法西斯黨徒』,他只是個明顯和我同類的可憐人,這就像你不會想射殺你自己一樣。」

在這個故事裡,鎗手不射殺小兵,是因為他發現對方和自己一樣,他從別人裡看到自己。換言之,和平主義是一種美德 (virtue) ,它關切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以及自我應該成為什麼人。這類和平主義者並不主張暴力總是錯誤的,但他們總是拒絕暴力,因為他們認為暴力必將破壞人與人之間的連結。也許有人會覺得這種觀點過於迂腐,「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己殘酷」,但我們從它的相反極端觀點來理解,或許就會明白它的道德吸引力:「戰爭是美麗的,當機關鎗射向法西斯黨人的身軀,心裡傳來莫名的快感,他們的屍體是戰場上最佳的裝飾品」,假如有人擁抱以上信念,那麼他就是這類和平主義的反對者。

因此,這類和平主義原則上不反對所有暴力,但它總是強調我們不該對傷亡而喝采,要永遠記著暴力的兩難和悲劇。我不確定這場運動裡有多少這類和平主義者,但當一個人抱持這種和平主義,他必定對某些暴力場面感到心痛、無奈、掙扎和糾結。我們不應該輕蔑擁有這種情感個性的人。他們可能有時會反映對勇武抗爭的抗拒,甚至批評;然而,它確實深刻地反映了人性裡良善的情操部分,它使我們與惡魔存在根本的差別。我們應該盡可能理解和包容這種和平主義觀點。勇武派可以嘗試從理性說服他們勇武抗爭有其必要性,同時表達對他們的情感反應的理解,這也將拉近勇武派和和理非之間的距離。

和理非 (4) :暴力就是暴力、違法就是違法

最後,容我回應最無趣但也最麻煩的立場。這種立場最常呈現的方式就是「暴力就是暴力、違法就是違法」這句話。它反映了「法律」和「反暴力」是現代文明最根本的精神秩序。這種精神秩序是無容置疑的,自幼教化、深入骨髓的。在這些人眼中,「暴力是錯誤」無須多加論證,故而用「同義反覆」便已充分表達了它的錯誤。

雖然我很懷疑秉持這種觀念的人,從一開始是否會支持這場運動,畢竟社會運動總是涉及某種形式的強力 (Coercion) 和違法;但如果身邊真有這類和理非正在保持中立,或在猶疑是否支持運動,那麼拉近他們的方法不太可能是透過論述 (expound) 或論證 (argument) 能成功,因為「理性」一般對他們起不了作用,我們只能通過各種故事或動之以情來刺激他們情感反應,才能動搖其頑固深入骨髓的精神秩序。這正是文宣的重要性。

總結:不論勇武或和理非,都需要互相溝通和自我理解

最後,書生並非要說服大家必須支持任何形式的勇武(武力)抗爭,或者要說服大家反對任何形式的和平主義。有關於暴力是否正當的問題,都必須按照相關情境才能判斷。本文只是想揭示「和理非」的道德信念是什麼,這將令你更容易與對方溝通(假如你是勇武派),或令你更理解自己的信念和情感是什麼一回事(假如你是和理非)。若你對「和平/暴力」等道德問題想進一步深入理解,可參考哲學上有關「和平主義 (Pacifism)」 的討論。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