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見好就收」與選舉

2019/6/22 — 16:22

「見好就收」的意思, 是你預期有一些東西可以拿到或者已經拿到, 總之, 你「現在」手上有一些確實的利益可以據為己有。 但只要你再冒險, 成功當然好, 但也很可能這些利益會失去。才叫作見好就收。

比方說, 你去賭博, 賭贏了一點錢, 你可以再賭然後贏更多, 但你害怕會輸回去, 所以不再加注不賭, 直接拿錢走人, 那就叫作見好就收。

如果你只有成本, 沒有說得出來的利益, 並非見好就收。 因為你根本沒有「見好」, 你如果是輸了錢, 或者下了注的東西未有利益, 那不是見好就收而是棄注停損。

廣告

有些人假設那遊行真的有 200 萬, 如果能將 200 萬變成選票, 那麼就會超越泛民或「非建制派」過去的一百餘萬票, 而在區議會選舉與立法會選舉中得到更多的議席。 這些就會有「見好就收」的想法, 因為實際的利益是議席與選票。

以上當然是要先無視DQ。
他們都假定自己或支持的候選人不會被DQ。

廣告

你選擇選舉, 早晚你也要面對兩件事, 第一, 把自己的行為限制在不被DQ上, 第二, 功能組別(及香港一切制度)使一堆正常民主國家因為選舉而得到的逆轉可能消失, 你不可能比方說, 用選舉去提出不信任動議或特權法然後被通過。

至於說不努力選舉會讓建制派取得議會控制的說法, 建制派是透過功能組別控制議會的。 地方議會可能偶然得到否決權, 也必須建立在「所有泛民沒有一個在投票時被拉走」以及「沒有DQ」兩點上, 請看 2016 年的兩次選舉, 一次是因為有泛民(湯渣)變節而產生, 一次是DQ。

因此採取或相信最大化議席這個戰略的人, 就會認為現在可以見好就收, 因為他們現在覺得不久之後, 這些人會兌換成選票, 而他們害怕抗爭者的行為會影響這些根基不穩的選票。

一切不安定的因素, 都有可能導致:

1. 那些並未穩定的選票流失
2. 政府更積極的收緊DQ標準
3. 甚至直接有任何事件或理由取消或延後選舉

他們已視收割選票為 best scenario, 自然選擇最好維持現狀去到選舉之間都不要發生任何事。 那才會見好就收, 那個好是指選舉的優勢。

這個「見好就收」對於很多其他人是不通用的, 因為也有其他人的目標是:

1. 釋放所有人
2. 承諾不檢控

就算不包括撤回條例, 以及賠償。 光是以上兩個, 也僅是單純把這次的抗爭的損傷減低。 如果連這些都做不到, 用賭局來說, 是連下了的注都未收回來, 更說有任何賺了。

他們大部份不參選, 而且選舉也不會給予他們任何利益, 也不可能因此通過任何法案, 也不會像臺灣政府一樣, 換了執政黨之後就撤控, 因為香港根本無法換執政黨。

退一萬步, 就算講選舉多了議席, 議席資源, 有可能政客會大發慈悲幫抗爭者, 這也是變成抗爭者被政客掌握著命脈, 甚至施捨。 而被予取予求。

這點看旺角事件就知道, 本民前的興起, 以及 B Plan 青政的興起, 有部份就是因為他們願意將選舉贏了之後的議席資源(也就是津貼), 用在旺角事件受害者身上, 基本上就是利用政府資源給安家費。 但最終的結果自然這沒有成功, 其他議員對於旺角事件的家屬, 貢獻了多少金錢, 我不評論大家拿個賬單出來就好, 據我所知已有的捐款, 市民們捐的錢加起來已超過七位數, 政客們捐的錢呢? 不知道。

政客的錢通常有條件的, 就是日後選舉要出來背書, 一旦收了經手政客的錢, 抗爭者沒權選擇不涉身他們其實不太想碰的政治。 但是透過選舉拿到的議席資源, 你難以寄望政客們會無條件的拿出來支援, 而不是換取部份的政治利益。

其實你現在測試一下就行了, 之前有朋友提出過這些政黨組織籌款是為了「安家費」, 我就提出, 現在正在在囚的抗爭者, 拿現在已籌之款, 讓抗爭者們每人給他坐牢每月五千的安家費如何? 現在籌到的錢應該足夠了。

會嗎? 不會。 那些錢是給律師的官司費, 可是很多時還是需要抗爭者認罪, 最終還是坐上幾年(不是推算, 請看旺角), 既然反正都是坐, 那不如省回來, 把錢直接給抗爭者去援助他們家庭的生活。 以及給他們補償。

對於窮人來說, 幾十萬的生活費可以解決很多問題, 而不是幾十萬給了律師然後打完還要坐, 出來後的生活費就貴客自理。 而這不需要等現在的事件落定, 之前旺角事件的受害者們現在就需要。 所以請籌到錢的政黨組織, 你們考慮一下資助已經在囚的人他們的安家費, 這可證明你們會給。 而不是錢最後都流到律師們手上, 不少家庭比起律師更需要交租和吃飯。

而且在這種場合下, 抗爭者並沒有被視為「保衛香港的英雄」, 政客害怕失去選票, 害怕認同這些抗爭事件, 而會把這些說成是「保障被囚者或釋犯的人權」, 而變成了一種對弱勢者的慈善。 甚至隱含「改過自新」的意思, 對於因為保衛香港而參與抗爭的人來說, 政客這種安排跟他們的尊嚴而衝突的。 抗爭者應該被承認為衛港的戰士英雄, 但這與選舉政治是衝突的。

這是為何有抗爭者寧可不接受僱用的原因, 因為大家坐牢並不是為了被選舉消費的。

對於無心選舉的人而言, 選票利益就不是利益, 自然沒有「見好」, 也沒有「就收」的說法。 香港不是民主國家, 選舉就不可能是抗爭的主軸, 也不可能是抗爭的目標。 選舉者只是受益者, 不能為了保住這些選舉利益而主導事情去向。

籌錢也好, 選舉也好, 得回的資源, 理應是應該無條件, 無名字的給予抗爭受害者, 支付物資的消耗, 特別是賠償因此而受傷, 坐牢的人。 無條件就是不應有任何政治交易, 並盡量跟選舉脫離關係。

選舉沒有民主意義, 但有經濟意義, 我是希望大家開較實在沒私心的條件, 例如「我選到後每月資助 10000 元一位在囚者的家屬直至我離任或他釋放為止」這樣的參選者, 我是會支持的。 也希望大家不要消費抗爭, 把抗爭的光環拿去選舉, 這種東西不持久, 你真的想選下去還是看你的政績和地區工作成果的。

我必須重申, 這應是無條件的, 抗爭者拿完錢自己過回正常的生活, 不用從政也不用涉身這醬缸。

至於對於抗爭者而言, 至少要去到這次抗爭不會製造更多法律上的受害者, 才可以說是「見好就收」, 那不是過份的要求, 大家已出錢出力出血出汗, 也不計較, 就是不要被告這有很過份嗎?

*   *   *

另外, 為何那麼多人被欺騙? 因為香港選舉最吊詭的地方, 是你不細心看不知道他一點也不民主。

有 200 萬人遊行, 應該裡面至少有一半平時是不怎樣關心政治的, 甚至超過一半, 他們對於香港的選舉制度和政治制度自然所知有限。

所以他們很可能會很直接覺得「反對派選贏 -> 問題解決」, 就像你去看某非洲國家的政治制度一樣, 覺得某派選贏就執政了, 而不會去深究他們的制度是否真的如此。

香港真正的問題是「他看起來很像有民主」, 香港是個有JJ的偽娘: 即是男人。

這裡可能大部份人香港人對本地政治制度的理解, 恐怕不超過他們對莫三比克政治制度的理解太多。

一個政治沒有恆常關心的人。 不知道甚麼是功能組別, 不知道分組點票, 不知道釋法, 不知道DQ其實直接破壞了議會的代表性, 是很合理的。 他們不知道怎樣投票問題都不會解決的, 只有某一天他們用了十年二十年, 終於用心去深究問題源頭才會知道。

你要普及到他們明白, 香港是專制而不是民主, 你手上沒有傳媒, 自然很困難, 所以他們會輕信投票可救港, 是自然的事。 你可以用各種手段去加速, 那需要的是你經營一些受歡迎的傳媒或娛樂, 那可不容易。

只是至少, 我們自己先不要欺騙自己才行: 在民主之前, 我們的選舉並不能和任何民主國家的選舉相提並論。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