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不通的國歌法之兩個「其他」

2018/3/26 — 13:04

作者 facebook video 截圖

作者 facebook video 截圖

一地兩檢立法剛開打,《國歌法》又來。特區政府和保皇派不惜押後大量立法工作,無論如何都要先搞這兩條法例,當然是為了遵北京的命,也是因為這兩條法例對加強控制香港幫助很大。

首先是對《基本法》的肆意扭曲。

廣告

今日(編按:3月23日)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的《國歌法》文件,頭兩段是這樣的:

「《國歌法》於 2017 年 9 月 1 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九次會議通過,並於 2017 年 10 月 1 日起於全國施行。全國人大常委會在 2017 年 11 月 4 日通過決定,將《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

廣告

「根據《基本法》第十八條第二款,凡列於《基本法》附件三之全國性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

說來好像順理成章,全國法律要在香港實施,就要由人大常委決定放入《基本法》附件三,然後再由香港本地立法確認。但是,《基本法》並非容許所有全國性法律在香港實施,根據十八條第三款規定,「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國歌法》不涉國防,不涉外交,《基本法》也沒有規定國歌法不屬於自治範圍(沒有說是,也沒有說不是),為何人大常委可以將《國歌法》納入附件三?政制局長聶德權答不到,歸根結柢又是人大說了算,香港人吹唔漲。這缺口愈開愈大,下次北京立一條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法》,似乎也可毫無難度地引入香港。

這是第一個國歌法解不到的「其他」。

第二個解不到的「其他」,是《國歌法》第十五條:「在公共場合,故意篡改國歌歌詞、曲譜,以歪曲、貶損方式奏唱國歌,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由公安機關處以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禁止「篡改」國歌的歌詞曲譜,當然是限制了表達自由,但這種程度的限制,大部分香港人不大着緊,危險的是「或者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這個「其他」,又是另一個執法機關說了算。

《國歌法》與《國旗及國徽條例》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指明了什麼是奏唱國歌時應有的禮儀,第七條說「奏唱國歌時,在場人員應當肅立,舉止莊重,不得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

聶德權說,第七條是指引,沒有罰則。我說情況沒那麼簡單。設想在一個10000人的奏唱國歌場合,9999人都按禮儀肅立,只有我1人刻意坐下,表達不滿。如此「不尊重國歌」,是否會跌入十五條「以其他方式侮辱國歌」的法網?聶德權也答不到。

還有一樣《國歌法》有而《國旗及國徽條例》沒有的,是加入「教育規定」,要求中小學將國歌列為教育內容,學生須學唱國歌,了解國歌的歷史和精神,並遵守國歌奏唱禮儀。根據《基本法》第136條,香港教育政策明明屬特區自治範圍,《國歌法》的十一條,又打開了北京干預香港特區教育的缺口。

立此存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