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僱姜國元(安裕) 還有甚麼要交代?

2016/4/20 — 18:54

輯錄姜國元(安裕)文章的著作《安裕周記 — 思前想後》。

輯錄姜國元(安裕)文章的著作《安裕周記 — 思前想後》。

「明報無預警解僱安裕,表面理由是資源問題、經營困難之類之類。但種種跡象都表明,安裕之死,死在「唔聽話」.....大家都要求鍾天祥「交代」,其實還有甚麼要交代?這明擺著就是一宗黨同伐異的殺人事件。」

明報無預警解僱安裕,表面理由是資源問題、經營困難之類之類。

傳媒寒冬、共渡時艱之類聽得太多,集體減薪,我見過,星島已經做了;大規模裁員,我見過,蘋果一直都有;每個部門交人頭逐小逐小炒,我都見過。

廣告

但炒一個執行總編輯,「只」為了節省成本,我未見過。

這個「只」字可圈可點,沒有人能否認現在紙媒很難做(其實所有媒體都很難做),但以往傳媒要「交數」高層往往向下動手,由中層負責「交人頭」,死的往往是前線,或不上不下年資長薪酬偏高的一批。

廣告

一兩個高層被裁也有過,但往往是死一票前線搭一兩個高層,才能「節流」,單單突然解僱一個總編級人物來省錢,可還真是開創先河之舉。

明報還解釋說,即使炒了執行總編,編採方針仍然不變。這是笑話嗎?負責決定編採方針的人走了變了換了,但一切保持不變,這有可能嗎?正如說曼聯今天炒了雲高爾,下季由摩連奴做領隊,還說紅魔的踢法完全不變,可能嗎?

種種跡象都表明,安裕之死,死在「唔聽話」。

明報職工會反對鍾天祥任總編,他支持,鍾天祥深夜撤換明報六四頭版,他反對,這根眼中釘,管理層想除之而後快,合理。七大傳媒協會發表聯合聲明,大家都要求鍾天祥「交代」,其實還有甚麼要交代?這明擺著就是一宗黨同伐異的殺人事件。

不要小看這種「肉酸」的手段,將軍一去,大樹飄搖,安裕作為執行總編輯,職高權大,都可以說死便死,訊息明確不過:順我者倡、逆我者亡。日後若想「上位」,「你要識做呢」,然後具風骨的掛冠求去或屈屈不得志,小人當道水鬼升城隍,幾許傳媒的墮落之路也大同小異。

旁觀「食花生」的人,或許會批評明報職工協會等軟弱,「罷工啦」、「辭職啦」,批評永遠很容易,但無妨想想,大凡人都有生活壓力,你會否因為你老闆是建制派,明天就回去辭職?

又退一萬步講,只要人還在,不管管理層有甚麼想法做法,守住自己的位置,就可以守住一分信念,守住一道底線。有人問,在現在的大環境下,這樣絕望的防守有何用?我會答,這或許是種天真的想法,但行家們都知道,我們在其位的人不去堅守,所謂希望根本無從談起,而若我們負氣出走,在我們身後的年輕人的路只會更難走,我們對我們的下代,負有無可迴避的責任。

最後,祝福姜先生一切安好,明報行家們,撐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