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碼遊戲:對二戰英雄遲來的道歉

2015/2/27 — 13:01

“Sometimes it’s the people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Alan Turing

筆者對Alan Turing的認識就僅限於「電腦之父」和Turing Test這個哲學題目,而對他的生平則沒有太深入的認識。當看完了電影《解碼遊戲》(The Imitation Game)之後,難免感到很傷痛,同時被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所吸引。儘管有些人批評戲中所描述的歷史有失實的地方,又有人指劇情片面偏頗,忽略了間碟戰的那部份歷史,但若果我們暫且將歷史和神秘學「擺埋一邊」,這套電影還是非常引人入勝,頗為精彩。

 

廣告

 

廣告

電影剛剛奪得了今屆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電影改編自英國天才數學家Alan Turing的傳記,講述Turing(Benedict Cumberbatch飾)與一班天才隊友發明了史上首部「電腦」,在二戰中成功破解納粹德軍Enigma機器所製造出來的密碼訊息,幫助盟軍打勝杖的傳奇故事。電影用插敘的手法,同時多線敘述了Turing在少年時代、二戰期間和戰後,這三個人生階段的經歷,非常有張力。

(劇透慎入)

作為一套傳記電影,沒有拖泥帶水,非常精要地交代了Turing的事蹟。但可能有觀眾會覺得電影節奏過快,甚至交代漏了一些劇情。例如,電影沒有清楚解釋Turing破解密碼的辦法(或許是因為道理太深奧吧?),亦沒有交代清楚為何Turing能夠突然成為解碼小組的主管。而花在談及戰爭和碟戰的篇幅也很少,總之,電影將重心放於Turing這個人身上,對他有很深入的描寫。

“Do you know why people like violence? It is because it feels good. Humans find violence deeply satisfying. But remove the satisfaction and the act becomes hollow.” – Alan Turing

Turing是一個悲劇人物,是一個不擅長與人溝通的資優生,從小被同學欺負。或許是因為他是同性戀抑或是曾被男性集體欺凌的關係,他與其他男性同事相處得不太好,反而與同事Joan Clarke(Keira Knightley飾)發展出一段超友誼的關係。

當時的女性地位較男性低,作為女性的Clarke,其實與Turing一樣同樣受到社會壓迫,他們兩人代表著被歧視的弱勢群體。本來 Clarke連一個筆試的機會也沒有,但深深明白到被歧視、被輕視禍害的Turing,改變了 Clarke一生,讓她成為解碼小組的成員、與男性一起工作,發揮自己所長。Clarke的戲份不算太多,但極為重要,如果沒有她的幫助,Turing根本就不懂得與男同事合作,電腦計劃早已被終止,歷史也會改寫。

“Sometimes it’s the people no one imagines anything of who do the things that no one can imagine.” (「有時,那些被輕視的人往往能做出超乎想像的事。」)

這句對白貫穿了整部電影,是電影最想向觀眾表達的重要訊息。Turing的同性戀性傾向,再加上天才的智慧,注定他是「少數人」,換來被「多數人」歧視的對待。被孤立的同時,他一直都很迷惘,內心爭扎,想成為「多數人」。最後的那一場戲非常精彩,Clarke將上述那句對白,回敬她的「恩人」Turing,勸解他不用刻意將自己變得「正常」,因為全世界都因為他的「不正常」,才會得救。

Turing得不到任何英雄式的回報,在臨終之前還非常坎坷。由於Turing是同性戀的關係,這位二戰英雄,在戰後被迫接受政府要求的化學閹割療程,最終更「自殺」而死。直到2009年,英國政府才正式向Turing道歉;2013年,Turing在1952年犯下的同性戀罪行才正式被赦免。

有時候,歷史的確是由少數「不正常人」推動,「多數人」迫害「少數人」亦並非新鮮事。例如哥白尼和伽利略都因為提倡《日心說》而被教會迫害,數百年後才獲得平反。雖然歷史沒有如果,假如Turing當時沒有被迫害,現時的電腦科技可以發達很多倍。

Turing這個角色的傳奇,再加上秘密任務和解碼這些題材,造就出這套電影的成功。電影無疑是一個對Turing遲來的道歉,除了幫他平反之餘,還提醒觀眾要以史為鑑,小則不要對身邊的人存有偏見,不要歧視少數人;大則希望各國政府要主動保障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彰顯公義,以防多數人迫害少數人的事情再次發生。

最後,為大家送上一段介紹Enigma機器運作的短片,值得各位戲迷一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