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10】打破金融統治

2018/2/7 — 13:32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華爾街狼人》劇照

資料圖片,圖片來源:《華爾街狼人》劇照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按此

從第十章開始是《群集》第三部份。這一章會講述「金融 (finance)」如何影響我們生活。

在這時代,「金融」從工業的工具,變成工業的主人。它起初的動機是單純的:若你有能力、創意、野心想幹一番事業,但沒有錢,你可以問銀行借 — 這就是「金融」。19 世紀末開始,全球化帶動「金融」抬頭。甚麼是全球化?台灣公司富士康在大陸開廠做美國蘋果手機就是。市場裡面世界各地的部件中間需要一股力量將它們扣連,這力量就是金融。金融愈來愈強盛,及至進入 20 世紀,金融與工業的關係漸漸逆轉,它變成工業的主人 — 真正掌控工廠話事權的,往往不再是廠佬,而是給予借貸的銀行。

廣告

在這一章,作者會探討「金融」統治世界的危險,以及我們的反抗方法。

廣告

開採

先介紹一個叫做「開採」的概念。

作者認為,現代企業往往以「開採公有財產」的方法獲利。被「開採」的財產有兩類:地球資源,和社會資源(詳見第六章)。

前者人所共知,例子如大企業開採石油賺錢,或者某工廠運作時不斷排放廢水廢氣 — 這也是一種「開採」,因為這行為與開採地球的潔淨空氣無異。由此帶來的環境破壞,令作者如此定論:「資本主義與地球,只有一個能活」。

後者則愈來愈多人知。比如,我們在網路的活動,與網友的討論,被轉化成資料,被 facebook「開採」,成為其私有財產,是為開採社會資源的實例。此外,地產商侵佔公共空間化為己用,也是開採社會資源的例子。

金融

為甚麼我們要談「開採」?因為作者認為,「金融」與「開採」關係密切。

一)「開採」的產業往往需要「金融」支持。與此同時,如上所述,「金融」對「開採」產業的控制也愈來愈強。

二)「金融」自己直接也會「開採」,比如,透過借貸收息,銀行「開採」了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正常關係。

其實不僅是開採,這些年來社會對金融業的批評之聲不絕於耳。比如金融業導致貧者愈貧、富者愈富。這是因為錢滾錢的模式,將經濟權力集中化。以前十家工廠有十個老闆,大家各有各做;現在仍然是十家工廠,但就由一小撮背後操控金錢的有錢佬話事。其次,金融操作與正常投資原意偏離,與賭博無異。比如金融的重要一員 — 衍生產品 (derivative) 的出現,就令市場能夠將抽象的、非物質的東西轉化為有價有市的商品,如買賣溫室氣體排放量的「碳金融」玩意就是一例。

然而你有你批評,它有它發達,金融體系茁壯依然。

抗爭

不過作者亦認為,「金融」抬頭除了源於全球化外,亦可理解為「對抗爭的回應」。為何這樣說?作者分析,是全球民眾上世紀對生活不公的抗爭行動,逼使政府提高開支應對,提高開支應對導致財政危機,財政危機須要金融體系(主要是銀行)出手相救,於是促成金融的發展。

這番話是想再一次說明,權力並不是自有永有的(詳見第五章)。權力生於抗爭,因此,也可以滅於抗爭。

如何讓它滅於抗爭?作者聲言,能夠讓民眾推翻現有體制的缺口,正是「金融」本身。關鍵仍然是「今時唔同往日的」打工仔工作模式(詳看第七章)。

第一,「金融」操作令打工仔的工作成果抽象化。以前大多數人是在工廠切切實實生產一個馬桶,今日則多是做聯繫、調查、管理、資料搜集、編寫程式。這些抽象的東西的擁有權比較模糊,不像以前,生產的馬桶完全由老闆擁有。模糊的擁有權幫助民眾重新奪回公有財產。

第二,除成果抽象化外,工作方式也抽象化。今日的工作需要與外界建立更多關係,這些關係不僅屬於打工仔本人,更是老闆難以控制的。此外,金融亦拉闊了投資者和打工仔的距離。比如一家工廠,本來是出錢建廠的老闆直聘用員工生產;加入金融後,廠長很可能不是真正的股東,很多情況下打工仔就連誰是股東都未必清楚。這一點減弱了老闆對打工仔的控制。

第三,現代社會強調每個人的個性。比如我們剛才提到,個人網上活動會被企業「開採」成自身利益。這過程就要求個人具有個性。為甚麼?假設我們都是毫無個性的機械人,那我們的網上活動便都一模一樣,企業也就甚麼也開採不了。因為我們是獨特的,所以企業才能開採,因為企業開採,所以它才能賺錢。個性令民眾不再只是「大企業的齒輪」,而成為一個有感情、有思考的人。

上述三點,均是民眾打破現有體制的機會。我們已在第九章等討論過行動的方法,在剩下的章節亦將繼續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