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11】抗爭推動資本主義發展?

2018/2/11 — 20:12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

職場有所謂「title inflation(銜頭通脹)」,即銜頭大粒的員工愈來愈多的意思。遞上名片時朋友說﹕「嘩,副總裁喎﹗」你耍手擰頭﹕「算得係乜呢﹗」其實真的算不得甚麼,全公司七個人,一個總裁,六個副總裁,算甚麼?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人人都想升職,沒有職升便不滿。但哪有這麼多高級職位?只好名義上升,實際上沒改變。這就是銜頭通脹。

這個例子給我們很多啟發。第一,我們可以看到,是員工的訴求推動公司作出回應。第二,這種安撫員工的策略,其實是個騙局。第三,這騙局卻大多湊效。員工嘛,就算只是名義上升職,滿足的人也有很多。滿足了,於是對公司的怨言減少了。作為結果,員工甚麼都沒得到,公司則不僅可順利發展,甚至還獲得一套「公平合理」的升遷政策。

廣告

這就是兩位作者 Antonio Negri 和 Michael Hardt 所言,民眾抗爭推動資本主義發展。

廣告

金錢不是中立的工具

在這個時代,資本主義無時無刻不操控著我們的生活。具體來說,已經深深嵌入我們生活的東西,是金錢。

甚麼是金錢?你一直以為自己識答,其實可能不大清楚。「金錢是我們日常生活最無處不在的東西,然而它卻也是最令人費解的。」兩位作者說。

有甚麼好費解?首先,金錢不就是財物嗎?有錢不就是有米嗎?-確實不是。這個年代,金錢與實物的關係已經愈來愈不現實。比如百佳一包米賣 100 元,李嘉誠財產 2100 億港元,這是否代表李嘉誠擁有 21 億包米?當然不是。因為要是他把所有錢都用來買米,米的價格一定會推高,又或者會造成恐慌……誰也說不準,2100 億元到底意味著多少包米。這就是金錢與物質的模糊關係。事實上,早在 1971 年,當時任美國總統尼克遜宣布美金與黃金脫勾(而美金又是全球貨幣的基礎),金錢與物質已經沒甚麼必然關係了。

此外,金錢也不是中立的。許多人會認為金錢是中立的,人們說它只是工具,像把刀,用來殺人或助人,不在刀本身而看刀手意志。然而作者反對這一點。他們認為金錢並非中立的。這是因為,金錢作為一種制度,給予每件東西一個「價」-比如說,月薪一萬、一層樓一千萬-而這些「價」,創造了整個社會的關係網-因為一個人要不吃不喝一千個月才可以買到一層樓,他才會變成地產商的奴隸-換句話說,你變成樓奴,是因為金錢。這是金錢無可避免的政治含義。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金錢與其說與物質有關,莫如說與權力關係更密切。由此可見,中國近年致力推動人民幣在海外普及,並不是無謂之舉。共產黨深知,金錢是政治,掌握金錢這個系統,就是掌握政治權力。

正是金錢,將我們的社會緊緊控制住。

抗爭推動資本主義發展

欲理解金錢如何控制社會,我們必須理解資本主義如何發展過來。作者在此提出一個大膽的觀點﹕不是資本主義逼使抗爭出現,而是抗爭推動資本主義發展。

文首提及的「銜頭通脹」例子幫助我們稍稍窺見作者的邏輯。當然資本主義發展不只是銜頭通脹的問題。作者提及的更重要一點,是「危機 (crises)」與資本主義的關係。二人指,每次危機出現,資本主義就算起初反應不過來,其後總能自我調整並跨越它。這觀點呼應加拿大社運家 Naomi Klein 的著作《震撼主義:災難經濟的興起 (The Shock Doctrine: The Rise of Disaster Capitalism)》這本書以人禍如八九六四,及天災如南亞海嘯等做例,探討資本家如何利用災難發達,而犧牲者,當然就是廣大民眾。

對 Negri 和 Hardt 來說,民眾在這些災難中擔當一個重要角色-許多「人禍」都是源於民眾對(政治權力與資本主義聯手的)制度不滿,如六四事件就是一個好例子;至於天災,雖然不是因為民眾,但天災對體制的打擊,並不是「地震直接震傷政權」的,而往往亦是出於民眾對體制處理災難不善、不公的憤怒。為回應民眾,資本主義不得不自我調整,並在這過程中不斷發展,原理與銜頭通脹大同小異。因此兩位作者說,是民眾的反抗推動資本主義。

怎麼辦?當然不是叫人不要抗爭-叫員工因此別要求公司升職是荒謬的。然而認識到資本主義這種發展模式,有助我們理解一點﹕如果資本主義的發展源於抗爭,改變我們的抗爭,當然可以撼動資本主義本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