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3】我唔要真普選?

2018/1/10 — 20:58

資料圖片:「我要真普選」標語

資料圖片:「我要真普選」標語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按此

這一章,兩位作者將會推翻多個香港非建制派一直追求的概念。

唔要「主權」?

廣告

首先是「主權」。作者直言,他們要反對「主權」概念。

這說法不會沒有爭議。因為就算非建制派,也經常引用「主權」概念發言,比如「重奪香港主權。」作者卻說這些人錯了,不應這樣講。

廣告

為甚麼?

為甚麼?欲回答這問題,必須先了解何謂「主權」。比如說,「中國擁有香港主權」,這是甚麼意思?就是「中國有權為香港話事」的意思。「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就是香港的話事人由英國佬變成中國佬。「我的貓對我宣示主權」,則是我的貓聲稱有權對我的生活話事。由此歸納,「主權」可理解為「XX 對 YY 有話事權」。

因此,「主權」永遠不平等。它永遠有人話事,有人聽話。當然聽話的是大部份人,但我們真的想活在一個必須聽話的世界嗎?對獨裁者,當然我們沒有聽話的道理;對民主領袖呢?也不應該聽話。因為,你會記得,第一章作者講過所謂民主領袖的許多問題,第二章作者指出,領袖功能要逆轉。事實上,如果領袖只管戰術不管策略,他根本沒有「話事權」;沒有人話事,「主權」也就說不通。

也許你不同意作者的講法。也許你會問﹕「香港人擁有香港主權」不是很合理嗎?

作者會答﹕「香港人擁有香港主權」就是「香港人對香港有話事權」的意思。但「香港人」到底是誰?「香港人」當然不是一個人,而是七百萬人,這七百萬人個個想法不同,他們如何替一個香港話事呢?當然選出一個「民選領袖」也不是辦法,領袖的問題我們已經知道了。所以,「香港人擁有香港主權」的講法不太合理。

唔要「普選」?

也許你還會質疑﹕全民制憲呢?由香港人制定憲法,再選出行政長官,讓他按憲法行事,這不就等於「香港人對香港有話事權」嗎?

可惜這也不合理。因為憲法再仔細,也無法指導領袖所有判斷。你看林鄭、CY 和曾蔭權都是特首,他們都沒有違反《基本法》,但他們做事方式卻截然不同,這就是因為他們的個人判斷不一樣。領袖有個人判斷,即是說他話事,他話事,那一堆領袖的問題就又來了。

全民制憲還有一個問題。很多人會說,「如果香港人可以自己寫《基本法》,那就可以擺脫中國魔爪」。但你眼睛不要一路往北,看看四周吧﹕日、韓、澳,甚至歐美,哪裡不受中國影響?他們的憲法都是人民自己寫的,又如何?再看自己,某網媒遭審查、某大台染紅,難道是因為《基本法》不好?不,是因為錢從大陸來。「全民制憲保平安」的失敗在於,我們忽略了萬能的錢。在這個年代,沒有一個地方可以閉門不與外界打關係,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就更不可能如此。

所以,「香港人制定憲法,選出行政長官,讓他按憲法行事,掂晒」,只是美好的幻想而已。

不僅如此,作者還認為,「代表制」是有問題的。香港即將舉行補選,許多人說要投下神聖一票,選出能為你發聲的人。但其實你心底可能也知道,這個「為你發聲的人」是假的。為甚麼?第一,首先當選人也有自己想法,而你的想法不可能和他完全一樣;第二,就算當選人完全不問自己想法,而聽命群眾,這群眾也是一大堆想法的集合體,而不是你本人。

這就是代表制的大尷尬﹕你的代表不能代表你。作為被代表的人,你要不就反對他,要不就妥協。反對即係「XX 不代表我」,那選來沒甚麼意思;妥協就更沒意思了,投票選一個人然後對他妥協係咩玩法?

所以,在作者眼中,我們一直搞錯了,追求民主不是「我要真普選」。作者甚至說,代表制是民主之路的一大障礙。

我們追求民主,但民主到底在哪裡?

黨媒的狡辯

對民主運作的反省是一件好事,不過要小心,千萬不要變相畀位黨媒入。黨媒不是喜歡這樣說嗎﹕你看西方有民主,選出來的總統還不是面對諸多批評,反而我們習大大,人人愛戴……

面對如此狡辯,我們須要回應。怎樣回應?作者指,這套說法的漏洞顯而易見﹕民主,不等於代表制。當然民主也不是無組織亂咁嚟(如第一章示)。那麼,不搞代表制,又不搞無組織,那搞甚麼?

作者有答案。

「非主權」體制

作者的答案當然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明(詳請繼續收看)。但眼下二人首先想提出一點﹕我們要創造「非主權」體制。

非主權,就是無人可以替其他人話事,如作者說﹕「民眾需要的…不是(有誰)統領我們的體制,而是幫助我們組織、行動、管理關係,集體決策的體制。」

言下之意是,民眾不需要領袖也能自我組織起來。你看到這裡可能會笑作者太傻太天真,或者說對人類這種生物太有信心。先撇開能力不說,在無人鼓動、無人統領的情況下,民眾真有恆心自發組織參與政治?別說是要民眾參與政治,就連要他們討論政治、理解政治、行出來投個票也不容易﹗

意外地,作者其實贊同這一點。簡單來說就是,我們不能假設「民眾有能力和遠見自發經營政治組織」。證據如前言所述,香港人最關心的社會議題,不是政治而是民生。這就是現實。一切只講政治不講民生的政治組織一定衰硬。

因此作者認為,這種「非主權」體制,除了是個政治組織外,也一定要是民生組織。民生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作息。但作息不等同收入,打工仔尤其明白,一份工最重要不是人工多寡,而是啹(音 GUR)唔啹氣。工作是否過勞?是否有意義?是否受尊重?付出的努力和獲得的回報是否合比例?這些都是民生問題,但其實也是政治問題,因為老闆如何對待員工,也是與政策、權力密切相關的。

作者追求的「非主權體制」,應該要處理這些問題。它應該要讓民眾知道,民眾有權讓自己好好過活。不是大家發達。全民做李嘉誠是不可能的,但全民有尊嚴地工作,是有可能的,也應該的。

之後再續說如何確立這種體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