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7】facebook 有利民主嗎?

2018/1/24 — 19:03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按此

周一,facebook 產品經理 Samidh Chakrabarti 「不能保證社交媒體對民主有利」,引起環球話題 。Charkrabarti 討論的是有心人用 facebook 操控選舉的危機,但如果你有閱讀【解讀《群集》】系列,應能輕易指出 Chakrabarti 的盲點﹕「民主」可不等於「選舉」。

那麼,facebook 到底是否有利民主?《群集》第七章恰好討論科技與民主的關係。作者並沒有提及 facebook(而是以 Google 做例),但我們不妨將其觀點,帶到 facebook 的討論去。

廣告

科技與人的關係

首先我們要問﹕科技與人有甚麼關係?

廣告

關於這問題,許多人曾作負面評價。典型說法是,科技令人麻木,唯有回到傳統才能展現人性。如果你覺得,唯其手作才有人情味,用 facebook 就等於中 Mark Zuckerberg 的圈套,你可能也是這說法的支持者。

當然這觀點並非新事。事實上在人類開始走入工廠進行流水作業的時候,已經有許多批評說科技令人類「變成齒輪」。差利・卓別靈的《摩登時代》就是以此為笑料的電影。

然而時代不同了,今時今日到底還有多少人像《摩登時代》的工人那樣工作?因此我們不能直接把往日的批評搬到今日來用。

不僅如此,「科技令人麻木」的說法還有另一問題,就是它假設人和科技可以明確區分。難道不是?確實不是。以學習為例,以前我們是把知識直接記入腦,但現在,我們更傾向記住「在網路找到這些知識的方法」。如果說知識是個人世界觀的基礎,而世界觀決定了你是怎樣的人,那科技就是根本地改變了你這個人。又如 facebook live,以前我們想像有種特異功能叫做「千里眼」。facebook live 難道不就是「千里眼」嗎?這「眼」與你雙眼有甚麼分別?因此,我們可以說,facebook live 是你雙眼延伸,wall post 是你嘴巴延伸、post feed 是你耳朵延伸…無論你喜不喜歡,它們都是。

所以,較之於一口咬定,所有科技都不是好東西,所以不該使用,作者指我們更應該問一個問題﹕如果科技是我們身體的延伸,這延伸的身體屬於我們嗎?抑或正被誰在利用?

如果「民主」的意思是「民眾自主」,當我們討論 facebook 是否有利民主的時候,難道首先問的不應該是﹕我們的 facebook 自主嗎?

屬於民眾的 facebook

我們的 facebook 自主嗎?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問﹕我們能不能自主?

根據過往說法,我們-民眾,或者說,打工仔-從來不能自主。我們受制於老闆們。比如說,從前在某生產馬桶企業,典型的打工仔生活可能是﹕早上去老闆的工廠上班,用老闆的機器、在老闆安排的崗位生產馬桶,直至下班。下班後固然有你自己的生活,但你最好唔好搞咁多嘢,返屋企睇下電視就瞓覺,一來明天還要上班,二來,你的飯碗可是在老闆手裡。這樣的生活,沒甚麼自主可言。

然而如上所說,現在已非《摩登時代》。企業為跟上時代步伐,以確保生意能做下去,必須引入網路。比如說,facebook。這時代,恐怕沒有一家大企業的運作能完全脫離 facebook,說的不只是經營公司專頁,還包括員工利用 facebook 作內部對話、討論,對外宣傳、與客戶交流,哪怕只是搜集資料……我們可以說,現代企業的 facebook,就像馬桶企業的工廠。打工仔在那裡工作,為老闆帶來利益。

但 facebook 不只對企業有用的,我們本身日常生活也用 facebook。於是,我們的生活和工廠結合了。所以你才會看見,現代打工仔不再像馬桶企業的工人,一到收工時間就與工作一刀兩斷。畢竟,facebook 既是工廠,也是你身體的延伸,如果你就是工廠,你怎樣離開工廠?

打工仔知道這轉變是痛苦的。一方面,正如俗語說,「有返工無放工」,放工回家仍要工作是苦事;更痛苦的卻是肩負的責任感-因為你不再只是流水線一員,你會更加意識到自己的能力、努力,是如何影響企業和其他同事的成績。事實上,許多打工仔之所以超時工作,並不是因為老闆強逼(你唔做就走﹗),而是因為背負這種責任感。這是自願的,但是痛苦的,莫如說因為是自己逼自己所以更痛苦。面對如此矛盾,因工作逼出許多精神病,也就不難理解。

不過,儘管痛苦,這轉變卻也意味打工仔成為更強大、更有自我意識的人。我們懂得靠自己、靠與他人合作,自行解決問題。企業不再需要只懂重複同一動作的差利・卓別靈,我們也不再是差利・卓別靈。

是的,話雖如此,我們仍受僱於大企業;facebook 說到底也只是在出賣用家的注意力、社會關係,但另一邊的事實是,新科技確實令打工仔得到前所未有的地位﹕第一次,我們有條件自主。

只要我們有方法。

不屬於民眾的 facebook

此外 facebook 與民主的關係還有一點。

上回我們提到,在 facebook 分享的一則新聞可算做「公有財產」。在此繼續發展這個概念。讓我們再次回到馬桶企業。馬桶是誰的馬桶?由於工廠是老闆開的,員工是老闆僱的,生產的馬桶自然也屬於老闆。沒有爭議。

然而現在,由於你是在 facebook 與他人合作生產,所以生產出來的東西不必是老闆的,也可以是公有的。

問題是,老闆可不會輕易讓你把產物「公有」,不然他怎麼賺錢﹗由此我們看到現代企業的一大矛盾﹕一方面,馬桶企業會說,它的 facebook page 是公共 (public) 的,它會開放給任何人在上面留言,因為它必須這樣做,否則不會有流量,不能與客戶交流,也無法取得市場資料,也就是說,賺不了錢;但另一方面,如果他的 page 是公共的,為何市場資料卻是它自己的?為何賺的錢卻不分給公眾呢?

更明顯的例子是 facebook﹕Mark Zuckerberg 說,facebook 是公共的,他必須這樣說,以令網民在 facebook 交流,否則就賺不了錢;但另一方面,如果 facebook 是公共的,為何發達的卻只有 Mark Zuckerberg?

說穿了,這就是許多現代企業的玩法﹕它將本應是公有的財產,以含混的方式私有化,藉此賺錢。

而這裡面有一個巧妙的平衡。既然要將公有財產私有化,為何 Mark Zuckerberg 不索性說「facebook 所有 post 的版權都是我的」呢?當然是因為,這樣的話,網民就不用 facebook 了。不用 facebook,Mark Zuckerberg 就玩完了。

換句話說﹕現代資本家要賺錢,不能將公有財產盡情私有化。

因此現代企業老闆們既要將公有財產私有化,又不能將公有財產全部私有化。作者認為,這兩者之間的矛盾是個缺口,民眾有機會從中奪回本屬於自己的公有財產。

如果做得到,民主有希望(關於公有財產與民主的關係,詳看上回)。

如文首述,作者原文並未特別提 facebook,二人真正指向的是更廣義的現代科技,尤其網絡。在作者眼中,網絡,是民眾可以自己話事、自由地組織起來進行各種討論、以至發起各種行動的地方。因此,它與雨傘運動的佔領區有異曲同功之妙(詳看第五章),而網民就是「民眾」。民眾的組織,就是「群集」。

當然作者指出的僅是網絡有這樣的可能。他不是說「有 facebook 掂晒啦」,後面還有很多問題須要解決,我們在之後詳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