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解讀《群集》· 8】官僚的所謂政治中立

2018/1/29 — 20:48

圖片來源:《半澤直樹》

圖片來源:《半澤直樹》

《群集 (Assembly)》於 2017 年 10 月底出版,以雨傘運動等全球多場新近社運為研究對象,提出適用於這個時代的運動模式。《立場新聞》嘗試透過【解讀《群集》】系列,簡明扼要整理書中內容,幫助讀者了解社運理論的最新提案,促進討論香港社運今後方向。(本系列文章前言按此

這一章主要談官僚制 (bureaucracy)。

甚麼是官僚制?粗略而言,香港的公務員體制就是。以選舉主任為例,其特色(理論上應該)是理性、中立、公平,即所謂「按本子辦事」。作為市民我們大概都領略過香港公務員「按本子辦事」的處事風格-「唔該填呢份表、呢份表同埋呢份表」「資料唔齊幫你唔到」「我哋都係跟規矩做嘢」……遇上這種事,難免生氣。然而退一步說,這套處事方式(理論上應該)不是有心為難市民,反而是保護市民,因為「無論你是誰、有甚麼原因,都要跟規矩做事」,即意味李嘉誠和你也是同一待遇。如果你丟失身份證,而公務員不因為任何理由給你特快服務,那他也不會給李嘉誠特快服務。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

廣告

官僚的模式並不限於政府,亦存在於許多大企業。如果你有看《半澤直樹》,劇中的銀行界就是官僚的典型-講金不講心。不能怪銀行家,因為在銀行體制,銀行家必須跑數,數字是決定其生死的唯一指標,所以對他們來說,唯有能轉換成數字的生意才有意義。甚麼企業家情感、與員工關係、對產品質素的堅持,由於都不能計算,不能轉化為數字,因此對跑數沒幫助,因此沒意義。所謂「講金不講心」就是這回事。

半澤直樹對銀行的質疑,正是這種風氣﹕「情感不能數字化就沒有意義嗎」?更大問題是,這風氣變相成為許多掌權者滿足自己私慾、鞏固個人權力的手段。劇中的歹角就利用這套處事模式,濫權獲利。回到香港的政界也是一樣﹕選舉主任應該是「按本子辦事」的,但「政治中立」不僅沒有發揮作用,反而成為政府的擋箭牌。

廣告

種種令人失望的現象,讓作者質疑,「官僚制」是否從一開始就是個假象,只是權貴控制民眾的借口?

 

時代已變

然而,一如我們之前多次談論,時代變了。現代企業的業務愈來愈從物質傾向非物質。Youtube video、facebook post,以至博客寫一篇文章、萬寧在專頁交代事件的訊息……這些工作價值重大,卻不能轉化為數字-比如說我們都知道用 like 數判斷 facebook post 的價值是大錯-不僅不能轉化為數字,這些非物質工作的價值,恰恰就是過去官僚嗤之以鼻的﹕個人的想法與情感,或者說,個性。以 facebook 為例,如果人人沒有個性,沒有個人好惡,那 like、「心心」、「嬲嬲」都會失去意義,facebook 可以執笠。

於是你看見,現時官僚面對一個大矛盾﹕一方面它堅持要有理性、不講人情的客觀工作準則,另一方面卻又不能在工作中徹底排除個人情感。

要解決這矛盾,最簡單的方法是放棄其中一端。而這個年代,如果企業還想活下去,它就不能要求員工全部變成機器;換句話說,可期的做法是老闆退讓,放棄那種視冷漠為王道的官僚體制。

 

官僚可變

放棄之後呢?

答案建基於上章提到的兩點。一)我們漸漸擺脫「 流水線一員」的身份,更多強調自發合作;二)我們漸漸不再依賴老闆的工廠和機器,更有能力自行工作。

這兩點讓我們有條件「自己的事自己做」,我們的社會不再需要看起來很精明但其實只是幻象的官僚了。因此作者說,我們要「打破國家體制 (Smashing the state)」。意思不是說要取消社會組織、進入無政府狀態(關於組織的重要性,第二章已論及),而是,我們要意識到官僚體制始終強調「管治」與「被管治」的差異,進而打破它。

歸根究柢,作者想說的還是那一句﹕我們要創造一個嶄新的、真正由民眾自主的政治體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