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愈靜

林愈靜

IT男,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者。個人blog是:http://poemsays.blogspot.hk/

2015/1/13 - 12:16

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

一份左派刊物出了事,最尷尬的事莫過於被左膠同情,被蠢人抽水。

法國《查理周刊》遭重創後,有種言論是這樣的:你們多少也要照顧一下別人的感受,別人的宗教信仰,言論自由也是有邊界的。云云。

我一直不知道如何向人解釋什麼是『左膠』,這就是很好的例子,發出以上言論的人,就是左膠。左膠都有一點蠢。任何膠都有點蠢,膠是什麼?就是原教旨主義者,任何信仰,任何流派,去到原教旨主義就會變得愚蠢,就會變膠,甚至會比較危險。但世上有一種原教旨主義,是沒這種危險,就是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

廣告

「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

沒錯,言論自由原教旨主義是我發明的。

它的教義只有一條,是由『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轉化而來:『言論自由多少都不夠;言論管制一點兒也嫌多。』,從這個意義上,言論自由是絕對的,超越一切的。以下就查理周刊事件,分析給你看。

這個周刊的漫畫以諷刺著稱,諷刺過元首,宗教領袖,同性戀等等,能諷刺的一切。但這不代表這些漫畫作者們不尊重宗教信仰。不尊重同性戀,不尊重法國總統。

事實上,基督教,回教,同性戀群體,法國總統可能大部分時間都做得挺好,但有時候就比較差,比如天主教神父的孌童丑聞,回教的原教旨主義支派的各種愚蠢荒誕行為。諷刺這些行為本身,不代表不尊重宗教信仰,不尊重總統。這個周刊不喜歡為他們做的一面唱贊歌,只喜歡看到他們的陰暗面,并激烈的嘲諷。這有什麼問題?

這是第一層意思,大部分頭腦不清晰的人連這層意思都沒想通就開始大發,沒關系,盡管我覺得是糊塗蛋,但糊塗蛋也有言論自由。

在這個層面上,回憶一下自己的言論和行為,高登仔籌錢在《爽報》登驅蝗廣告時,如果覺得礙眼,覺得這班友是衰人,覺得這樣的行為極端,就是個左膠。起碼是有點蠢。因為這是同樣意思,香港人所嘲諷的,視之為蝗蟲的,不是針對所有大陸人。而是針對某些行為(搶奶粉走水貨,蝦蝦霸霸以為有錢大嗮,任由細路仔在大街上放黃金,排隊打尖...),有這種行為的人就是高登仔眼中的蝗蟲。如果你沒這種行為,即便你是大陸人,有什麼理由譴責?

每次見到『文化不同,習慣不同,大家多多包容』的左膠,我就扯火,首先,這不是包容,是縱容。其次,你愿意包容盡管包容,但我不包容並沒有任何不是。

其次,言論自由的邊界。

言論自由的邊界有很多,在奉行法制的國家和地區,法律是它最大的邊界。在沒有法制的地區,更無須提,它的邊界就更多,中宣部,廣電總局,街道戴紅袖章的大媽,團委書記,甚至一個芝麻大的小官兒都可以下令撤銷一篇報道,跨省追捕某個記者。

獨裁地區的故事比較特別,我們來看一個開放的法制之區,言論自由的邊界是怎樣的。

查理周刊沒有違反法國的法律,可以一直合法出版。在法制地區,立法是通過投票,也就是說,是大部分人接受的。他可以畫漫畫嘲諷他們想嘲諷的現象,甚至可以低俗無聊。但他是一本雜志,他沒有走到你家敲開門去嘲笑你,沒有安裝在你電腦上彈出來逼你看。你要覺得他冒犯了你神圣的宗教,你可以買幾本,拿去告到他執笠。或者你可以自己辦一本刊物,專門嘲諷挖苦查理周刊。但你不能用火箭彈射到他閉嘴。

這樣的故事,其實在香港每天也在發生。

比如眾所周知,壹傳媒是反共媒體,同時它又足夠低俗無聊,經常挖空心思的偷窺,偷影,八卦,如果遇到強奸殺人亂倫,更是欣喜若狂的放在頭版。但同時評論版立場很明確,偶爾還會揭出一些影響深遠的黑幕。壹傳媒為香港做了很多事(比如食品質量檢查,官員腐敗監督等等),但在大家眼里他還是個低俗的代名詞:這是他的選擇(或者說是市場選擇)。壹傳媒幾乎每年都要被迫打幾場官司,被人告誹謗。有時候會輸官司。真的報道錯了,也會道歉。也要賠錢。

另一個有影響力的媒體集團,似乎一有機會就罵壹傳媒罵她的老板。

這就是言論自由,以及言論自由的界限是如何實現的。有絕對言論自由的地方,大家都可以發聲,聲音都可以被聽到,哪怕你是個升斗小民,如果壹傳媒誹謗了你,你去東方日報投訴,東方日報一定不會放過這個寶貴的機會把壹傳媒罵到七彩。反之亦然,如果你發個火箭彈把壹傳媒轟了。他日東方日報誹謗你時,你就再也沒地方投訴。再沒有媒體幫你發聲。

我知道有人會說媒體就算打輸官司也不過就是賠幾個錢,但有的人可能一生都會被不實的報道毀了。這個我不認同,一個媒體報道失實,賠的不僅僅是錢,還有自己的公信力。在一個媒體多元化地區,競爭激烈,公信力下降很快就會執。

言論自由的重要性

有言論自由的地方,聲音豐富多元,信息翔實而全面,人們能看到不同觀點的交鋒,能夠掌握足夠詳細的事實,自然會變得醒目,精明,懂得獨立思考。事實上,這就是開啟民智的唯一方法。

相反,如果上網被墻,媒體要審查審查再自我審查,電視節目被剪胸,媒體人,異議人士被投進監獄,這種地方的人完全沒有言論自由,既看不到觀點的交鋒,又被剪接的事實蒙在鼓里。就會變得越來越狹隘,短視,沒見識,人云亦云。對查理周刊這事兒發出數不清的膠論。

任何一種政治體制的潰爛,都是從限制言論自由開始的。任何獨裁國家,都是以限制言論自由為第一要務的。

以前統治者是用堵的方法治理人們的言論,但終於有人告訴他們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然後他們的後代就變聰明,采用疏導的方法來治理,鼓勵電視臺制作維穩節目,鼓勵一些所謂『正能量』的偽君子出頭露面到處演講,鼓勵無聊空虛的娛樂。把任何異議的聲音消滅掉,把企圖開啟民智的人扔進監牢。

我要說的寫完了,你看了覺得不舒服,受到了傷害,可以去告我(當然我寧可坐牢也不放棄嘲諷的機會),也可以再寫篇文章,罵我是某膠。但你不能用火箭彈消滅我的聲音。

大家記住,任何時候,捍衛言論自由都只有做得不夠,從不會做的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