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言論自由應否包容冒犯性言論呢?

2017/9/11 — 16:48

資料圖片 ; Narih Lee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 Narih Lee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簡單答案:應。支不支持該冒犯性言論是另一回事,但應否容忍它的存在,我認爲是要容忍的,但同時不代表發表冒犯性言論者可以有「免被屌」的權利。這裏説的包容就是公權力不應用任何法令權力限制僅僅限於口頭上的冒犯性言論。黑心係乞人憎,但不代表他要受法律制裁。

正如終審庭在梁國雄及其他人訴香港特別行政區一案開篇所寫:「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在民主社會裏,我們主要依賴各方能公開對話、辯論去解決衝突以及社會難題。如此的自由容許社會廣開言路、百花齊放。言論自由可以讓市民發表批評、宣泄内心怨氣或尋求救濟。如此的自由不僅是與行駛公權力的機構有關,這些權利的行駛還和一些在公權力以外但對全民生活有重大影響的機構有關。就算小衆的意見也許不受歡迎、不被他人贊同、具冒犯性,但它們也應有機會發表,因爲包容就是多元社會的特徵。」

當然最近看到好青年荼毒室的文章《包容的限度與言論自由》中提及一位哲學家波普,波普反對包容不包容者,因爲這會連包容者都會因此消亡,但是他反對包容不包容者的前提是如「他們拒絕理性辯論與訴諸暴力時」其實這和現行禁止某些言論方式的法律相同概念,對他人有傷害(多是指實際或者很大機會出現的人身傷害)就會被公權力禁止。

廣告

當然,有人會因此爭辯我們不應該有一些禁止誹謗或者其他仇恨言論存在,這也是我的立場,僅是言論不應該被刑事化或者可在法庭被追訴,相反如歧視性的行爲(如因性別而給出差別對待)則因受法律監管。但有人問那私人企業有否權力立例在企業内禁止某些言論?我認爲是可以的。一是顯然而然它不涉及公權力,二這是有否權力做這舉動的問題不是這樣做是否最好的問題,既然如此我們就要看誰執這私人企業的擁有權和行政權了。如有一天國泰立則說飛機上不可以說粗言,否則就會被趕下飛機,我認爲它們是有權設立和執行如此規則的,但是應否執行則是另一回事。

如此的邏輯延伸到的是只要該大學是私立大學,它們的管理層(也許和學生商量後)是有權訂立言論的規則和可接受範圍,不喜者自然可以在大學市場上另作選擇。但如果是公立大學或者接受公帑資助的大學呢?這讀者我想自然都想到答案。

廣告

正如林作所説:「涼薄還涼薄,言論自由就是言論自由,不存在濫用與否的問題」。是的我們可以不喜甚至對一些冒犯性的言論極度憤慨或者出言聲討,但是我們從來不會想像要公權力立法規管人們不可以說一些黑心的話,否則就要罰款坐牢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