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討港賊檄:城邦崩離ㅤ揭竿為義ㅤ化懼為勇ㅤ以信御戈

2019/8/30 — 12:39

【文:一群香港公民】

二零一九年,香港人不畏強權,自六月初就《逃犯條例》修訂奮起反抗,運動遍地開花,至今未現疲態,史稱「反送中運動」「洋紫荊革命」「自由之夏」。今以檄文聲討港賊政權,一表決心。

甲、城邦崩離,政權罄竹難書

廣告

六月,政權對民意視若無睹,修例一意孤行,以催淚彈轟炸人民,醫院淪為濫捕之地。七月,警方聯合鄉黑勢力,任由市民被公然圍毆,事後整月未有一人被控,遙逍法外。八月,警隊鳴放煙花炮仗、動用真槍私刑、射盲人民眼睛、拒絕律師接見,罄竹難書。

港府黔驢技窮,惟有軟硬兼施:一方面惺惺作態、伸出偽橄欖枝,籌組對話平台、委任專家調查,企圖勸降;另一方面,卻恐嚇戒嚴、出動解放軍、制水斷電,勒令企業表忠,殺一儆百,清算反對員工:航空業界首當其衝、見習律師因言險失執業資格、機場港鐵先後申請禁令,甚至為警方提供御用軍車。

廣告

面對經濟制裁、白色恐怖,香港正經歷一場無聲無色的屠城。所謂「和解」更是毫無誠意:三個月來,警方拘捕人數將近一千,被捕者受盡嚴刑拷打、幾喪人身尊嚴。然而五大訴求,港府仍置若罔聞、無一答應。

五年前雨傘運動,時與政府談判的學生領袖一一被控入獄,前車可鑒。政府今日故技重施,只是拖延時間、預備清算。香港人不會再次墮入談判陷阱,更不會被「見好就收」的表象迷惑。

九月將至,城邦既毀,港人憤慨難平,惟有揭竿為義,越戰越強。

乙、揭竿為義,逆抗歷史宿命

與其說這是一場以卵擊石的徒勞搏擊,不如說是義無反顧的意志對決。香港人不甘屈服於早已定好的宿命: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九七回歸至今,香港人已啞忍了太多的謊言與欺詐。過去,公民社會尚未覺醒、中產貴族趨利避害,政權尚能溫水煮蛙、粉飾太平,一步步滲透紅色資本、取消選舉資格。但如今警黑合作越發猖狂,主動攻擊示威群眾、被動默許街頭斬殺,變相刑事免責:七二一元朗、八五北角荃灣、八二零將軍澳,對抗爭者的襲擊無日無之。人身安全不受保障,真正行兇的暴徒永遠逍遙法外,法律面前,不再平等。

一個政權,竟然要透過攻擊自己的人民,方能苟延殘喘,實在人神共憤。香港人無法繼續依賴不執法的執法機關、虐待屢屢發生的醫療機構、拒絕律師接見的刑事系統、使人憑空消失十日的鐵路站,甚至無法在街上光明正大地行走,因為舉目所見之處,盡是監控人民的鏡頭網絡。

是可忍,孰不可忍?生而為人,在良知面前絕無不反抗的餘地。港府已徹底崩潰,要力挽既倒,只能自發救港:不靠警察,組織民間自衛;不靠醫院,統籌地下急救;不靠條文規限公權,依賴記者報導真相來防止濫權;不靠偷工減料的鐵路交通,自組義載團隊;不接受智能燈柱,將極權的眼睛一擊頃倒,真正以眼還眼。

凡此種種,說明香港人沒有任何義務要繼續遵從這個政權,這個攻擊自己人民的違法流氓政權。要對得住逝去的同伴、盲眼的男教師與女救護、被斬受刑的學生、吃過無數催淚彈的老幼婦嬬,香港人的最基本選擇只有一個: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既然為義揭竿,打這場將載入史冊的正義之戰,就更須直面代價,化懼為勇。

丙、化懼為勇,吶喊穿越鐵屋

與政權對抗,付出的代價真實而沉重:國家機器殘害血肉之軀,白色恐怖彌漫各行各業。風雨飄搖,要說全無半點畏懼,便是自欺欺人。為著一個沒有結果的因,為什麼要冒著被起底、被恐嚇甚至被斬的風險,每個星期風雨不改,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信念動搖,是每個人必經的掙扎。但若就此放棄,「我們已死去的朋友,是不會原諒我們的」。兵臨城下,獅子山頂尚能黑暗中照出香港之路;硝煙處處,荃灣前線仍在用肉身捍衛自由。不是沒有恐懼,而是太恐懼了 — 恐懼此仗一敗,日後香港將滿目瘡痍。

龐大如國泰,敗陣後只能解僱員工表忠,換來《環時》一句「有待時間的檢驗」。成名如港大,自沙皇入委、張翔主政,一年內四個副校長出走。還有此刻身在囹圄的先行者、已被捕的年輕人。城邦既毀,這些事情卻不會因為香港人投降而停止。仗至一半的降兵,生殺大權只落在對方的一念之仁。新疆不戰,滿街裝天眼;西藏投降,活佛變傀儡。

惟一能戰勝恐懼的,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勇氣。恐懼或許會讓人質疑、落淚、失望;但勇氣使人振作,振作是因為在乎這片土地,在乎這片土地上的香港人。

丁、以信御戈,戰至最後一人

運動曠日持久,一些香港人或已筋疲力竭,無心戀戰。這整個時代的重量,確實不應由普通人來承擔。如果要退守後場,希望連儂牆仍能見到你的心力與蹤跡。如果要移民,希望你能將香港的一部分延續到新的土壤播種,可能是一道菜、一首歌、一個笑話,或者一份信念。如果你真的放棄,香港人亦會為你繼續戰鬥下去。因為每一個香港人,都值得自由正直地生活。

但如果你一息尚存,請在這場自由與極權戰爭的最前線繼續留守。

因為香港人將繼續下去。沒有其他武器,只有信念,能夠背水一戰。信念終將會令當權者畏懼、顫抖、動搖、分裂。信念使我們團結,令盟友讚嘆、敵人汗顏,直到撤回惡法、收回暴動、釋放義士、獨立調查、雙真普選,直到香港人終能脫下口罩相見,直視彼此眼罩背後堅定的眼神,喜極而泣。

赫拉巴爾在《過於喧囂的孤獨》中引用猶太教法典的詞句:「我們有如橄欖,唯有被粉碎時,才釋放出我們的精華。」

歷史選中了香港,現在就是對香港人考驗最嚴峻的時刻。尖沙咀將繼續上演雷射革命;金鐘水馬前會繼續黑影幢幢;元朗大馬路永遠是對抗鄉黑的集結處。每晚十點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會一直一直叫下去。

守護香港,戰至最後一人。


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

一群香港公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