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羅秉祥教授講座:暴力與破壞公物之別、正義戰爭與攬炒

2019/11/9 — 17:3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東邪西讀】

記羅秉祥教授《正義戰爭、正義抗爭、正義執法》講座

精彩。清晰。幾點摘錄。

廣告

暴力與破壞公物之別:自衛、裝修、私了

1. 他指七一立法會的破壞屬策略性破壞(Tactical Vandalism),與「大肆破壞」有極大分別。前者是只針對與政府權力有關而作出的破壞,後者則是無差別的隨意破壞,政府常以「大肆破壞」這字眼誇大示威者所採的暴力。

廣告

他提醒所謂的「裝修」是 Vandalism,而非 Violence,在英語用字上,兩者意思有明顯分別。Vandalism 只針對財物,而 Violence 針對的是人身。財物可更換,而人命不可,偏偏高官們喜為財物感心痛而對人命無感。然而,他也清晰指出,此等「裝修」行動不應殃及無辜,例如不贊成破壞交通燈。

2. 有關道德上可合理對某人施暴,基本上有三條件:1. 對方先開始攻擊他人,2. 已沒有非暴力的手段可阻止,3. 以武力自衛、保衛受襲人士。使用暴力的程度在於能否有效制止襲擊。早前已有不少人寫過有關用武原則,在此不多述。

提醒一點,自衛不等於「私了」(vigilantism)。自衛在於防衛自己、不受傷害(defensive),而非懲罰性(punitive)。而 vigilantism 則用於 no official law enforcement or judicial authority was available 之時,即正式執法或司法機關已失效,以自己的方法懲罰對方。

3.「私了」為示威者一方所提出,意指當執法者未能公正處理衝突,示威者只能以自己的方法去自衛、保衛他人,甚或懲罰對方(當然就目前的情況,都是他們先動武或挑起事端的)。

羅秉祥教授指出,「私了」一詞雖由示威者先提出,但其實「私了」的行為早於 612 先由警方開始。重新掌握「私了」一詞的應用範圍(即不只是應用於示威者身上),才是了解這詞的真義。

香港是否在戰爭狀態?

4. 羅秉祥教授參考了加拿大國際研究及哲學教授 Brain Orend 的著作。Brain Orend 長期從事有關戰爭的研究,他把 war 定義為 an actual, international and widespread armed conflict between political communities,而雙方是為了爭奪 governance 而戰。

而羅秉祥教授認為香港現時狀況是屬於 semi-war 的狀態。因為香港雖然符合頭兩項條件,即 actual 及 international ,但至於 widespread armed conflict,羅教授則認為香港遠未達到,因雙方武力過於懸殊,大部分示威者僅有雨傘、口罩,少數有氣油彈,遠未及警方的槍械。他指現近代政府與人民掌握的資源與武力,均出現這種極度懸殊的情況。

他指香港的現況就像回歸原始社會,是 governance by bludgeon。政權素來文治武功並用,非為戰爭而戰爭,採戰爭手段只是短暫權宜之計,以恢復有效文治。香港的警察如今有如半軍隊(paramilitary),暴力鎮壓的目的非為疏散、公安,而正正是為了襲擊。因此得用戰爭思維來分析當前局勢。

正義戰爭論與香港

5. 正義戰爭論已有八百年歷史,香港的內戰情況或許與我們一般認識的戰爭有點落差。第一,香港現時只屬半戰爭狀態(only semi-war);第二,非國與國之間的衝突(non-state actor),情況有如美國攻 ISIS;第三, 不對等的交戰狀態(asymmetrical warfare),有如巴勒斯坦面對以色列一樣,石頭對槍械。雖然如此,正義戰爭的論述中,依然有其值得參考的元素。

6. 對正義戰爭的普遍理解,其中一個主要元素是,它不只是一場為正當理由而打的仗(justified war),而是必須為正義的理由而戰(just war)。個人理解即非報復性,而為正義理由如抵抗極權、捍衛人權等。

即使衝突雙方落入戰爭狀態,亦應避免落入懲罰性的戰爭,羅教授以西班牙牧者兼學者 Francisco Suárez 的看法說明此種戰爭的危險性,其中一點是因為一方不應同時成為原告(plaintiff)及判官(judge),這是有違自然律法(natural law),而 Brain Orend 亦指出懲罰心態很危險的。另一西班牙神學哲學家 Francisco de Vitoria 則認為動武的正義不應建立在不義的欺壓制度之上。兩位 Francisco 可謂當代正義之戰及國際之父,帶來深遠影響。

正義戰爭與攬炒

7. 羅教授指出非常時期對道德評價有所不同,即 supreme emergency 下行動升級,應有一番別於日常情況下的理解。

他說有學者把運動中每星期出現堵路等情況定義為 political riots,他卻認真 social unrest 一詞更恰當,因為示威者嘗試以自身行動持續地增加管治成本。

他認為不少人誤解所謂的「攬炒」。首先,「攬炒」達成的條件,必然是雙方,單是一方說要「攬炒」並不可能達成。

因此要釐清「攬炒」責任不在一方,例如是誰令港鐵早收致酒吧商場生意蕭條?是誰亂放大量催淚彈令旅客減少?是誰引用《緊急法》使香港國際形象受損?

其次,他指現時示威者做的是以持續的相對溫和的暴力或混亂作為手段(persistent mild violence as a strategy),是一種 Brinkmanship。因此,所謂的「攬炒」是手段而非目的,不應曲解,是一種理性博奕。但他補充大家要多想一步,就是需要想像對方可以是非理性的,若然如此,則終極「攬炒」也是可能出現的結果。

後記:羅教授準備的資料太豐富(多次笑說無時間講),且非常 update,笑稱自這場運動開始,每天閱讀相關新聞四小時,並每天至少兩次瀏覽連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