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者不做政治幫閒

2018/10/25 — 20:12

圖片素材來源: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特區政府下逐客令,拒絕批發工作簽證給英國《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擺明是卡壓言論和新聞自由的劣行,難得竟然有人不顧事實,堅稱此事與新聞自由無關,正是眼下香港見怪不怪的又一番亂世奇觀。

當香港外國記者協會邀請「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公開演講消息一出,立即招來中港兩地政府的猛烈抨擊。外交部甚至派員與該會磋商,並要求取消演講,但遭到時任該會署理主席馬凱所拒絕,並重申協會極力維護新聞及言論自由,不同政見人士,不論是否與北京立場相左,都會獲邀出任午餐會演講嘉賓。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隨即發表聲明,「堅決反對任何外部勢力為『港獨』分子散布謬論提供講台」。在陳浩天演講後,特區政府亦發表聲明,指責該協會「提供公眾平台讓講者公開鼓吹『港獨』,是完全漠視香港維護國家主權的憲制責任」,因此這是完全不能接受,並深表遺憾。大約一個半月後,便出現今次馬凱申請工作簽證續期被拒事件。

廣告

馬凱在香港工作多年,2003 至 2008 年已派駐香港,2016 年開始出任《金融時報》亞洲編輯至今。駐港期間,他沒有引起官方任何不滿,唯獨是拒絕撤回邀請陳浩天演講一事,觸怒中港兩地政府,被指大逆不道,給港獨宣傳提供方便,並招致上述的官方批評。他首先成為兩地政府的遺憾對象,現在更打破先例被逐出境,若說兩者毫無關係,正如說今天的北京可容忍「眼中釘」的外部勢力繼續留港活動,同樣是有違常識。

難得是建制之輩如前政治助理陳凱欣,不能提出反證,便貿然斷定馬凱被逐與新聞自由無關。其實特區政府以至特首的反應,雖然以不回應個別事件而拒絕解釋,但從不否定港獨演講導致馬凱簽證被拒(否則如何殺雞儆猴)。他們只是否定該演講屬於新聞和言論自由的範圍,言下之意,他被驅逐是因為他幫了港獨一把,所以咎由自取。

廣告

等而下之者卻索性連兩者的因果關係也打掉。他們自以為大家都不是林鄭肚裡的蟲,不能確知她拒絕簽證的動機,那麼驅逐原因永遠石沉大海,特區政府就能逃之夭夭,避過秋後算賬的指責。其實這種想法近乎妄想,因為既罔顧常識又欠缺邏輯。

首先,兩地政府早已表示對馬凱十分憤怒,顯露非常明確的報復動機,然後拒發簽證,兩者一氣呵成,可謂合情合理,論者可跟從政府的解說,指港獨演講政治不正確,但不能說此事與驅逐無關,又若認為另有內情,請舉證再說。其次,自己也沒有證據反證甚麼,那麼應該謙卑一點,結論應該是情況不明,存而不論,有待求證,或者不置可否,怎能是站在政府的一邊,認定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

除了上述的疏漏,陳凱欣更不堪的是,她自稱當了記者十五年(也許包括在學時的採訪工作),只能按證據做判斷,否則便是武斷失據,更且製造恐慌。若果她還當自己是記者,希望她不曾忘記,記者該對自己有三項要求,一是實事求是尊重事實,勇於面對不方便的真相,如今次驅逐事件不論是前因(主辦港獨演講午餐會)還是後果(干預《金融時報》人手布局),都是與新聞自由直接有關,不能視而不見;二是努力不懈追尋真相,若自覺證據不足,理該坐言起行,追查到底,不能守株待兔,等待真相自動現身,更不能信口雌黃,毫無依據便硬說事件與新聞自由無關;三是監察政府責無旁貸,必須加強警惕,提防政府濫用公權力侵犯新聞自由,因此即使退一萬步說,表證成立但仍不確定今次事件是否政治審查,也該質疑政府,要求詳加解釋,而不是無所行動,更不是幫政府解圍。

有別於搵食政客,記者該是獨立思考、群而不黨,斷不會偷換觀念,顧左右而言他,把話題跳到今次事件並不影響新聞媒體的運作,更不會賊喊捉賊,站在新聞自由侵害者的一方,罔顧本地和國際社會表達的種種疑慮之餘,更胡亂指責質疑者子虛烏有,散播恐慌。

陳現在還把自己看成是記者,幸勿說笑了,認真的記者怎望可以高攀她,有如此這般的出眾表現呢?

 

原刊於 RFA 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