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述香港抗爭期間前往光州「國立5•18民主墓地」之行

2019/10/17 — 18:18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筆者在十一「國•港殤日」遊行後當晚便飛往韓國首爾,翌日乘坐高鐵快車南下直奔光州去。 筆者此行目的是要親身踏足當年「光州1980•5•18事件」的歷史之路,尋索那些悲慘傷痛的憶記片段,嘗試對照一下當前香港「逆權抗暴」運動的艱難險峻。  逗留在光州三日兩夜期間,筆者參照一份「五月路及5•18民主化運動遺址路線圖」,參訪過多處著名地標,第一站就是「國立5•18民主墓地」。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廣告

筆者選擇落腳的酒店在金大中會展中心對面,鄰近「5•18自由公園」,而前往「國立5•18民主墓地」的公車站就在公園前。  公車編號是「518號」,象徵意義明顯不過了。 在車站候車時遇上一對老夫少妻,那位韓國籍少婦伴著一位持手杖的德國籍老漢。 坐上公車後向北的郊區去,預計車程超過一句半鐘,乘客疏落,筆者便和那對夫婦勉勉強強以英語閒聊起來。  那位韓籍少婦是光州本地人,專職醫護工作,已移民德國多年,今次帶著那位在療養院結識的丈夫回國,為的是拜祭在「光州事件」中遇難的一位親屬。 原來他倆從德國乘火車經過東歐和俄羅斯,由西至東的抵達俄羅斯東部一個港口(筆者聽不懂那個港口的名稱),再轉搭輪船輾轉來到韓國! 這麼跨越歐亞兩洲的遠程掃墓懷緬之旅,真的毫不簡單……。

筆者與那一位略懂英語的陵園接待女士交談,取得一些簡介資料,特別是最新出版的 (2019年7月) 一冊《五一八民主運動》(簡體中文版) 和一冊《The May 18 Gwangju Democratic Uprising》(英文版)。 百餘頁的書雖然不厚,但是內容扼要簡潔,圖文並茂,且有表列等補充數據,字裡行間呈現的不僅是對事件的整體概括描述,卻是頗有深度的刻劃出來龍去脈和深遠影響,一直跟進事件發展至2019年5月底,確是值得珍藏的歷史研究文獻。 回港後筆者仔細對比過這兩本書,英文版較中文版寫得條理分明,易讀可觀,看來中文版本的內地殘體字不僅是字型外觀不得體,似乎行文用語也顯得詰屈聱牙,累贅不堪,筆者甚至發覺有些內容被刻意淡化和被刪掉。

廣告

(上) 陵園一角照片; (下) 追思館照片。作者提供圖片

(上) 陵園一角照片; (下) 追思館照片。作者提供圖片

「國立5•18民主墓地」佔地甚廣,除大幅的墓地外,以園區劃分包括民主廣場、參拜廣場、歷史廣場和追思館等四大區域。 不同的廣場有著各具設計特色的建築物,展示著石塔、拱門、石像、雕塑和浮雕牆等。 筆者留連最久的是追思館,其中的影像室、展示室和資料室都是精心設計的展覽裝置,尤其是「沉默的路」和「一行眼淚」這兩處經過藝術裝飾的場地,既富現代感也宣示著沉重的歷史傷痛訊息,前者以當年165名犧牲者的影像照亮著黑暗的歷史長路,顯示著先烈英靈的無私和不朽,後者的布局是以兩層高的民主泉溢出的水,順著歷史長河流動,化作一行眼淚滲滴下來……。 筆者駐足下來,不禁屏息靜氣良久而深深喟嘆!  影像室放映的那一套配有字幕短片基本上已呈露了「光州事件」的映象細節,其中學生和市民與警察的衝突,以及空降傘兵戒嚴部隊的暴戾鎮壓,雖然是黑白對比的模糊片段,已令筆者不期然聯想起這幾個月來在香港街頭勇武抗爭的血腥場面,心感慼慼。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國立5•18民主墓地」埋葬著百餘名抗爭犧牲者,而事實上具體死亡人數還未能正式確定,況且受傷者逾三千人而失蹤和因傷死亡的也逾四百人。 「光州事件」歷時十天,由5月18日至5月27日,直至戒嚴軍破城而「市民軍」敗潰告終。 但是,這只不過是韓國民主化運動中被壓倒的光州一役而已,光州人勇悍倔強,一直堅持著讓韓國民主主義的這一顆火苗繼續燃亮,在全斗煥的獨裁軍政府恐怖打壓下,仍然年復年的以不同形式進行抗爭,包括難屬的控訴集會、事件真相調查的訴求、學生罷課示威、學者和宗教人士支援行動等等,鼓動反抗以至革命意識,遍及全國,感動國人,正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直至十六年後的1996年全斗煥下台被檢控為「光州事件」負責,刑判無期徒刑。 光州無疑是韓國民主化運動的「聖地」,政府當局已將「5月18日」定為「國家紀念日」

「光州1980•5•18民主化運動」的所有記錄物品於201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指定為「世界記錄遺產」,確立為見證著一段血跡斑斕抗爭歷史的貴重資產。 筆者深信,香港當前這一場「逆權抗暴」運動日後必定同樣有著被肯定的重要歷史意義,有關的記錄和實物,包括文字、海報、照片、錄像、裝備和衣物等等必然是值得保留、珍藏和傳承的歷史遺產。 這是有心的香港人必須在堅持抗爭的同時要致力進行的歷史記憶保育工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