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錄海富天橋行動者與「大台」之爭

2014/11/9 — 18:30

上圖:鐵馬組義工阻止海富行動者前往大台 眾多集會人士圍觀
下圖:李啟迪與黃之鋒在傳媒拍攝下「對話」

上圖:鐵馬組義工阻止海富行動者前往大台 眾多集會人士圍觀
下圖:李啟迪與黃之鋒在傳媒拍攝下「對話」

本文首發於《破折號》facebook專頁

向來平靜的金鐘夏愨道,昨夜出現一場騷亂;一群青年佔領海富天橋政總出入口後,到金鐘集會「大台」前要求上台發言解釋事發經過,但被「大台」拒絕。海富行動者與「大台」糾察僵持、部份集會市民加入指罵,大台高唱We Shall Overcome……場面混亂不已。

有指事件緣於海富行動者企圖衝擊大台「搶咪」,又有人認為是「大台」挾咪自重壓制異見;《破折號》記者綜合現場觀察與當事人說法,嘗試還原亂局因何而生。為完整交代事件細節,報導略長。

廣告

「升級」

11月8日,佔領第42日,晚上七點。金鐘「大台」前有零星市民坐著,等待日復日舉行的晚會如常開始。突然,一個男生自海富天橋跑下衝到台前,呼籲安然坐著的市民齊上天橋;他講不清楚橋上發生什麼事,但強調「你可以食花生,可以幫手,都好過坐喺度!」帶點猶疑的市民隨男生沿電梯上到海富天橋接連政總處,見到或已陌生的場景:散亂的人群、口罩與蒙面毛巾、以及一字排開的大批警員。

廣告

回溯金鐘上一次出現緊張的警民對峙場面,已是差不多一個月前的龍和道一役。

有年輕人在海富天橋政總出入口,以鐵馬及垃圾筒架起了一重新的路障,企圖重新佔領該處,再向政府施壓。有行動者受訪時表示,佔領道路會令市民觀感越來越負面,希望將矛頭轉向政府;一名戴著口罩的中六學生拿著大聲公大喊,指佔領至今逾一個月,政府卻仍毫無回應,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落實無期,呼籲市民加入佔領,期望靠翌日(週日)聚人,於週一成功阻止公務員返工。這並非一次「快閃」行動。

參與今次行動的,有透過網絡組織的網民,以及一些路過海富天橋即興加入的留守者。現場聚集的市民一度近百,物資隨後送達,有市民取來被捕須知,確保現場人手一張,兩名義工在後方設立臨時救護站。警方亦大舉增緩,一度派出數十人在海富天橋與添馬公園接壤處一字排開,政總出入口處則佈下多重人牆。

緊張氣氛維持了約一小時。警員在拆除新建路障後,大舉往後撤,只嚴守政總出入口,並開咪表明不會再拆原有路障,呼籲市民和平散去。但鐵馬外仍有約30人聚集,圍著圈討論如何持續佔領。

「搶咪」

圍圈者決意留守,當中有人指出金鐘大部份留守者仍不清楚事件,建議「上大台搶咪」向金鐘市民解釋因由;他指自己在突佔龍和道當晚,聽到金鐘大台宣稱龍和道情況並不危急毋須前往增緩,認為大台不能反映各衝突地點的真實情況,因此有必要搶咪解釋清楚整件事。大家計劃推舉口才好的人上台發言,其他人組成人鏈防止「大台」人員干預;但亦有人質疑搶佔大台不可能實行。

有人遲疑地問「其實……大台係咪一定唔會畀我哋講嘢?」,得到一面倒的肯定回應。討論中有人提點論不可太張揚,免給「左膠」聽見。

討論之中,參與者阿Jon漸漸擔當起主持角色,他建議搶咪之計既未有共識,應暫按下,先處理物資及鐵馬等繼續行動的準備。決策在你一言我一語中完成,他們議定分頭打聽鐵馬所在,半小時後原地會合,搶咪一事容後再談。

到了約定的時間九點鐘,卻有「鐵馬組」的義工到場;他們稱一直有跟進現場情況,得悉海富行動者有「搶咪」的計劃。阿Jon表示己方只想上台發言,已無意「搶咪」,義工建議他們與大台溝通,但為免引起誤會,切不可一湧而上,宜只派數名代表。

眾人推舉出港大三年級生李啟迪作上台發言者。李與Jon到達大台,表明自己是海富天橋佔領行動的參與者,望大台撥出數分鐘讓他們交代行動經過及理念。大台人員表示今日排程已滿,不可能安排他們上台,反建議海富行動者出席十點後在「香港團結」直幡下舉行的「傾偈會」。

對於大台的回應,李啟迪的理解是「拒絕」,阿Jon則形容是「安排唔到」,並認為傾偈會作為plan B是可行的。兩人回到橋上覆述「排程已滿」的說法,行動者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極為不滿;未及討論「傾偈會」或其他方法,李啟迪即建議所有人都到大台,一同去爭取發言機會,一眾行動者和議;商討間無人提及要衝擊。

一行人下了天橋走向大台,卻見鐵馬組義工已築起人鏈阻擋,且正是剛剛在橋上友善相勸他們不要全部人一同走向「大台」的那幾位。他們態度轉趨強硬,堅拒讓行動者的大隊再走前,只准約五名行動者前進,餘人拒不放行。騷亂既起,傳媒攝錄機開始圍攏,李啟迪見狀曾向媒體表示,希望另僻空地向傳媒解釋事件,但在場記者似乎不清楚他們的身份。

傳媒聚光燈集中照射、加上行動者與防線義工爭吵聲越來越大,現場集會參與者開始關注。李啟迪最終同意只派數人到台前向義工要求發言,阿Jon則請纓留在大隊中「睇住」。李啟迪等四人步前,防線義工旋即站在李與大台範圍入口之間嚴密防守。李要求與剛才拒絕的大台人員出來再對話,糾察稱已通知,但一直未見該人員步出;李啟迪大聲要求見當時在大台範圍的學民思潮周庭,又稱要致電同屬港大的學聯常委梁麗幗。

此時的大台上,主持邵家臻建議嘉賓甘浩望神父獻唱We Shall Overcome。 一時間歌聲與呼喊聲交疊,台前吵雜異常。

台下記者問李啟迪,是否堅持要上大台發言,會否接受會見傳媒,他指不會選擇後者,因媒體定會剪輯其發言,認為有需要上金鐘大台,直接向金鐘市民解釋。雙方僵持逾十分鐘,義工突通知李稱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正前來處理事件,會與李對話。未幾黃之鋒上台講話,李即對著台上的黃之鋒大喊指自己被「你啲人」圍困,台上的黃之鋒被人打斷吃了一驚,回應「有咩落台先講」。

黃之鋒發言完畢下台,未有立即出現與李啟迪見面;又過了一段時間,在同伴勸喻下,李決定不再等候離開大台範圍,但仍堅持要會見黃之鋒或學聯任何一個常委,並準備接受傳媒圍訪。此時,糾察邀請李進入大台。

「對話」

李啟迪與黃之鋒在台邊交談,引來大批傳媒拍攝,雖是「對話」,卻形同兩人見記者;兩人回應對方時,不時望向鏡頭。李啟迪堅稱,自己上台是要向公眾解釋,現時「任何人想升級、想衝就(被指控)係『鬼』」,希望能夠與各方多加溝通,望之鋒給他「5分鐘air time」。在在場記者同意下,他即場面向各電視台攝錄機開講四分半鐘,簡述海富天橋事件的經過後,重申其他市民斥他們是「鬼」、「間諜」指控不實,希望市民諒解、不要指責他人自發的升級行動。

黃之鋒對李要求與他見面,感到不解,重申學民思潮不會阻止留守者升級行動,即使未必認同行動(如龍和道的「快閃」),亦會提供物資支援。

李啟迪與黃之鋒「對話」期間,大台叫咪不絕;其時記者在拍攝「對話」,集會市民則在聽大台主持陳小萍台上質疑,行動者沒有考慮其他佔領者,不滿他們指罵糾察:「當有人要繼續挑戰呢度既時候,有冇諗過在場既其他人?」;邵家臻則指,目前在台前的不是敵人,而是意見不同的同路人,呼籲市民不要唱生日歌。

大台集會結束後,其他行動者獲安排在大台前方用大聲公發言,金鐘集會人士圍起聆聽,不時有人鼓掌贊同行動者的觀點。李其後亦有向市民再發言。

「大台」

如果一切按大台人員的計劃進行,昨晚的金鐘大台,將不會講及任何有關七點海富天橋行動的消息。

被問到「大台」昨日有否計劃在台上交代海富警民對峙事件,司儀陳小萍解釋,由於糾察隊未回報確實消息,因此大台並無打算在集會上提及;她補充指,大台曾誤引現場人士稱警方已發放催淚彈﹐誤傳消息,之後便特別小心。有指另一司儀邵家臻曾在台上指控海富行動者意圖搶咪,邵家臻解釋指自己收到糾察回報後,曾在大台上宣佈「可能會有人搶咪」,呼籲集會市民要「團結」。

在騷亂稍為平息後,參與集會的市民阿郭主動走到台前找到邵家臻,建議「大台」翌日應公開就事件作交代。阿郭向邵家臻指出當時不應以唱歌應對當時情況,邵反問阿郭有何更好的處理方法,但表示會考慮向集會人士解釋事件。

阿郭後向記者表示,不同意邵家臻在台上的做法,形容他在台下有異議聲音時帶唱歌,確有「滅聲」之嫌,又指大會「我哋要和平」的論調「好藍絲帶」。
阿郭分享稱,在邵家臻建議唱We shall overcome後,他身邊有兩名女子即道:「你睇佢(邵家臻)個樣,都係收咗錢」。他認為大台的處理手法會引起集會者分裂,故特意向邵進言望大台再作交代。

他認為海富留守者破壞了秩序,不應上台;但大台既「拎得個咪」,面對一群希望表達訴求的人,亦有責任處理,而非「冷眼旁觀」在台上唱歌了事。他同意大台不應讓海富行動者上台發言,但質疑為何大台沒有即時派員與海富行動者在台下「傾咗先」。

有海富行動者如此評價:金鐘大台只容許意見「差唔多」的人上台講話,但在旺角,連藍絲帶也可揸咪發言。被問及如何決定誰可上台發言,邵家臻向記者表示,金鐘「大台」每日的主題與流程,由佔中、學聯、學民、泛民及民團五方決定,偶有佔領者自薦分享,亦須五方商討確定才能上台。如果海富行動者不在集會進行時提出要求,是否就可以發言?邵家臻指那樣情況會好很多,但重申要經五方會討論,「頭先冇可能討論到」。

「佔領」

沒有隨李啟迪到大台、留在後方的阿Jon及其他海富行動者,被不少集會人士批評、指罵。行動者之一梁小姐引述批評者認為,他們「無啦啦佔一個新嘅地方(海富天橋),係唔啱」,又有年老市民叫她們「不要搞分化」。梁小姐與同行的李小姐均感到十分失望,她們行動是想向政府施加壓力逼政府回應,嘗試找出突破點,「點解有人會話我哋係嚟搞事、嚟衝突,我唔明白……畀人話係鬼嘅感覺真係好難受。」

記者接觸到的數名海富行動者,留守旺角的時間均比金鐘為多,而在偶然之下成為代表的阿Jon,更是在海富六時許有異動後,才從旺角趕至。他指海富行動者的做法,旨在喚醒其他市民,佔領行動「唔一定淨係瞓喺營入面,唔一定要喺大台唱歌做彌撒」,要記得佔領行動的原意,是表達人民訴求。

常守旺角、只到過金鐘一兩次的阿Jon形容在旺角,根本沒有任何人「要由人哋去喚醒,旺角嘅人已經醒晒」。

他承認全部行動者一同到台前要求發言「未必係明智之舉」,但結果這樣才令傳媒關注,最終導致大台在集會後,安排一個小型大聲公讓海富行動者發言,從結果來看是「好事」。他理解義工想保護大台,但認為他們「過咗火位」,肢體語言上,將一眾海富行動者標籤為與其「對立」的人,但其實他們不過是想表達自己:「大家都是黃絲帶,支持運動,根本沒必要標籤、分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