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殤城

2019/10/5 — 10:06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謝佳倩】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特首林鄭月娥聯同管治團隊以「珍惜香港,停止暴力」為題召開記者會,宣布引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繞過立法機關直接頒布《反蒙面法》。教育局發公開信禁止學生以任何方式遮蓋臉孔。眼見不少朋輩被標籤為危險的暴徒,學生被扣上暴動的罪名,身邊一個又一個同學戴上口罩,神色凝重卻又義無反顧,同為年輕學生,我希望以同路人身分,為香港年輕人正名。

這一年,暑假

廣告

看到記者會中特首將學生標籤為肆意妄為,以身試法的不良少年,以挽救香港的現在以及未來為由,倉猝立法。特首口口聲聲說學生危害公共安全時,又有否想過真正暴力抹殺香港未來的,可能是自己?

過去四月,香港的學生為他們所熱愛的地方付出了無數的時間和心血。大大小小的便利貼在香港各區拼砌出色彩斑斕的連儂牆,寫滿了這座城市的人對這片土地的控訴,但更多的是希冀。中學生在校內發起逃犯條例修訂關注組,在校門外手牽手築成人鏈,在日曬雨淋下走上街頭,在槍林彈雨中堅毅不屈。身邊許多同學的社交媒體不再只有鋪天蓋地的美食美景,轉而換上的是一則又一則觸動人心的新聞報導以及留言。以往不食人間煙火的香港學生紛紛走到社區不同的角落,去見識用金錢堆砌的繁華與科技,去聆聽這座城市的脈搏,去體驗現實社會的殘酷不公。相比起來,我們的特首以及警務人員不斷支吾其詞,陳詞濫調,漠視問題癥結所在,妄圖以一個又一個謊言掩蓋事實真相,指鹿為馬。試問特首為中環站閘機心痛之時有否想過,過去數月被無故擊中的不只有入閘機屏幕,還有無數莘莘學子,記者傳媒,甚至老弱婦孺? 敢問特首振振有詞支持警務人員執法之時有否想過, 自己對過份和不恰當的武力視而不見才是令暴力事件越來越頻繁的因由?當特首指責學生漸趨暴力之時有否想過,自己一再漠視民意,一意孤行,其實也是損害香港社會的暴力之舉?

廣告

基本法言明,香港人擁有集會遊行自由,本是老生常談,卻漸漸淪為無稽之談。以往我一直活在象牙塔,把一切遊行集會視之為理所當然,直到近日屢見警方批出反對通知書,才學會珍惜當下,悔不當初。誠然,「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或許近日政府的所作所為不盡人意,但我依然相信那些根深蒂固的價值觀念總有一天會在這片土地上得到彰顯,發揚光大。

學生不愛港?

我校校訓,「明德格物」;明明德,必先格物。要解決問題,必先找出本源和發展脈絡,認識事物的因果關係。眾多建制派議員將今次運動歸咎於通識科,甚至有議員提出設中國歷史為必修科以加強學生的愛國精神。特首亦曾在不同公開場合提倡香港青年人效法解放軍,學習愛國愛港精神。然而在我看來,這不過是自欺欺人,香港學生或許比特首更明瞭愛國愛港之真諦。多封來自不同學校的聯署信以及多場罷課不罷學運動,正正反映學生對香港的熱愛。

美國總統羅斯福曾言,愛國主義是指忠於國家,而不是忠於總統或其他官員。只要他能有效地履行服務國家的職責,支持他就是愛國。同理,假如他不能有效地或完全擔負不起服務國家的職責,那麼不反對他就是不愛國。無論是當初的逃犯條例修訂,還是今天的緊急法引用,都反映政府沒有盡其所能為香港社會謀取最大利益,所以,反對特首並不等於不愛港。眼看特首不勝其任,學生透過不同渠道抒發己見,試圖為建設社會盡一分力,即使心懷憤懣,卻依然努力保持和理非。面對刑責,學業繁重,學校多加阻擾,家長憂心仲仲,箇中辛酸,自是不為人道。但縱使荊棘滿途,學生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走在最前線,這愛港精神或許連解放軍也無可比擬。

「我們擁有一切,我們一無所有。」若真盼望為香港尋找出路,還請特首與一眾官員秉持初心,放下成見,認真梳理整場運動的因果關係。若政府真的展示了最大的誠意,以溝通化解分歧,何以學生需一再以身作涉險,只為表達訴求?與其將學生視為洪水猛獸,為何不嘗試誠心聆聽他們的聲音?或許這將是一片驚濤駭浪,但總比浪靜波平,更能把你帶到遙遠和遼闊的地方。誠如政務司司長於國慶酒會致辭言到:「無論任何困難,我們都必定可以乘風破浪,抓緊機遇,向前邁進」,謹盼特首能懸崖勒馬,回頭是岸。

「我看見一座美麗的城市和一個燦爛的民族從這個深淵中升起。」

香港人,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又一個平凡的醫科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