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6.12 中信樓內的憤怒與恐懼

2019/6/15 — 17:45

攝於 6 月 12 日中信地下大堂,警方向和平集會投射催淚彈稍前的時間(作者 Facebook 圖片)

攝於 6 月 12 日中信地下大堂,警方向和平集會投射催淚彈稍前的時間(作者 Facebook 圖片)

【文:石斛(表演藝術工作者)】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警隊有嚴格指引,警員亦有接受過訓練,知道如何使用武力。

6.12 中午過後筆者前往政總範圍,沿途並未遇到來自警方的任何阻攔或警告,順利抵達中信門外由民陣舉辦的集會,舉目所見滿是人群,裡面有不少中學生模樣的青少年與年長市民參與,參加者都在安靜地聽著台上發言,口號也沒多叫,事實上台上發言者無論泛民議員還是主持,透過廣播器材也不斷向市民呼籲「和理非」的主張。誰都可以看得出這是一個典型泛民表達訴求的和平集會、據民陣表示亦已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廣告

三點過後,煲底外(政總前門範圍)及會場另一邊(會展方向)均傳來騷動聲,大會主持再三籲請保持冷靜、強調這是一個和平集會,雖然大家都顯得緊張,但基本仍按主持主張留在原地。未幾,有救傷物品及傷者從㷛底方向被抬進場,大會要求讓出通道,各人才意識到警方已經在那邊施放催淚彈。不久,槍聲與嘈雜人聲趨近清晰可辨,警方顯然正分別朝集會群眾的兩邊夾擊推進,由於一直都沒有收到警方的任何警告,市民先是錯愕、憤怒,接着開始慌亂,紛紛湧向最近而且唯一的逃生口,亦即中信大廈的大堂,筆者當時就站在門口附近,當即被人潮捲入大廈,由於正門及朝政總停車場方向的出口同時湧進大量人群,筆者跟其他人必須沿大堂樓梯直上,上樓前回望,剛才集會的地點已見白茫茫的催淚煙。據當時仍處場地的友人憶述,催淚彈分別從東西兩個方向方直接射向這個集會場地(據記者統計,警方至少向和平示威區方向發射 9 枚催淚彈)。

中信大堂呈圓型狀,中間是行人電梯,底下直望可至最高層(估計約五層,當時情勢緊張,根本沒有計算),參與這個和平集會的大都是青少年及一般市民,看來均鮮有這種「臨戰」經驗,一時間尖叫呼救聲不絕,然而大部份人雖然慌亂、卻還是沒停步拾級而上,一心為在外頭正在「食煙」的人們多留空間。

廣告

途經有出口往天橋的樓層,但外邊同樣不斷湧入躲避催淚煙的人群,筆者與百計市民最後去到最頂層,無路可走了,就連後樓梯都站滿了人,向下望,見所有樓層都已人頭湧湧,仍有人希望湧上頂層,都被我們急忙制止,當中有人呼籲保持鎮靜,大家也又一次展現香港人那共赴患難時的互相扶持,稍稍安穩下來,都在等待。

只是,安靜的等待並不長久,大樓的空氣調節顯然是超負荷了,空氣的含氧量不斷下降,沒多久筆者已感到呼吸困難、大汗淋漓,開始聽到有人高呼索取哮喘藥……更令人恐慌的是,催淚煙不絕湧進大樓内,飄昇上各個樓層,令呼吸更困難,先是剌鼻、淚眼、後來連皮膚也感到異樣赤痛,有人到後樓梯尋找可能出口,但回報大門均告鎖上,筆者身處的頂層百計人群全都已蹲下來希望躲開催淚煙,但根本無濟於事,因為我們就處於最高層催淚煙匯集的地方!看著大部份都是青少年人,有些連口罩也沒有,有人在抽泣、發抖,很多都已在大口呼吸、連連咳嗽,然而每層樓都已塞滿人群,基本上是寸步難移逃走無門。很快,恐慌的情緒瀰漫大樓。

看著蹲在地上一張又一張稚嫩的面臉、驚懼的眼神……不可以再呆等下去了,氧氣總會被用盡、催淚煙又愈來愈濃,我們幾位較年長的朋友向下面樓層呼救,請求他們必須盡快離開大樓。好一會(實際等待時間無法統計,驚懼情緒讓時間感都喪失了),人群緩慢向二樓住天橋方向的出口撤出,很多少年不知是嚇呆了還是已經太辛苦,叫喚多次仍是蹲著不曉得站起來開步走。大家推推撞撞、也相扶相持好不容易走到二樓往天橋的出口逃生,沿途看得見多人情緒幾瀕崩潰,哭泣著由身邊人摻扶離開,亦聽到有市民哮喘病發不適暈倒。

** 若非有足夠運氣可容及時撤離,幾可肯定足以引發悲劇性恐慌,千計市民圍困於中信大堂各狹小樓層與行人電梯,最終沒有出現人踩人、甚至集體缺氧的慘劇,只是萬幸!群眾若被逼滯留多 10 分鐘,後果實在不敢想像。

人群走在往海富中心的天橋,經過政總停車場的時候,突然有多發催淚彈在橋下附近地點爆發,已經相當擠迫的人潮再度恐慌,紛紛壓向前方,但當時橋上的人數眾多,有一段時間大夥只能迫呆站著忍受濃濃的催淚煙霧,還好大家互相呼籲冷靜、傳遞生理鹽水、蒸餾水、毛巾等……最終抵達海富中心的時候,對於這群大都是來參加「和理非」集會的人們,說是有種「終於執番條命」的感覺應不為過。

最後,必須強調及提出以下數項質疑:

上文提及的各個場景裡,從沒有來自警方任何形式的勸喻或警告,沒有黃紅黑旗、沒有廣播警告,當然更沒有警方人員在集會範圍內被挑釁或攻擊。

首先,警方在上述情況下,向正在和平集會的市民施放催淚彈,其理據何在? 是否合乎法例、警例?

其次,因為警方突然從兩邊朝場地夾擊並施放催淚彈,千計和平集會的巿民才被迫湧進中信大廈這個密閉空間,在場警員及指揮官對這情況不可能不知悉,對市民遭受的安全威脅不應沒有察覺,警方不單沒有協助市民疏散、似乎亦根本沒有理會樓內市民的生命安全,仍然向大廈週遭連連投射催淚彈,不就等於草菅人命?是否指揮、評估及處理失當?

同樣,當市民自行疏散到天橋、向着海富中心和平離去,警方仍然在向橋底發射大量催淚彈,無論地面的情況如何,亦顯然沒有顧及整體環境情況,令大批前來和平集會、表達訴求的市民承受身體痛楚、心理威脅,警方又是否指揮、評估及處理失當?

警方近日對示威者窮追猛打、乃至央及行使合法集會權利的一般市民,罔顧人命安全,這種執法態度及方式,香港市民如何能夠接受? 若警方可任意於任何場合施予武力,香港仍有那一寸土地能讓市民感到安全?

香港人正等待著有關當局及官員的深切反省、懲處失職人員、並向公眾作出道歉及交代。

 

延伸閱讀: HK01〈警簽發民陣和平大台 無衝擊無警告示威者硬食催淚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