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928 的 15 分鐘

2015/9/28 — 16:50

思前想後,還是覺得無法迴避書寫這一天,我選擇記錄其中的十五分鐘。第一枚催淚彈著地,人群四散,添美道路口,滿目瘡痍,整地是破爛的口罩雨傘,身後抗爭者退到石𡒊後,有人雙手掩面嚎哭,有人身體乏力躺在路旁,有人站在煙霧間拿著水樽為傷者沖擦面部,更多是呼吸困難,不同的咳嗽聲夾雜哭聲此起彼落,聲音在政府建築群間迴蕩。

面前重裝警察戴著防毒面具在透明長盾後一字排開,我不知道這些國家機器面罩背後的神情。後方再舉黑旗,「走啊!走啊!」,少年扶著躺地同路人拖步躲避。呯、砰、白煙在黃昏天色下,一枚兩枚催淚彈墜落地上,其中彈體痛擊腳丫,傾刻只聽到身體發出的心跳與喘促,眼罩被呼出的熱氣變得模糊。

此時只管閉氣舉機不斷按下快門,氣體漸漸入侵體內,眼鼻口受刺激流出各式體液,不由自主屈身猛咳,像是要從身體軀殼逃離,後來坐在路旁休息,眼看更多人高舉手上前,臉書上朋友已帶備物資從老遠家中出發,當時強烈感受這城從此不一樣。

廣告

那刻及此後佔領區的溫度、聲音、氣味,從此成為有所指涉的符號,我們必須藉文字或口述,在大歷史中把個人經歷的種種繼續流傳下去。最近看 Ken Loach 最後的劇情電影 《Jimmy's Hall》 ,有一幕如是說「Listen , what've learned is in your heads forever. They can't destroy」

2014年9月28日下午,警方在金鐘施放催淚彈

2014年9月28日下午,警方在金鐘施放催淚彈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