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記 00 後的六月九日

2019/6/10 — 10:32

6.9 大遊行

6.9 大遊行

【文:Nicky】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我第一次走上了街頭,我第一次長時間逗留在大馬路上,我第一次如此憤怒的向警察大聲嚷叫:「開路!開路!」。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紀錄著我太多的第一次了。

記得我曾在instagram上看到一段說話「六四是70後的政治覺醒,廿三條是80後的政治覺醒,雨傘是90後的政治覺醒,那麼六九便是00後的政治覺醒。」近來在instagram上不乏看到呼籲人們六九上街的story,身邊許多的同學都紛紛走上了街頭,其中無可否認總是有一些是抱持着人去我去的心態或是只想到維園拍照、打個卡,但我相信更多的是為了香港的公義自由而挺身而出。一些人總說着現在的00後捱不了苦,整天機不離身,一些更年輕的甚至只會拍抖音、看倚天,但今天我們放下了手機,抵着三十多度的高溫,逼進了因太多人而上不到網的維園,六月九日,00後,醒了!

廣告

我是02年的,或許正因處90和00後交替這個不咸不淡的階段,我的政治覺醒是在雨傘運動,經歷過928,經歷過旺角的魚蛋革命,經歷過釋法、DQ,這數年間我心中的熱情、希望也被澆熄了,我漸漸的相信了不論我們做甚麼也沒,2014年的雨傘已是我們的showhand,我們面對如此的政治形勢已無計可施。但今天,我在維園、軒尼詩道,看到有年輕人,有小朋友,有中年人,有老人家,103萬的市民「肉貼着肉」肩並肩的走著,口裏一致的喊著「反送中,撤惡法」「林鄭月娥下台」。平日都患著嚴重潔癖的香港人,只要被碰一碰便「嘖嘖聲」的,但今天拜送中條例的「褔」,我們被治癒了,即使大汗淋灕的肩膀碰到他人同樣揮汗如雨的手臂,仍然毫無憤怒之色。

在遊行的過程中,我遇到了一位身穿藍衣的老婆婆,我看她已熱得面紅耳赤,我便把我手上的電風扇吹向了她,並問到:「婆婆你有帶足夠的水嗎?」她和藹地笑着道:「我就不用擔心了!到是你小妹妹,你們是香港的未來,你們可要好端端的,不能畏懼於中央的強權之下!」我們一同走了段路後,我便與那位老婆婆走散了。

廣告

走了不久,我在大公報大樓前又碰上另外一位大概十九、二十歲的年輕人,我們看著紅得刺眼的大公報三隻字上電視屏幕放著支持引渡條例的字句,所有在場的遊行人士只要看到它,都不約而同的發出噓聲,這時我便認識了他。他問我:「你今晚留嗎?」我想了想,還是因為父母的不同意而拒絶了他。他抿了抿嘴道:「好吧!今晚我們應該會衝!」我驚訝的抬起頭剛想勸他不要,但對上他堅定的眼神,我又不自覺地把頭低下了,只喃喃道:「注意安全。」

二零一九年六月九日,不一定能令送中條例被叫停,但今天103萬的香港人把歷史改寫了。香港人,不要放棄!抗爭之路,仍然漫長。不論是70後抑或是00後,不論是本土派抑或是泛民主派,我們都是同路人,我們都是那束勢待發,不懼怕於擲向高牆的雞蛋。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16歲的00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