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問丘延亮老師(之九):談共和主義

2019/5/29 — 14:58

劉和珍

劉和珍

丘延亮老師在六四廣場期間看到一部份北京學生充滿階級性、排外、爭權奪利;大陸學者水平品格不入流,香港人的抗爭,本應對大陸爭取民主有利的,可是大陸知識界卻不理會,在現時缺乏承擔的大陸知識階層下,社會運動可能令問題更糟,未來中國應是建基於人性的真正社會主義國家。

丘延亮老師為了幫助廣場學生認識共和思想,曾帶了百多本前衛思想的南方雜誌、甘地、哈維爾著作中譯本給留守天安門的學生傳閱。

丘延亮老師認為中國未來出路是爭取平權的共和主義,可是六四期間的知識份子迷信於黨內改革,例如王軍濤是自由派,嚴家其的共和思想很有限,幸而有部份廣場學生看到在一黨專政之下,不能有真正的共和國。

廣告

六四期間北京地鐵站口張貼,「我們是新一代的劉和珍」的大標語,給丘延亮老師留下深刻印象,因為劉和珍之死是觸發了中國共和思想的萌芽。

丘延亮老師留意到八九北京學生的自發的共和思想,例如,早期的學生絕食行動就是甘地精神的體現,王丹當年為主席的「首都護憲」帶有共和思想。

廣告

共和運動在中國

丘延亮老師解釋,黃興以反清開始、孫中山的五族共和依附袁世凱、中國共產黨不想平權,只想佔便宜。

1945 年前日治期間,日本人在台灣播下了一點共和思想。日本投降後,有進步思想的左翼文人、台灣本土的左派、國民黨內的左派,相信在三民主義下可以在台灣推動共和。台灣作為中國的一個省份本可起示範作用,但六四後這不可能。

豈知國民黨來台先抓十多萬人、又殺了萬多人,要到蔣經國在江南案上被美國抓著髮辮子,才被迫走向民主。可惜,台灣的民主發展越來越糟,本該從下而上逐步立體地改造社會。就以原住民立法為例,陳水扁競選總統時曾承諾為立法,但結果只益少數代表當官,沒有真正提高原住民的福祉。

台灣的社會運動也走樣,太陽花運動被政客劫持,所謂保護學生離開立法院只是煽情,相比之下,香港的雨傘運動還好一點。

蔣介石不同於一般軍閥,他也搞憲法改革,蔣明白法西斯主義不能長存,他被迫親美、由重慶遷到台灣,撤退是做對的。儘管蔣介石是無意的、他為台灣的共和主義提供了溫床。

中國大陸的共和運動主要問題是未有成熟的左翼和民間力量。大陸的精英層看不起社會運動;海外民運只會胡說八道。

丘延亮老師認為民間才是推動社會前進的火車頭,希望再等 5 年後才反思六四,過早檢討成敗可能得不償失。

民主投票

丘延亮老師意識到政治人物的影響力太大,台灣政客囂張,有恃無恐,皆因沒有實質民主的彈劾罷免機制,古希臘的共和制度中雅典人民可以透過投票,依貝殼放逐、強制將某個人放逐,將威脅民主制度的政治人物驅離雅典城邦。

附錄

1926 年 3 月 18 日,北京學生抗議八國聯合侵犯中國主權,在天安門集合,會後遊行到北洋軍閥政府請願,衝擊段祺瑞政府門衛,北洋軍警開槍鎮壓,殺死遊行學生四十多人,傷數百人,師大女學生劉和珍中彈身亡,激起學生抬血衣遊行。

貝殼放逐制是古代雅典城邦的一項政治制度,由雅典政治家克里斯提尼於前 510 年創立。碎陶片上面刻着被提名放逐者的名字,雅典公民可以透過投票強制將某個人放逐。這種全民主的制度當然也有可能成為民粹主義,著名的阿里士多德曾受放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