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問丘延亮老師(之八):六四的一些人與事

2019/5/28 — 16:17

1989 年 5 月 19 日,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講話,勸籲學生結束絕食。(資料圖片)

1989 年 5 月 19 日,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講話,勸籲學生結束絕食。(資料圖片)

丘延亮老師談及張郎郎,張郎郎是當時中央美術學院院長張仃的兒子,是丘延亮老師的接頭人,通知丘延亮老師開會時間等等。張郎郎後來輾轉經香港,流亡海外。

丘延亮老師在 5 月 24 日的知識份子大遊行中遇上戴晴。戴晴是丘延亮老師在 87 年透過台北的《漢聲》雜誌認識的。

吳仁華談及在六四期間與丘延亮老師邂逅,丘延亮老師表示記不起了。丘延亮老師在陳映真政治案中受到國民黨的 4 至 5 天褫奪睡眠的刑訊迫供,其後遺症是不能記人名,所以記不起吳仁華這個名字也有可能。

廣告

丘延亮老師先生對一些六四人物不以為然,認為趙紫陽,被李鵬指為反黨便屈從了,無骨氣,不配當六四英雄。

丘延亮老師談及侯德健等四君子,奇怪他們之前從未現身廣場支持學運,為何會突然冒出來帶領運動的呢?

廣告

丘延亮老師認為《河殤》這輯電視紀錄片是假自由主義、實鼓吹精英主義。

丘延亮老師討厭一些人欺世盜名,如提出 21 世紀「新時代」命題的汪輝;又如北京學者甘陽,既與趙紫陽派、李鵬派熟稔,也與廣場學生認識,為三方互傳訊息。甘陽在習近平管治下仍然吃得開,在香港大學的亞洲研究中心混飯吃,變臉以新左派的代表人物出現,提出把新儒家傳統、毛澤東、鄧小平的思想「通三統」!!

丘延亮老師談支聯會成立後選舉第一屆常委,司徒華耍手段,會議從晚上 8 時一直拖至凌晨 2 時才進行投票。投票後,司徒華安心地回家睡覺,但會議仍然繼續,激進派要求對支聯會的綱領進行表決。司徒華翌日知道支聯會被劫持,十分激氣。丘延亮老師頗得意地說:「司徒華實嬲死我哋啦!」

註:支聯會本來只提「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表決結果增加了「結束一黨專政」成為五大綱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