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問陳日君】批評中梵協議邪惡 86歲老人的憤怒、堅持與希望

2018/2/9 — 21:39

陳日君

陳日君

有傳中梵已就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外界擔心梵蒂岡將會向中共屈服,將任命權拱手相讓。86歲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連日來積極發聲,批評協議的種種不是,甚至引來羅馬教廷的不點名反擊。

他今日接受訪問,繼續怒轟中梵協議邪惡兼違反信仰,甚至擔心在一國兩制被侵蝕之下,將來連香港都會出現愛國會。但同一時間,他仍抱有希望,相信教宗方濟各最終都會拒絕簽署協議。

「人一日未死,都尚存一點樂觀。」陳日君如是說。

廣告

真理是最寶貴的

早前外界盛傳,梵蒂岡和中國已就主教任命達成框架協議。有指梵蒂岡已要求兩名獲教廷任命的主教,讓位予中方「自選自聖」主教,疑是在主教任命問題上作出重大妥協。

廣告

陳日君今日下午與包括《立場新聞》在內的數家傳媒會面。年紀老邁的他,耳朵似乎有點不中用,記者的問題有時要重覆兩、三遍才聽見。但這無阻他繼續發聲,對於批評中梵協議,他仍然字字珠璣、鏗鏘有力。

陳日君日前(1月29日)撰文,指教宗事前對合法主教讓位一事並不知情,暗示教廷中人阻礙教宗得知中國教會真相。今日甫坐下,他即表示自己多年來接觸大陸教會及羅馬教廷,有必要協助大眾明白真相:「真理是最寶貴的。」

他不點名批評,教廷內有人經驗豐富、見聞甚多,發表的言論卻與他所認知的事實不符:「今日,弱者就是教會內誠懇守著信仰,卻又不能發聲的人。所以我有責任,幫助弱勢的兄弟姊妹說真理。」

陳日君一再批評,教廷是迫地下教會走進鳥籠之中。

陳日君一再批評,教廷是迫地下教會走進鳥籠之中。

所謂的真理,有時或甚要將保密內容公諸於世。例如本周一(5日)他撰文,透露三年前與教宗方濟各私下會面內容,指教宗當時已認同大陸地上教會已是「裂教」。

如今他解釋,披露與教宗的私人對話,雖然會令教宗尷尬,但披露內容實質上是協助澄清,教廷的說法其實並非出自教宗口中,「現在教廷做了很多事,令我們兄弟很痛苦。若他們以為這些都是教宗想要的,是對教宗不公道。」

批協議下選舉、任命皆由政府控制

陳日君較早前透露,在中梵新框架協議之下,主教任命將會分為三步曲:第一步是「民主選舉」,第二步是「主教團任命」,第三步為「教宗批准」。不過他質疑協議聽起來很動聽,但實質上是將任命權交予中國。一旦簽署新協議,是進一步向中國政府投降:「協議是將教宗的權力,送了給政府、一個無信的政府。」

「大家都知道大陸很多東西是假的。吃的是假的,藥品是假的,新聞都是假的,而且很喜歡聽人講假話,不愛聽真話。」

於第一步的「民主選舉」,他質疑國內選舉都是受到操縱,根本難有所謂的民主選舉。而且民主選舉只是模糊的概念,不知誰人有資格參選:「民主選舉,肯定不是民主的,實際的辦法都不清楚」。

他指在目前的情況下,中梵雙方在主教任命互有妥協、讓步。但一旦推行新協議之下的「民主選舉」,即是真正地將權力交到中國政府手上,主教將會是由政府明正言順地選出。

第二步的「主教團任命」,陳日君質疑大陸的主教團「根本是假的」,主教團成員獲政府承認但沒有實權。他憶述自己曾在大陸教書,與其中一位大陸主教團副主席見面。對方向他證實,主教團的會議都是「政府話事」,成員之間並無討論,只能服從命令,「甚至幾個主教傾談一下,都會被(政府)問談了甚麼」。

陳日君又指,主教團都是與愛國會一同開會,並且由中國官員任主席,「所以選舉是政府控制,任命又是政府控制,這樣出來的名(主教人選),你估一下會不會好?」

至於最後一步「教宗批准」,陳日君質疑這制度下出來的人選,教宗必然難以接受,但卻未必有勇氣不斷否決。若果教宗不斷否決中方推舉的人選,就會被中方向世界宣告梵蒂岡不講道理,「十個名,一個都唔要,咁想要咩呀?」

指教宗欣賞中國文化 不了解中共

梵蒂岡宗座科學院院長索龍多主教近日接受媒體訪問,形容中國人是教會社會教義的「最佳執行者」,大讚中國一直在「捍衛人類尊嚴」,在氣候變化的領域上「承擔著別人已經放棄的道德領導」。他又稱曾到訪中國,發現國內沒有貧民區、沒有毒品,卻有積極正面的民族意識。

上述的言論是否反映教廷普遍想法,並阻礙教宗了解中國實際情況?陳日君坦言有可能:「聽教宗的講法,他是對中國很欣賞,年輕時已欣賞中國文化。我心裡想是誰的文化?千年文化?共產黨早就將之丟掉!現在唯一的文化就是馬克思主義文化,教宗知唔知?我估他不清楚。」

他又指教宗所熟悉的南美洲共產黨,是被逼害的好人,故教宗或自然地對共產黨有好感,但卻不了解中國的共產黨。他認為可能是教宗身旁的人將中共形容得很美好,「人有時容易相信,自己喜歡相信的事」。

「我現在大聲講,這樣的處理(中梵協議)是邪惡的,是違反我們信仰的!」陳日君此話說起來特別激動。

不過他坦言若教宗將來簽署了協議,基於教會原則他將不會再出言批評,「因為教會有原則,教會的最高領導是教宗……就算我心裡覺得教宗做錯了,都不會站出來抗議」。他笑言到時自己會退出江湖,不再出來發聲。

但他至今仍然有信心,教宗不會批准此等邪惡的協議:「我仍然抱著一線希望,希望教宗看到協議是不好的,希望他拒絕簽協議」。

正義是我們的責任

陳日君早前發表聲明,提到上月中曾親自到梵蒂岡向教宗陳情,稱共產黨正在制定更嚴厲的限制宗教自由的規定,但梵蒂岡卻祝福分裂者。結果教廷其後罕有地發表聲明,不點名批評陳日君的言論混淆視聽,教廷國務卿帕羅林受訪時則稱,目標是為達到教會合一,希望能在善意下持續與中國對話,如果有人因此被要求作出犧牲,亦是為了增進全體教會福祉,而非政治交換。

陳日君如今再次批評,帕羅林身為國務卿,卻用斷章取義的手段來欺騙別人,對此感到可惜。他指,帕羅林引用本篤十六世致中國天主教徒的信時,僅引述了一句「與合法的政權持續衝突並不能解決現存的問題」,卻不提接下來的一句「但同時,當政權不恰當地干涉教會的信仰和教律時,我們亦不能就此屈從」。

陳日君又引述本篤十六世該信指,「教會不能、也不應該代替國家。但同時,對於奮力爭取正義也不能、不應該置身事外」。

「正義是我們的責任,是所有人的責任。政府做了不公義的事,我們應該出來講話,教會應該出來奮鬥,爭取公義!」陳日君說。

梵蒂岡、台灣仍可保持另類關係

被問到中梵建交後,是否代表梵蒂岡將與台灣斷交。陳日君坦言台灣政府及主教都已有心理準備,中梵建交必定會放棄台灣。他認為這樣的做法有問題,將會令台灣人民覺得梵蒂岡不仁不義。

但他亦認為梵蒂岡及台灣仍然可以保持「另類關係」。他舉例指,美國與梵蒂岡建交的歷史不長,但雙方關係一直良好(註:兩地在1984年建交),「未必一定要有邦交才算好」。

中梵建交對香港教會又有何影響?陳日君擔心在一國兩制被侵蝕之下,香港將來都會有愛國會:「一國兩制漸漸被侵蝕,遲些香港變成一個大陸城市般,我們(香港)天主教都要有愛國會。」

「希望到時我已經去咗上面。」陳日君抬頭望天,無奈一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