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新任學聯副秘書長

2015/3/23 — 12:27

【文:朝雲】

王瀚樑(浸大),當選今屆學聯副秘書長。(學聯副秘書長人數不限一人)

問:學聯如何挽回傷痕累累的形象?

廣告

答:同學覺得沒有渠道了解,參與學聯事務,從而對學聯缺乏認受。希望將來無論是秘書處,還是院校代表,都要回到院校與同學溝通,邀請他們參與學聯事務。
學生會的「本土」就是學生,學生會的組織者必須走回學生之中,方有存在意義。

問:有沒有具體的改革方向?

廣告

答:例如之前搞罷課,是由上而下去動員。將來希望由學生去主導學聯的綱領。

問:學聯有些取向備受抨擊,例如六四、居港權等。將來會不會考慮,與支聯會、甘浩望神父劃清界線?

答:退出支聯會,或不再協助甘神父的居港權大學,從沒有原則上的問題,在乎院校常委們如何決定。過去我作為常委,知道學聯協助失去居港權人士的家屬,是因為他們本在終審法院勝訴,卻因釋法失去香港法治的裁決。現在同學的思潮或許已變,正好由院校常委反映出來。已經有修章提案,建議秘書處再無投票權。但在執行上我會考慮到,與支聯會割席後,我們能否一如慣例,藉六四晚會此場合,向群眾解釋學聯對六四的看法,及如何繼續抗爭。

右為黃嘉輝

右為黃嘉輝

黃嘉輝(中大),當選今屆學聯副秘書長。

問:去屆學聯深受新敗所累,連帶中大的社運傳統亦予人猜忌,被譏為「左膠聖地」。今屆學聯如何挽回學聯的形象?需不需要更加激來收復人心?

答:首先我從不認同「左膠」一類標籤。無論立場左中右,都支持命運自主,希望學聯檢討到具體的方向。

問:經常參與退聯論壇,留下一大印象,即使社運底子最深厚的中大,願意關心學生會與學聯事務的人,畢竟屬少數。

看到多數大學生,對學生會的前途,十九直行直過,不聞不問。學生會和學聯,從不是他們大學生活一部分。但到傘運大家都勇於出來,他們從未覺得授權給過學聯,卻驚覺學聯左右著決策,代表了他們。遂衍生「學聯不代表我」的風潮。學聯如何解決根本的認受性危機?

答:其中一大原因,是佔領時各大學生會,都全班人馬,全副心力留在佔領區,相比之下校園就像是真空狀態,少照顧同學感受。
要讓同學關心學生會和學聯,其實沒有捷徑,唯有深耕細作。將來如再有行動,務必要讓更多同學參與決策的討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