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訪美三人團的四大缺失

2019/3/28 — 19:55

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郭榮鏗(左二)及專業議政莫乃光(左一),以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左三)應邀出訪美國,在華盛頓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右三)。(郭榮鏗 facebook 圖片)

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郭榮鏗(左二)及專業議政莫乃光(左一),以及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左三)應邀出訪美國,在華盛頓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右三)。(郭榮鏗 facebook 圖片)

3 月 22 日,香港前政務司長陳方安生、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及莫乃光,一行三人,應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邀請訪問美國,與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等官員會面,其中陳方安生更獲美國副總統彭斯接見。他們三人表示支持一國兩制,聲稱這樣有利於香港利益與中美關係,也同時談及多項政治議題,包括特區政府擬訂逃犯送中條例、驅趕外國記者、阻斷民主發展、褫奪參選議員資格等。雙方均同意美國的《香港政策法》是否延續,跟一國兩制是否運作良好,以及自由、民主、法治是否獲得保障息息相關。

25 日,三人會晤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USCC),反映香港人權與法治問題,表示香港商業與科技都沒問題,香港與中國大陸不同之類,其實這些都是 USCC 早已知道的贅辭。USCC 甚至主動提出已對送中條例完全知情,深感憂慮。他們三人之後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演講及答問,討論送中條例、技術禁令、網絡自由、司法獨立、新聞自由等議題,也無新意,只是重申特首不真正代表香港人這一點比較清晰。

廣告

26 日,他們拜會美國眾議院議長民主黨籍佩洛西(Nancy Pelosi),喚起美國關注,機會相當難得。然而,陳方安生之後接受採訪時表示:「民主黨控制眾議院,所以日後會更加留意香港事務。」此言差矣。一是真假問題,二是偏袒某黨派(partisan)的問題。凡做任何公民外交,不偏不倚於到訪國的任何黨派(bipartisan)是首要的。Marco Rubio、Chris Smith 都是共和黨員,不是民主黨員。

綜觀他們三人這次在美國所講的大部分政治議題,美國當局早就瞭如指掌,他們其實不應浪費寶貴的會面時間。就在前一天,3 月 21 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2019 年香港政策法案報告》,涵蓋去年 5 月至今年 3 月的香港事務,決定延續《香港政策法》及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但卻同時批評中國干預與折損香港高度自治,以及特區政府傾向支持中國,從而加劇負面趨勢,尤其是在民主選舉、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等方面,具體例子包括民族黨禁、禁止講獨、驅逐馬凱、取消畫展、辱旗判囚、禁辱國歌、禁限入境、禁制參選等。對於這些事實,美國官員及議員不可能不知情,否則上述報告都是白寫的。三人與其老調重彈,不如衝出一國兩制論述框架,訴諸天賦人權,講出務實建言。在他們的言論當中,唯一比較有新意的,就是他們三人談到特區政府擬訂逃犯送中條例,令美國官員立即感受到可能威脅美國公民人身安全而且事態嚴重。這一方面,應記小功。

廣告

不過,整體而言,乏善可陳。我看完了這幾天的相關新聞,整體感覺可以用兩個詞語來形容:無聊、憤怒。恕我冒犯,但有些話還是要說清楚。如果香港的公民外交還是延續這種品質,只會換來中國訕笑、台灣恥笑、美國偷笑。吾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在中國極權的吞噬下,香港的政治人物如果還不猛然覺醒,還不釜底抽薪,還不細緻扣連與緊貼當地利益,進而提出具體可行而且對雙方都有利的實際建議,反而一味唱哀兵、講憂心、談道義、求同情,那麼再多的外訪都是徒然。打卡握手大合照,一切都不會有任何改變。他們宜面對以下四大缺失,深刻反省。

一、他們三人這次尚未談及美國應該盡快制訂與實施香港版《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亦即《香港人權及民主法》,務求在入境、資產、簽證等各方面,全面制裁香港涉事問責高官、選舉主任及其家屬,並且把上述法案的審議順序排前,力求在本屆國會會期內獲得通過。如果他們不主打這一點,究竟他們去見美國副總統及一眾官員,意義何在?難道只是再次提醒美國要持續關心香港?講或不講,美國不是每年都在撰寫調查報告,甚至將會有重大事件不定期報告嗎?美國關心香港是出於美國國家利益,美國講清楚了方略;香港人關心香港是出於香港人的利益,他們三人講清楚方略了嗎?

二、他們三人沒有如實反映香港新世代要求自決或獨立的呼聲。他們根本不用表示認同與否。陳太甚至在美國傳統基金會演講中,把心中有團火與勇敢的年輕抗爭者歸結為特別「需要維持一國兩制的承諾」,甚至表示「香港將永遠不會是獨立主權國家」。此言大謬,她如何能夠預知未來而鐵齒至此?向中國搖尾,可獨善其身?他們只顧表示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一國兩制要好好維持,就以為美國官員會心悅誠服、同心同德。殊不知彭斯可能暗想:「為甚麼美國當年十三州不與英國維持好一國兩制,同文同種卻要宣佈獨立?」不理會香港新世代的民意,就根本無法掌握未來香港民意變化,也無法體會到中港文明及制度矛盾總爆發的決戰時刻實不遠矣!

三、三人只是引述 USCC 極憂慮香港自由民主發展,預告下次報告會把「紅線」列清楚,但卻連美國未來會取消《香港政策法》與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具體判斷標準,都不嘗試打聽、查明、討論,也不以具體例子(例如送中條例、23 條立法)來設問美國當局:會否因此而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如果他們問了,美國不答,不怪他們。他們不問,令人大惑。顯然,他們不希望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但卻反覆痛陳香港淪落,這樣要美國如何是好?是否香港如何淪落,美國也不應取消?能講出一套決裂的客觀標準嗎?他們就連「應考慮將送中條例視為紅線」也沒有講清楚。如不求切實影響美國政策,此行意義何在?

四、如果是我,我會這樣為會面定調:「在中國銳實力統戰滲透下,香港是中美角力的戰地前線(這一點郭榮鏗有講出來)。舉凡選舉、公民社會、法治、經濟、新聞、教育、宗教等人權與自由問題,香港問題重重。如果美國不行動,就會變成:昨日西藏,今日香港,明日台灣,後日美國!研究香港,救助香港,才能把脈美國,振興美國!中美貿易戰正酣,香港人(紅色資本除外)不會選擇站在獨裁的一邊,而是會選擇站在自由的一邊,拒當中國製造 2025 的白手套,拒絕知識產權盜竊及強制轉移技術。政府不做,公民做。香港公民團體有興趣加入或列席印太民主治理諮商機制,壯大香港本土民主力量。美國需要不沉的航空母艦台灣,也需要登陸艦香港,針對極權中國。香港人擁抱人權自由,要求命運自主。盼與美國並肩同行,遏止中國全球霸權。」他們三人這次有說過類似的話嗎?如果他們仍然盼望跟納粹中國懇談共舞,最後恐怕狼藉道上,至死不悟。李柱銘和陳方安生的舊思維和舊時代已成過去,香港人不應繼續戀棧,必須認清形勢,既要務實,也要進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