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獨立調查委員會ㅤ李國能建言的粗疏之處

2019/7/10 — 18:23

李國能(資料圖片)

李國能(資料圖片)

【文:腸】

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昨天(7 月 9 日)在《明報》《南華早報》刊登的〈建言〉有不少可取之處,但最涉及法律角度的第 3 和 10 段,反而不幸地內容粗疏,更無任何深入分析,實在可惜。

譬如李先生在第 3 段提議,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如被判罪成,「法庭應考慮具阻嚇力的刑罰」。然而,正如我在之前的文章中解釋,普通法和人權法案件在過去兩年已多番確認,在示威期間發生、但不涉人身傷害的犯罪行為,判刑時必須以示威自由為核心考慮,並盡量避免判處監禁式刑罰。

廣告

至於行政長官決定特赦與否,是《基本法》下行政權力的體現。在普通法制度中,酌情權必然並非絕對,而是須受行政法約束,尤其是行使權力前必須充分考慮所有有關因素,並確保法律背後的目的得以實現。就特赦權而言,

「… 須顧及《基本法》整體的憲制設計。因此,行政長官按《基本法》第 48 條享有的職權並非不受限制的個人特權,而是必須嚴格依照《基本法》憲制設計的目的 — 尤其是《基本法》第 4 及 11 條所指有關依法保障居民的權利和自由的目的 - 行使的行政權力。執行香港法律和赦免罪犯的職權,正受此原則規範,如其行使涉及歧視或沒有充分考慮所有有關因素,即為越權。」(參考)

廣告

換言之,特赦與否的問題,某程度關乎人權保障。警察代表政府執法,並非行使人權,邏輯上並無「基於平等原則,特赦也會適用於警務人員」的道理。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