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許智峯:在制度以外發聲抗議,是最後可做的事

2015/4/29 — 13:17

【文:許智峯】

(編按:民主黨中西區區議員許智峯早前因抗議區議會黑箱通過洗腦撥款,在區議會上被警員和保安枱走,及後反被控告襲擊保安,昨日獲判無罪。許事先準備陳辭,指若被判罪成,就會向法官說出下列的話,他昨晚就在其Facebook公開全文。)

法官閣下:

廣告

今天我選擇不以大律師代表,希望親自陳述我想講的說話,是因為有些想法、理念,我認為大律師未必可清楚表達。我希望可透過我親自解釋,比法官閣下你考慮。

剛才已聽到法官閣下你的判詞,我會尊重法庭的裁決。我從來不是個不守規則、漠視法紀的人,這是第一點我希望法官閣下你考慮的。在我做議員之前,刑事的定罪對我來說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我絕不會做違法的事,亦無犯罪紀錄。但做議員後,有機會比我看得更清楚,社會上有些法律、政策,是極不公義的,例如在這本案件中,容許區議會議員的利益衝突,驅逐採訪記者的政策,我認為我是有社會責任發聲抗議的。當然法庭可以質疑衝突的抗議方式,但我亦希望法庭考慮,當制度、程序本身亦不公義時,我作為議員,連開會投反對票的機會也沒有。所以,希望法庭可明白,在制度以外發聲抗議,已是最後可做的事。

廣告

第二點我希望法官閣下可考慮的,是事件對社會的正面影響。今次的議會抗議行動,社會上普遍的輿論是肯定的、支持的,因為客觀上,事件暴露了區議會濫用市民公帑的陰暗面。因應事件引起的輿論,南區區議會、北區區議會、中西區區議會已先後作出檢討,改善議員利益衝突的申報機制,而南區及北區區議會更已通過該等檢討建議,落實執行。可見這次抗議行動,對社會是有正面影響的。

至於事件中有人受傷,包括保安員及我自己,是我不想見到的,亦是我意料之外。由我從政的第一日,直到現在,我都崇尚、緊守和平非暴力的原則。我心裡面非常清楚,我要抗議的是不公義的制度,並非保安員本身,而就我所見,保安員亦只是盡本份,聽命於上司而已。這次的抗議行動中有人受傷,或違反法律,並不是我的原意,這是第三點我希望法庭考慮的。

最後,作為一個基督徒,若干犯了地上的律法,我甘於接受法庭的懲罰。但我沒有做天父不喜悅的事,我知道上帝的公義一定會在我們的心中。我知道事件令不少街坊市民,及我的家人擔心,最後我只希望法官閣下的判罰,不會太影響到我繼續服務市民,及令家人太憂慮。

法官閣下,我謹此陳詞,希望你可考慮以上要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