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詩的悼念:當城市蒼老的時候

2017/7/1 — 11:15

Photo by 洛楓 ©2014雨傘運動現場

Photo by 洛楓 ©2014雨傘運動現場

二十年前香港「九七主權移交」的日子,我在做些甚麼?1997年6月30日晚上我在中環遊蕩,從蘭桂坊一直走到立法會大樓,從殖民地走入中國大陸治權的蒞臨。那時候,皇后像廣場附近佈滿非常庸俗、金色和紅色的龍鳳呈祥裝飾,立法會大樓外面有政治論辯的廣播,瞬間我明白,我和身邊的人,以及這個城市從此走上不一樣的命途。1997年7月1日我寫了〈當城市蒼老的時候〉,以詩的形式悼念失去的歲月、消逝的青春與感情,還有不再年輕的城市,「死亡」的陰影從這個歷史開始,2003年到達高峰,所謂「回歸」原來是一個求生的過程,跟各種言論、自由、人權消失的掙扎,struggle for survival!如果生命還有下個十年,自我的命運將會如何?城市將歸還一個怎樣的面貌?我能看得見嗎?

當這個城市開始蒼老
我們還可以年輕多久?

回歸的晚上
到處是煙花的幻影
散落於城市每一張臉孔
浮游、明滅而零零瑣瑣
幽冷的你陪著蒼白的我走過
一段蜿長、曲折而傾斜的路
催促的車聲、沸騰的人群
喀嚓喀嚓從身邊掠過
猶如失落的煙火
把美豔的繁華都拖在背後
…………………………

廣告

午夜十二時過後
聽說是另一個時代的開始
路邊有打翻的酒瓶
碎裂的玻璃折射幽暗的綠光
我們停步、回頭
搜尋來時的風景
空空洞洞的風颳起無處歸落的髮梢
靠近你的身旁
聽醉漢的歌聲寥落一條黑漆的冷巷
熱鬧在街的另一頭響起
我們該如何走過這世紀的路程?

世紀的旅程
以節目的嘉年華開始
豔紅、輝煌而喜氣洋洋
有人穿起了民族的服飾舞動一條
還未睡醒的金龍有人拉起了咿啞的胡琴奏出
吞吞吐吐的樂章有人搭起了白色的舞台
以笨重的身軀疊起團結的圖案
但今夜你穿了疲倦的黑衣
臉上遺失了歡愉的表情是因為
不習慣璀燦的氣氛還是
太慣於靜默的表達?

廣告

聚滿人群的廣場我們走過
一座新近矗立水中的亭園
朱紅的飛簷勾起了歷史與文化
抽象的括弧
立法局大樓洶湧傳來
米高風擴大了的論辯
離開圍觀的鎂光燈我們繞著大樓
走了一個圈子
不是為了悼念即將隱沒的圓柱與拱廊
祇是微雨的昏夜我們無從躲閃
翳悶混濁的空氣
我們仰視樓頂女神手持的天秤
侷促地呼吸下一個世紀的夜空
閃電藏於天的右邊
燈火與歌聲盛放於左邊
企立在曖昧的中央地帶
我祇想抓緊一個實在的身影
你低頭看我
我轉頭去看八面玲瓏的燈飾
相反相成的人潮裏
我倆單薄如落在地上的雨花

雨花越織越大
道路與睡意漸漸傾斜
側著肩膊看你濃密的眉毛
問你能否讓我知道:
當我們開始蒼老
這個城市還可以年輕多久?

——©洛楓:當城市蒼老的時候 (節錄) 1.7.1997

Photo by 洛楓 ©2014雨傘運動現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