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詹德隆:我們要以行動捍衛香港舊有的生活方式

2016/1/29 — 6:32

詹德隆(左)。圖片來源:公民實踐培育基金

詹德隆(左)。圖片來源:公民實踐培育基金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按:

本文屬「點燃集」人物訪談系列。系列於今年一月起揭開序幕,我們希望透過香港一些知名大人物、身邊你我他的小故事,試圖將香港這本難讀的書,從不同角度解讀一下。在這樣一個謊言充斥的年代,我們希望,在真話未被完全消滅之前,盡力記下香港人的事,讓我們過去引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得以傳承下去。

詹德隆,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四十歲以上的一代,會知道他是一位資深傳媒人、《中通外直》的作者,或者是電台節目「聽歌學英文」的主持人,多年來游走於文化和傳媒界之間。然而,大多數80、90後年輕人對他的印象卻始於去年九月,這位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在港大畢業生議會特別會員大會上,笑說「支持十大院長聲明校友組」發言人彭泓基在發言時將sheet 讀成shit,才讓新一代重新認識這位英語專家。

作為1967年港大學生會會長、香港最高學府的知識份子領袖,詹德隆見證了香港六七暴動的火紅年代,並走過八十年代經濟起飛及民主運動的冒起、香港回歸問題,直到九七後至今的種種時局變化。對於昔日殖民地政府的施政作風,跟目前特區政府作比照,他自有一套獨特的見解。

廣告

「為什麼港英政府百多年來也沒有賦予香港民主,但現在由港人治港,卻偏偏民間的怨氣比以前殖民地時代更大?因為以前雖然沒有民主,但勝在有自由,有行之有效的諮詢制度,而且政府決策人有學問和教養,很多時在制訂政策前會有充份的諮詢,令決策比較聰明穩妥,這對於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十分重要。那時所奉行的一套跟新加坡相似,同樣是"Meritocracy",能者當之。」

我們嘗試把鏡頭拉回來,聚焦一下目前香港的形勢。為何愈來愈多香港人懷緬殖民地時代?「本土化」的論述愈來愈有市場?事實上,回歸十七年來香港在特區政府的管治下,荒誕之事幾乎每日上演,香港大學的大學自主和「學術自由」受到威脅、銅鑼灣書店事件令港人對「人身自由」的保障存疑,還有選擇性執法、謊言假話充斥等......香港重要的核心價值如法治、自由、資訊透明等每根支柱都開始出現裂縫,未知道何時會倒塌下來。香港朝著愈來愈壞的方向改變,我們怎樣才可以守護這個家?

廣告

詹德隆引用了Henry Kissinger的一句話說:“Order should not have priority over freedom. But the affirmation of freedom should be elevated from a mood to a strategy.” *

「如果我們想要有自由,就要以自己的行動去爭取,首先是捍衛我們的核心價值。核心價值看似是一個抽象的概念,但實際上就是關乎香港人的生活方式、一個自由的環境──有新聞、創作和學術自由的空間。如果有一天當我們發現所有報章的新聞和論調都一樣,便證明這個城市的新聞自由已死,被赤祼祼的權力改變了大家的生活方式。我們就是要捍衛這些舊有的生活方式和價值。」

七八十年代足跡遍及不同媒體的詹德隆,似乎在大眾目光下沉寂了一段時間。2014年底,他與幾位志同道合的友人創辦「公民實踐培育基金」,並當上基金會主席,目的就是希望能夠為守護香港的核心價值盡一分力,告訴公眾哪些是這個城市不可動搖的基石。

其實自2014年雨傘運動過後,坊間有不同的組織走出來,如在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就有不少年輕新面孔出現。這些新的公民力量可不可以為這個城市帶來新的局面?

「雨傘運動正正代表年青一代的聲音,他們在過去十幾年對香港政府的施政十分失望,因此自覺有發聲的需要。其實類似現像不止在香港出現,世界上好多地方的領導人都出現年輕化,新一代開始踏上政治舞台,如英國首相David Cameron、意大利總理Matteo Renzi等都是四十來歲上任,這是一個"generational change"。」

「新一代從政者比較理想先行,堅持獨立自主,不喜歡組織化,不會跟一套路線走。他們寧願在建制外發聲,對政府表達不滿,但無意參與。如果是以前,政府看到這麼多人不滿時,會嘗試想辦法減少他們的怨氣,但現今政府可能只會相反,手段更高壓。」

詹德隆強調,他個人無意從政,創辦「公民實踐培育基金」的目的也是希望鼓勵每個人、特別是年輕人出一分力去捍衛香港的繁榮基柱。在港大校委一事中,他曾經帶頭呼籲校友投票支持陳文敏,捍衛大學自主,並在這個關鍵時期舉辦「學術自由」論壇,他認為這是刻不容緩的事。

「學術自由最重要是獨立思考。如以歐洲的歷史為例,當中最重要的案件是科學家伽利略因力陳地球是繞着太陽轉動,有違當時羅馬教廷的教條,因而遭受審判。然而,教授和科學家的使命正是追求真理、推動社會前進,若他們的學術自由一旦受到限制,沒有天馬行空的土壤給他們去構思新理論、新發明,就等如宣判學術自由的死亡,整個城市也會變成一個停滯不前,不會進步的社會。」

學術自由並不只是象牙塔內的事。事實上,正如吳靄儀在「學術自由」論壇上一矢中的指出,香港現時面對的問題是多個核心價值都備受威脅。如何守護我城環環相扣的核心價值,確保香港繼續繁榮,才是刻下最重要的課題。

 

後記:詹德隆先生給人一種英國紳士的感覺。他鑒古知今,對中外歴史、環球經濟、政治文化都貫通了解,好像世事都被他看破了。作為後輩,與他談話實在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尤其是當社會上愈來愈多殿堂級人物,如高官、名醫和校長等都可以顛倒黑白,撕破了臉皮說假話,更覺得一個有份量的人肯走出來說真話、無條件做對香港好的事,實在難得,亦贏得別人的尊敬。

撰文:容子晴

 

* Henry Kissinger 2014, World Order: Reflections on the Character of Nations and the Course of History

公民實踐培育基金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