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同中國之難

2016/11/17 — 18:52

上海商貿區(資料圖片)

上海商貿區(資料圖片)

【文:羅慶文】

中共人大釋法,取消梁頌恆和游蕙禎議員資格,事緣兩位以「支那」發音China,本不過可被當做耳誤之事,竟引來渲染大波,原來支那一詞,如此刺激中國人之神經,這就說明,被日本侵略的國恥,和振興中華的願望,在這庸俗時代,仍具有相當感召力。

譴責梁和游的人們,認為兩位竟不愛國,實屬漢奸行為。但筆者卻有不同看法,認為梁和游,恰恰是太愛國,所以難忍不以支那稱呼中國。

廣告

回想一下,香港人對大陸人的厭惡,幾乎與大陸國勢強盛同步進行,大陸國勢越強,香港人對大陸人越增厭惡。大部分香港人認為,是因為大陸人大舉湧入香港,強占香港資源,又見他們種種粗魯不雅之舉,所以招致厭惡。但有些大陸網民則反駁,直指香港人看不慣大陸崛起,自卑心作祟,抱著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的心理,無故謾罵大陸人。

筆者認為,以上兩造意見,固然各有其合情合理之處,但無法解釋為何香港人不欲認同中國之原因。

廣告

先看香港人說法,大陸人大舉湧入香港來占香港資源,但其實香港人也可湧入大陸去占大陸資源,畢竟香港人有英文優勢又具國際視野,不難在大陸找到高薪工作,大陸人固然熱炒香港房地產,但香港人亦可熱炒大陸房地產,本可以如此打平,但香港人卻不願如此觀,可見問題是「大陸人想來香港」,但「香港人不想去大陸」。而見大陸人粗魯不雅,其實早在香港回歸以前,便屢見不鮮,本已是常識,見大陸人粗魯不雅根本不值一提,值得一提的是大陸人竟有禮貌文雅之舉,可是香港人卻不提大陸人之素質漸有長進,只抓住最不堪的一面來說事,可見並不是「大陸人之粗魯使香港人感到厭惡」,而是「香港人早就討厭大陸人,所以只愿看大陸人最不堪的一面」。

再看大陸人說法,他們指香港人自卑看不慣大陸崛起,固然妒忌之心,人皆有之,但是再怎麼妒忌,也不該影響到認同與否。就像有兄弟二人,哥哥大富大貴,弟弟一窮二白,但弟弟再怎麼妒忌哥哥,也不會心裡大叫「他不是我哥哥!」,頂多只大叫「我真討厭哥哥!」問題還是一樣,早在香港人妒忌大陸之前,香港人已不認同大陸,大陸之好,只是讓香港人越加厭惡而已,並不是大陸之好使香港人不欲認同。

可見,要知道香港人為何不欲認同大陸之原因,資源問題、大陸人之素質、香港人之自卑心,皆不是「因」,而是「果」。

通常而言,不欲認同必定是因為有所不一樣,那麼香港與大陸最不一樣之處何在?顯然就是大陸有「中共」,香港沒有。筆者認為,香港一系列抗拒中央之舉,其實是抗拒中共,而香港人先是不認同中共,而中共佔有地理上之中國,又以種種文宣自言自己代表文化中國,在對台灣打壓下,又使得所謂「中國」就表示「中共之中國」,而不能表示「台灣之中國」,故此在語言表述上,香港人乾脆直言「我不認同中國」,而懶得費舌言「我不認同中共之中國」。

但香港人之懶得費舌,也是情有可原,因為大多數大陸人,不管他們如何文雅有禮,聰明有識,一言及「中國」,就是指「中共之中國」,而不會指「傳統之中國」,或「台灣之中國」,或「理想之中國」,也就因此,所謂「中國」在普遍用法上,即等於「中共之中國」,香港人當然再懶得費舌解釋了。

因為中國是中共之中國,所以中國國勢日強,就越令人擔憂恐懼,故也難怪香港人反中情緒與日俱增。中共是宮崎駿動畫《神隱少女》裡面的「無臉男」,既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共產主義,也不是先進思想代表,也不是中華文化的復興者,中共什麼都不是,沒有定義可言,只是掌握了極大資源的慾望之化身,慾望是什麼思想主義都定義不了的,就只是一個無臉男。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共可以自稱自己是共產主義代表,但又行最惡劣之資本主義,因為它既然「什麼都不是」,那也就能「什麼都是」。

故此,中共之存在,不只是令香港人反感,也令全世界反感,因為它是與普遍價值或人性正道背反的存在,它的強大證明了一件事,「人是可以不講道義人權而活下去,甚至變得強大的,只要有錢有力,道義人權是沒有任何實質意義的」。

所以,香港人不認同中國,是因為不認同中共,不認同中共,是因為自己已經先認同普世價值或人性正道。中國越強大,對於普遍價值或人性正道的衝擊就越大,香港人要守護自己身為人之尊嚴認同的價值的緊張感也就越大,那對於中國的反抗也就越大。

當大陸人越叫囂中華民族復興,也就意味要中共越能橫霸世界,給香港人,還有台灣人,甚至全世界不是從中共出走的華人,都感到害怕和噁心,這是對自身一直相信的價值的威脅。

如果我們還記得,曾經的中國是講仁義道德的,那麼我們應該諒解梁頌恆和游蕙禎,他們是太愛中國,所以才不願認同中國。

 

作者簡介:中國某高校博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