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認真而嚴肅的反思應該要開始

2015/9/4 — 12:17

【貌似迷惘・自我提醒快點動筆】

經常想落筆卻會埋手去處理其他事,逃避是運動創傷後遺症之一。

但為了不要浪費雨傘運動的價值及對香港民主運動的啟示,使寶貴的財產淪為垃圾,認真而嚴肅的反思應該要開始,這需要運動參與者,尤其是組織者自己執筆,抽絲剝繭地剖析自己,去看到底我們帶著一種什麼樣的文化思維去參與運動,又受著怎樣的歷史格局影響(所以,大家應該要寫文鳥)。五十七屆學聯同學一直在約運動反思會,縱使進度是如蝸牛般前行,也有許多片尤如撞正白牆的記憶,一些朋友更是依然在運動後重傷區。

廣告

但無論如何,這需要一波又一波擴散開去的公共討論與互相衝擊,甚至可能長達數個月的討論⋯

腦裡不少想法盤旋腦內,而愈次發覺他們與過往的香港社會發展根本脫不了勾。這又更加逼使我們需要回到許多未認真檢閱的歷史過去。

廣告

如果運動組織者同樣沉浸在「雨傘運動重來,你會否做A不做B?其他團體應否做A不做B?為什麼做A不做B?」,單純的策略討論,墜入出Yes or No似乎是十分自我設限的反思,也無助個人及社會從低谷與迷惘中走出來。但更多近來浮現的以下問題,需求通力合作,不斷深入,才可使沮喪與憤怒的社會情緒轉化成社會力量。

到底運動組織者帶著什麼樣的香港未來想像去推動運動?

運動組織者又怎樣理解當下的城市格局與未來?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自己及自己的角色?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自己與群眾的關係?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群眾/其他人如何理解此問題以外的其他問題?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決策、參與與組織方法?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運動前、中、後的衝突?

運動組織者怎樣理解運動前、中、後所謂的困局成因與未來出路?

世界格局、地區格局、中國因素、政運、民運、社運、學運、城市在過往數百年,怎樣互為影響,拉扯成香港今天狀況?

香港的問題有本土面向,有中港面向,有亞洲面向,也有全球面向。不斷Zoom in zoom out從多個角度理解不同時代社會事件的發生,才能看到歷史是怎樣推進。政運、民運、社運、學運、城市文化如何進進退退、或保守或開放。這從來並非打倒萬惡的中共就可以解決問題。中共的存在,也實在要多謝世界各國基於既有政經秩序利益的寬容與厚愛。而香港的問題,似乎存在更複雜的互動。當社會存在著嘲笑中國人民族性的聲音,如果民族性是文化,香港人的民族性又是什麼?我們的「民族性」,折射了一種什麼樣的公民態度?

在公共層面展開更深入的反思與討論,確實是刻不容緩。個人的思考,一定有所不足及局限,並且需要在公共層面作更多元的處理,才能為所謂乾渴的政治思想狀態,多提供一點甘露。

生哥(編按:羅永生)昨天在論壇補充七十年代四人幫倒台後,國粹與社會派的鬥爭戛然而止。革命與改良的爭端消失,改良派佔上風,進入基層民主運動,但八十年代末開始的選舉政治、六四屠城又促使民間各走各路,或繼續嘗試推進社會運動,或只仰賴走進議會,卻被後來的發展促使其反過來為選舉所綁架,形成今天。當中的心路歷程與具體的歷史還原,透視當時的政運、民運、社運、學運文化及城市想像,以其他們如何與世界格局、地區格局、中國因素不同層面的政治社會力量互為影響,似乎也是繼續推進民主運動的一些珍貴資源。

歷史的空白,須要我們帶著尊重及自省的眼界回到過去,避免自我膨脹與極端貶抑,是一個極度困難但同時又極之需要的視角與態度。

九月三感謝有關當局所謂的抗戰放假,整天在外,間有收獲。謝謝促成論壇與互相交流的每一位。

閱兵的荒謬,讓人婉惜戰爭完全無法讓人汲取教訓。

但中港大戰中折射的政治社會情緒,同是教人不安多於興奮。

事情多的是,忙到_ _,但要繼續努力。

共勉共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