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誠心祝福梁天琦

2016/7/31 — 13:09

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梁天琦,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袁天佑牧師】

想了很久,要不要寫下下列的文字,但對政府強權的無理,心中實無法接受。

法院日前拒絕提早處理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提出對參選確認書進行司法覆核,梁於七月二十八日決定妥協簽署確認書,並向選管會發出律師信,表明不會繼續主張和推動港獨。他被記者追問,是否繼續支持港獨,他拒作評論,但坦言現時覺得「手段唔及目標重要」,所以決定妥協,目標是當選議員,代表社會上無人代表的人。從電視新聞看到梁的樣子,我不知怎樣去描述,因為真的不知道他內心感受如何。但明顯的,他面容上沒有表現出參選立法會的雀躍,因為不知道就算妥協,是否可以獲得參選批准。

廣告

梁的行動,引來不少人的反對,指他「無政治道德」。 但我們值得想想,有甚麼原因令一位剛二十歲出頭的青年人要作出這「忍辱負重」的選擇?

一,是因他提出「港獨」?

廣告

根據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最近一次調查結果,雖然大部份港人都不贊成香港獨立,但贊成者仍有17%,而在15至24歲的年青人中竟佔四成。 這數字顯示出梁的主張不是沒有支持者。所以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質疑梁的港獨主張有沒有問過香港市民,這質疑是沒有道理的。反之,不少香港人會問:「香港人命運的所有事情,中共從來沒有問過香港市民,香港前途談判轉移主權,沒有問過香港市民;起草《基本法》,沒有問過香港市民;人大釋法、8.31決定,沒有問過香港市民;范太之成為港區人大並貴為人大常委,也沒有問過香港市民……。」 除了香港事沒有問過香港市民,近數年,香港人看見中國內地政府對人權和法治的踐踏,而香港的一國兩制不斷受到中央政府所破壞和控制,特別是不久前發生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央的手已毫無忌憚的插進香港。

甚麼是「港獨」?相信贊成者也未必認為是要香港獨立成為「香港國」。港獨主張只是表達出《基本法》中所定下「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對人權的尊重,對言論自由的珍惜,對法治精神的體現。這有錯誤嗎?

二,是他不擁護《基本法》和不效忠特區政府?

立法會議員要宣誓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政府,但怎樣才算是擁護和效忠?特區政府於二零零四年定立新例限定新移民須居港七年,才符合申請綜援資格,但終審法院於二零一三年依據《基本法》第三十六條裁定特區政府違反規定。該條例指明:「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條文沒有居港年期限制。《基本法》在制定時,與現今社會情況不同,時間過去,昔日的條文變得混沌不清,但又無從修改。當問題出現時,政府便透過「人大釋法」去扭撗折曲,強行改變文字的意義。這是擁護《基本法》嗎?特區政府施政屢屢失效,效忠是否表示無論怎樣,也要支持政府無理的施政?是次選舉後的選舉請呈,政府敗訴後提出釋法,是很可能的一回事。

對《基本法》和特區政府提出反對的意見,並不表示不擁護,不效忠。立法會議員最終要擁護的不是死板的條文和政府官員,而是香港的市民。

三,是他的勇武和暴力?

梁的名字叫人想起今年年初二旺角的騷亂事件。他已被控動亂罪,案件仍在排期審訊。我個人不贊成使用暴力。假若示威者使用武力,政府還可以用警棍、水砲車、胡椒彈等對付。但政府使用建制的暴力,誰去抵擋他們?立法會由於不公平的選舉制度,不但無法監察政府的施政,建制的議員成為政府的應聲蟲,形成了議會的暴力。今次要求參選人士簽署確認書,實在是行政覇道,看不出有甚麼法理依據。提出「港獨」是言論自由,假若政府認為參選人行為違反《基本法》,可以向法庭提出檢控,而非由政府官員去裁定。當然被否決參選的人可以提出司法覆核和選舉呈請,但已是選舉後的事,而且需時。這種建制的暴力,比石頭磚塊更可怕,因為沒有任何武器可以制止。

政府突然在選舉進行前提出確認書,而事後眾多泛民不簽署確認書仍可獲提名有效,目的就是要針對幾位主張港獨的參選人,特別是梁天琦。他曾於二月時參與上一屆立法會新界東補選,也提出港獨,但政府並沒有取消其選舉資格。原因明顯是政府知道他不會當選,只是多了他,可分薄楊岳橋的票,希望建制派候選人當選,只可惜不能得逞。今次選舉,梁入選進入立法會機會甚大,為阻止他,於是設計這不合理的確認書。所以假若梁堅持不簽或表明推動港獨,正好墮入他們的陷井中。梁作出的決定,並不是「無政治道德」,真正沒有道德的,是特區政府。梁能有機會進入立法會,在內抗爭,總比在外用勇武暴力更好。

作為宗教人士,我一直避免公開主張支持誰,只是多鼓勵信眾積極關心社會事務,每個人都要憑自己的認知去作出投票的選擇。但今次寫這分享,目的只有這幾點:

一,盼望非建制人士不要攻擊梁的決定。雖然各人有不同政見,選舉也是一場爭奪戰,但在此時刻,非建制人士更應團結,彼此尊重,而非對立。不用攻擊,挖黑材料,各人盡力爭取選民支持,這才是真正民主的體驗。

二,不單是梁,也表達對有意參選的年青人一點支持。我不是新界東的選民,不能直接投票給他,我也不同意他一些政見。但對於年青人,敢於挑戰不合理的權威,有智慧的在堅持與妥協中間作出合宜的抉擇,我深表支持。「手段唔比目標重要」,當然這句說話不完全正確,但假若手段不是不道德,不合法,有時作出妥協,並不是不道德的抉擇。

寫稿之時,仍不知道梁的提名是否會被確定有效,但深深祝願他能成功進入立法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