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說好了的「換人換制度」呢?

2017/3/7 — 16:53

林鄭月娥、胡國興、曾俊華

林鄭月娥、胡國興、曾俊華

【文:陳元敬(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

特首選舉的提名期結束,除了早已得到足夠提名票的林鄭月娥外,非建制陣營亦成功推胡國興曾俊華入閘,取得所謂的「階段勝利」。三個多月的選委生涯剩下兩星期多,是適當時候作「階段性」總結及思考投票意向。

本人是一名註冊園境師,團隊內五人全數來自同一個專業。我們從來未參與過任何政治選舉或助選,今次決定參選選委,因為我們相信政制改革對香港至為重要。香港一天沒有普選,社會只會繼續撕裂,公義難以彰顯,特首認受性不足,施政亦只會越來越困難。其次是希望社會及未來特首多一點認識園境建築對城市發展的重要性(在此不詳述)。兩者並沒有衝突,但當不同候選人在政制議題和界別議題互有長短的情況下,我們會把政制議題放在界別議題之前。觀乎選委選舉結果,似乎界別選民亦認同這個方向。

廣告

當初應邀加入民主300+是因為他們擁抱的三大原則,包括反對梁振英連任,落實雙普選,和守護香港核心價值。我們團隊選舉時則主張落實雙普選,展開2047前途談判,以及捍衛法治及司法獨立。我們不認同ABC (Anyone But CY),因為我們期望的是制度上的改變。不過我們也不支持梁振英連任,而「守護香港核心價值」和我們主張的「捍衛法治及司法獨立」亦相當吻合,所以我們認為民主300+的三大原則跟我們的主張並無衝突。

還記得當梁振英決定不連任後,非建制陣營馬上把口號改為「換人換制度」,我當時認為這比原有的(即反對梁振英連任)更好,反而驚呀有不少人為梁振英不連任而興高采烈。香港人不喜歡梁振英,但只要一日制度不改變,還是可以選出第二個第三個梁振英。不久林鄭月娥(林太)宣布參選,一般認為她若然當選將會是梁振英管治風格的延續。

廣告

無政治背景,自然沒有政治包袱。對於四名主要參選人,我期望跟每一位都可以會面,通過其政綱和討論過程作出評價和比較。在提名期間會見了其中的三位,只有林太一位,雖然我們早於二月初便主動要求約見,至今仍未有着落,對此我表示非常失望。我們團隊的提名票,最後全數給予胡國興先生(胡官),原因是他的政綱是四人當中最接近我們的主張。他是第一位參選人承諾重啟政改,亦是唯一一位在政綱內具體說明如何在831框架以外尋求最大民主化的政制改革。除此之外,他主張的「先政改後23」,為基本法22條立法,收回每日150個單程證移民的部份審批權等,可行與否,都足見他事事以香港人角度出發。(跟曾俊華和葉劉淑儀會面,主要談及政制改革,房屋土地,和園境建築,內容重點載在我們的版面上,在此不詳述。)

反而不得不提葉太,因為跟她會面後令我們對她改觀。記得我們在2月15日才跟她辦公室聯絡上,但我們打算在2月18日決定提名意向,之間只有兩天半時間,誰知她馬上回覆約2月17號晚,當日她的日程已排滿了,晚上趕回灣仔競選辦公室,連晚飯也未吃便跟我們一直談到10時半。當然她希望得到我們的提名票,但當晚的討論過程,顯出她的幹練,熟書,認真,而且沒有因為選票而隨便作出承諾。我們向她講述香港需要展開「全港性園境策略研究」,以解決現時城市發展中對環境資源,公共空間設計規劃等的不協調,她坦言對此不熟悉,要回去研究。我們沒有想過,葉太後來於2月24日(會面後一星期)發表他的政綱第三版本,當中新增的17項政綱裏面竟包括了「制定園境策略」,其餘16項亦涵蓋了多個界別關注的議題,例如本人亦非常關注的兒童友善政策。這證明她並非信口開河,真的在短時間內盡力吸收各界提供的意見,再白紙黑字反映在她的政綱。反觀曾生早在二月中已承諾不作前設下重啟政改諮詢,但面對民主派選委要求把該承諾寫進政綱時,卻以「時間不足」為理由拒絕。

本人仍未決定投票意向,但就坊間對現在三位候選人的主流見解都不太認同。例如有認為胡官當選無望,入閘「𠝹」票,甚至有說他是「鬼」,是協助林鄭當選的。亦有評論認為曾俊華才是習近平屬意的那一位,林鄭出選只是煙幕,目的為瓦解反對派勢力。這些陰謀論和成千上萬的群組或網上留言,我無法辨別真偽,固不能成為考慮基礎。我亦不會刻意去妖魔化林太。在此之前,林太是四位主要參選人當中唯一我有接觸過的一位,因為她擔任發展局局長時我已經在香港園境師學會當幹事,見識過她的精明幹練,界別內很多資深會員亦認同她任內對城市發展以至我們最關心的園境綠化政策等。當然,我們亦看到她當上政務司司長後與香港市民距離越來越遠。但現時她的低民望及受民主派全力反對,相信還是因為她「似乎」得到北京和西環的一面倒支持。可能因為我沒有標籤林太為Evil,所以亦不認同所謂Lesser Evil(兩害取其輕)論。

最近民主派提出All-In(全投)最高民望那一位,對此策略我有不少疑問。當然民主派不會All-In林鄭,換句話講就只有曾生和胡官兩位爭取民主派的三百多票。但他們一方面要爭取民望,另一方面要爭取建制票,兩者難免會有衝突。如果目標是要「造王」,倒不如說胡曾誰能爭取200多張建制票,我們便把我們的所有給他,這還誠實些。如果民主派All-In曾生,這就牽涉原則性問題。我們由始至終是希望走進小圈子打破小圈子,即是改變制度,而並非在現行制度下盡量令它看起來較民主。那麼我們要問自己,是否真心相信曾生會帶領香港達致雙普選?還是這個原則已經不再重要?

單從民望決定投票意向我亦有保留。記得上屆梁振英的民望由頭帶到尾,後來更遠遠拋離被僭建和婚姻醜聞拖累的唐英年(另一名候選人何俊仁和唐英年民望相若)。梁振英更得到當時一眾局長中民望最高的林鄭月娥同意當他的政務司司長,這些歷史現在回看顯得相當諷刺。若然民望只是其中一個考慮,最重要還是有一位候選人(任何一位)可以挑戰林太,即是回歸ABC和Lesser Evil的思維了。但若果如此不顧一切只為林太不能勝出,為何不推葉太呢?葉太的能力,經驗,辯才皆不下於曾生;退休後亦曾到外國深造,當過民選議員及行政會議成員,政治論述與國際視野方面理應勝過林太;加上她未能在建制手上得到提名票,早已對現時制度有所不滿,在政改議題上大有機會比曾生更為進取(事實在會面時葉太對重啟政改及達致普選的取態亦的確比曾生積極)。就算比較胡和曾,曾生和林太皆多年為官及曾為現屆政府司長,多少當需要為近年施政出現的問題負責,同台辯論時亦會有多點顧忌。反而胡較少包袱,政綱亦較進取,反而更可以採取主動。還有基本法23條立法,葉太在會面中表明這個不是議題,來屆政府並不一定要推行,甚至連林太亦無意做,反而曾生卻仍然認為有其迫切性。這有點奇怪,他們三位都是建制,當中兩位更曾為現屆政府的司長級官員,對北京就此議題的了解,竟然南轅北轍。更重要一點,就是若然中央如上屆般突然中途轉口風(上屆由原本屬意唐英年變成梁振英),由支持林鄭月娥變成支持曾俊華,又或者兩位都同樣支持,容許公平較量,那民主派的部署是否仍然符合政治倫理?

從「換人換制度」到「抗拒西環」已經是改變了原則。首先我們不能確定北京和西環是否一致,而且「操控」和「干預」是兩回事,今次就算民主派成功阻止林鄭當選亦只是阻止了操控,但阻止不了干預,同樣故事下屆可以再發生。如果只是針對西環,要有效阻止干預,不正是胡官政綱中要為基本法22條立法嗎?那麼現任立法會議員已經可以提出動議,不用動員所有選票去達致這個目的。現在由「抗拒西環」再變成「All-In高民望」,和初衷似乎距離又遠了些。我們追求制度上的改變,或許不能通過今次選舉馬上達到,這是令人失望的,但最少目標清晰。如果香港人有這樣大的妥協空間, 831早就通過,雨傘運動不會出現。我當然尊重民主派的部署,亦會聽取我團隊內成員的意見。我只是擔心太過着重策略和急於要讓公眾「感覺」其策略成功,會為求掌聲而失去了原則,令未來的民主進程更艱難。

 

作者簡介:註冊園境師、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環境學系系主任、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選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