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令港人不認「祖」?

2015/12/29 — 18:24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12月22日公布「香港市民身分認同」最新調查結果。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12月22日公布「香港市民身分認同」最新調查結果。

【文:何俊霆 (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政治理論碩士) 】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日前公佈身份認同調查結果,顯示市民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最高;對「中國人」身分的認同感,則甚至比「亞洲人」和「世界公民」為低。看到結果,恐怕很快又會有愛國人士臭罵港人數典忘宗。事實上,是項調查與日前接連發生的噓國歌事件對讀,可謂相映成趣,同時亦引證一項觀察:現時香港人對中國的抗拒程度,可謂空前。遺憾的是,不少愛國人士除了搬出一堆諸如尊嚴與尊重的陳腔濫調外,對港人不滿情緒的根本原因似乎還是一面茫然。

廣告

九七以前,北京曾經承諾,「回歸只是換一支旗、改一個名,一切照舊」。然而,主權移交十八年來,我們看到的卻是香港在各方各面的全面沉淪,情況在梁振英上台後尤甚。過去一周,我們看到俗稱網絡廿三條的版權修訂條例草案恢復二讀,政府甚至表明通過此修訂條例後便會著手處理司法網絡封鎖。與此同時,又有大陸資金阿里巴巴四出收購主流香港紙媒,繼成功收購南華早報,又盛傳正洽購明報。雨傘運動期間,我們看到警察淪為為政治服務的工具,對集會人士使出「手臂延伸」、拖進「暗角打獲」,另一方面又對反佔有功的社團選擇性放生。在過往幾屆立法會與區議會選舉,各種儲如「一屋多姓」、「掌心雷」、「被搬遷」等種票舞弊手段層出不窮,而且更越來越明目將膽。那邊廂,又有司長急不及待借一地兩檢將內地法規納入《基本法》,以便在港執行。在大學,又有學者的副校任命因政治立場以而被無理否決。在中小學,各種為政權歌功訟德的國民教育又不斷分拆上市、借屍還魂;另一方面,政府又軟硬兼施,威迫利誘學校推行普教中。

更可怕的是,香港的沉淪,即使不關心政治、只顧民生的香港人亦不能倖免。數月前又發生鉛水事件,多個屋邨、居屋、私人屋苑、醫院及教育機構相繼驗出食水含鉛量嚴重超標,數以萬計市民受影響。懷疑有問題的內地預制組件故然可怕,但最令人汗顏還是政府官員的態度。事件爆出,官員竟然供出一個水喉匠就企圖平息事件,對「來自鄰近的經濟強國」的建築公司卻絕口不提。風波爆出後兩個月,過百名兒童驗出血鉛超標、三十五名評估後有發展遲緩跡象、八人確認遲緩,食物及衛生局局長的回應竟然是「不排除部份涉事兒童在鉛水事件前已經發展遲緩」。時至今日,仍然無官員需要問責。看到官員的處理手法,我們不禁要問,這跟大陸處理「毒奶事件」有何分別?忽然間,這種問而不責、為顧全顏面而對市民安危置之不顧的處事態度,已經驟然降臨香港。

廣告

「回歸」,除了換了支旗、改了個名,還令香港在社會經濟政治民生與大陸全面接軌。慢慢地,我們要開始擔心,我們說的語言、用的文字不知會在甚麼時候被取締;討論時事,我們要考慮會不會影響仕途,甚至遭以言入罪;就連喝杯水,也要憂慮會不會因為有無良商人用了黑心焊料而影響健康。試問作為一個珍視香港的香港人,又怎能對這個肆意蹂躪香港的政權予以認同?

 

延伸閱讀:

 何俊霆:〈在地的核心價值 ── 港人主體意識的前世今生〉,載於方志恒(編)《香港革新論》(台北:漫遊者文化,2015)。

 何俊霆:〈何以人心不「回歸」?〉,《信報》(2015年9月15日)。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