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才是在搞衰香港

2018/10/6 — 17:01

陳凱欣造勢大會,梁美芬、吳秋北、盧偉國、李慧琼、蔣麗芸等到場站台

陳凱欣造勢大會,梁美芬、吳秋北、盧偉國、李慧琼、蔣麗芸等到場站台

不要再經常說香港有人唱衰香港!根本的問題是香港特區政府在自己做衰香港。當然還有在FCC問題上搧風點火的人,包括那一位前特首,都是在搞衰香港。還有那些根本從來不是以香港的利益為念的所謂建制派,曾經記得有那一次他們會捍衛香港現有的制度和社會價值嗎?

口口聲聲說「有信心、有能力」維持香港安定繁榮的中共,根本沒有維持香港原有制度與特色所需要的政治胸襟。

正因為沒有這種政治胸襟,才會讓一眾政治小爬蟲有機可乘,不斷搧風點火。這次外國記者會副主席不獲續發簽證事件發生之後,只管在旁邊敲邊鼓、扮演啦啦隊角色的那些建制派人物、什麼研究會副主席,都只是在猜度主子的心意,繼續扮演應聲蟲的角色。

廣告

既然有人支持有人唱和,當權的當然也樂得如此,也是大條道理繼續啪權力春藥,以展現自己的雄起與權勢。中國政府及其人民近年的行為表現及展示出來的政治人格,越來越與全世界的期望格格不入,根本原因正在於此。現在就連香港都似乎會變成如此了。

不管有沒有法律依據,也根本無需理會這是不是符合一國兩制及香港國際社會的特色,只要覺得你是篤眼篤鼻;或認為有人做了一些事,觸碰了以前不存在、今天似已存在的所謂「紅線」;或說你違反了一些沒有人知道的所謂「初心」,便可以把一個沒有犯過法的團體取缔;可以把某些參選人DQ;可以把人民廣場視作政府的私產,不讓政府不想看見的標語帶進去。如此說來,這個外國記者會的副主席竟然夠膽主持一個政府不歡迎的演講會,就不給你的簽證續期,這又有什麼稀奇?這不是十分符合事物發展的規律嗎?

廣告

劉兆佳「教授」都說,是因為他踩到「紅線」;梁美芬說,港獨議題涉及「一國」,在「一國」事務上沒有兩制。但她能說清楚外國記者會邀請一個不曾犯法的人去演講,在那一方面抵觸了現有法律嗎?在法律之外,還有幾多條我們不知道的「紅線」?民建聯說,不為外國記者續發簽證沒有違反一般的做法。當然囉,對於民建聯這類政黨及與他同類的那些政治寄生蟲,只要是當權者的行為就必然是沒有問題的。出來參選九龍西補選的健康大使說,這件事與新聞自由無關。不要期望這些政治爬蟲去捍衛一國兩制,他們是在加快一國兩制及香港社會的死亡。

「九層之台,潰於蟻穴」。香港的特色就是它能夠保持着一些與國內其他城市及地方不同的元素;香港的價價正是要為中國及國內其他地方展示一些其他可能性;香港人需要的就是要維持原有的核心價值與生活方式。否則就根本不需要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

今天越來越多人自以為打著什麼「民族自信」、「大國崛起」、「中國特色」、「新中國價值」、「傳統文化」這些說法,再把這些意念綜合及組合成為新的口號,以為這樣就可以凌駕一切,推翻以前承諾過的種種,甚至以為這樣對等同於獨立自主,以我為主。其實說穿了,都是只是另一種民族主義幼稚病,與百多年前的義和拳根本沒有本質上的分別。分別可能只是因為當年積弱,所以義和團式的民族幼稚病與行為,就被八國聯軍打得落花流水。但今天經濟強了、國力強大了、軍力也壯了,所以就可以不再需要怕了,不再需要理會西方社會及國際社會的期望或標準了。又可以十分單邊主義地打著「民族主義」、「國家安全」、「獨立自主」這些口號來比以往的義和團更義和團了。今天這一種「強國邏輯」,其實就是另一種形式的義和拳。表現出來的形式可能還不至於那麼惡劣,但基本態度就沒有分別了。

這種態度就連香港都受到傳染了。說不準,這次金融時報駐港副編輯不獲續簽證事件背後也有北京的黑手。如果只是這樣,只能說北京的手伸得太長,自己破壞了一國兩制;也只怪這個特區政府太窩囊,根本沒有扮演好港人治港的責任。但如果香港內部不是受上面談到的強國邏輯污染得這麼嚴重,情況會去到如此惡劣嗎?

這次向一個國際媒體的駐港記者作政治報復或封殺,開了香港的一個先例,也是香港在主權移交之後不斷倒退的其中一個最重要標誌。要存心用這件事來搞亂香港的人,乘機撈政治油水的人,當然是達到了目標。阿爺吹雞不敢不從的嘍囉、奴才與五毛,也包括那些建制派政黨及奴才學者,都是引致香港走向敗亡的大腫瘤。當然,也有可能是特區政府自己主動拔喉。

無論怎樣,大家都要認清楚這一個很多人都只會視作「小事一件」的事件性質。一個主權國家,一個有行政權的政府,可以無需解釋,不用給理由,拒絕讓任何人入境,拒絕向任何人續發簽證?總有個理由吧?如果不講,各界就只能猜。這一次,還能猜想到其他理由嗎?這個決定不是破壞一國兩制,不是搞衰香港,還可以是什麼?

堂堂大教授,竟然也可以堂而皇之為錯誤的、而且對香港社會是十分有破壞性的做法說項,說是因為那個記者踩到「紅線」。不多久,可能更會有人說,為什麼一個主權政府或一個國家,不能懲罰一個態度唔好的記者。「態度唔好」就是「紅線」,大家驚得幾多?

總而言之,無知愚昧是會傳染的。在一個威權社會,愚昧與無知傳染的速度比所有人想像都快。大教授也有可能避免不了。寄生蟲為了生存,為了攞着數,只會主動接受傳染。同樣地,在一個威權社會,真理與良知會不斷受到侵蝕衝擊。大教授又如何?更何況是那些政治小爬蟲。順勢抽水、隨波逐流、自甘墮落、諸如此類的行為會變得越來越主流,也會越來越被視為正常。

特區政府的表現、上面講到的各類人,都在一再向大家展示「強國邏輯」這一種病毒傳染得有多快,感染有又有幾深幾廣。但這不表示大家冇得揀,是否舉手投降是一個選擇。首先從自己做起,無論情況有多壞,我們自己先不要變成義和團而不自知。就算這一位外國記者最終不得不走,也要讓更多人知道,有很多香港人不認同特區政府這一個葬送一國兩制的做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