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才是真正的「花崗岩腦袋」?

2017/11/20 — 4:24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資料圖片)

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資料圖片)

昨天與一位網友討論到這個相關的問題。她前幾天在留言引述了他父親的故事。她的父親是一個公務人員,20多年前在回主權移交前過身的時候,曾經對她說出自己的盼望。這個盼望不是尋求自己有什麼好處,又不是說要子女在往後的經濟發展中分得一杯羹,只是一個真正愛國者很卑微的期望。就是「希望共產黨可以從過去的辛酸歷史及可怕的經驗中學習」,從而將來向全世界證明中國人也可以好像英國殖民地政府一樣,把香港建設成一個更熣燦的東方之珠。

但這一位網友對於過去二十年中共如何在一步一步破壞香港原有的制度感到十分失望,也似乎對中共不斷扭曲歷史的作為不以為然。她顯然也十分擔心所謂「全面管治權」這個口號之下,這一個專制極權及不斷挑動社會矛盾的體制,最終只會令一國兩制成為虛幻。在留言中,她也談到德國在戰後一直堅持要透過歷史教育下一代,讓他們知道過去德國政府是曾經如何罪惡。對於任何有意漂白納粹罪行的意圖,甚至要處以刑責。在南非,也有一個負責尋求真相及和解的委員會 (True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ssion),責任是推動社會和解,減低敵意和憎恨,把在種族分隔期間造成的傷害消除,讓國家可以同心前進。她認為只有當一個國家願意誠實地面對過去的錯誤,才能贏得人民的尊重及誠意真心的支持。

廣告

我覺得她所言甚是,值得引述。就算王振民及李飛這等人可能聽不見,或者聽見也不會理會,網友這一種看法,看來也應該是吾道不孤,我們所有人都可以以這種觀點來提醒自己,也從而可以用另一個角度來理解王振民這等人在所謂「先進」包裝之下所代表着的「腐朽」與「封建」。

我也這樣說,今天的德國不但是一個民主而經濟實力雄厚的國家,也是國際社會軟實力最堅實的一員。這個國家雖然曾經犯下過十分嚴重的歷史罪行,但現在已經不會有很多人要不斷跟他糾纏於過去。原因很簡單,因為德國能夠正視自己的罪惡,正視自己的歷史。另一個相反的例子就是日本。無論日本的經濟曾經試過幾強盛,曾經長時間是世界經濟的老二,但因為這個國家長期不肯全面承認戰爭的罪行,最後令這個國家在國際社會從來未曾取得過與經濟發展相對應的的道德話語權。到了今天,日本仍然不時要受到各方面的譴責,也很難取信於曾經受過他傷害的其他國家。

廣告

對於中國而言,今天已經取代日本成為國際經濟實力的老二,甚至要向第一進發,但中國就能夠成為國際尊崇的典範嗎?那個所謂「中國方案」真的這麼有吸引力嗎?只要不自欺欺人,答案當在大家心裏。到了今天,中共仍然不時要強調國家安全,甚至把香港都說成是危害其所謂「國家安全」的其中一個源頭。在國內又要不斷壓抑各種不同的聲音,足見經濟富裕了又如何?

所謂「糾纏於歷史上發生的不幸事件」就真的是「花崗岩頭腦」嗎?是不是應該說,「只意圖不斷扭曲歷史、掩蓋歷史、或要求人民不糾纏於歷史上的不幸事件,這才是中共其中一個主要的政治困局和發展困局」?

今天當很多年輕人拒絕唱國歌,更要噓國歌,就連在標誌着自己成長重要階段的畢業禮上,也要用來作表達這種意向與對政權的憤怒,中央政府有想過有反省過內𥚃真正的原因嗎?

還記得80年代初,當我自己還在大學的時候,整個大學的氣氛都支持香港回歸,當時差不多所有年輕人都誠心希望中國可以逐步取得發展和進步。當時的整個氣氛,也確實令所有人對中國的未來充滿盼望和想像。但到了今天,年輕一代可能會歸咎於我們出賣了他們的未來,我們那一代人除了為當時戴上了玫瑰色眼鏡的過度樂觀主義,及低估了中共政權的邪惡之外,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也十分同意,歷史上發生的事,無論有幾罪惡,都已成為過去。我們都應該在適當的時候放下歷史包袱,繼續上路,繼續面對明天。但這種起動的前題,是這個國家及當權者,要願意從歷史錯誤中學習,要誠心為過去的罪行悔過。只有在這個基礎上,才能得到人民的寬恕,才能夠把仇恨、怨懟及傷痛擺開。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是要正視歷史罪行,要承認錯誤。但今天的中國政府最令人憤慨的,正是不肯正視這些過去的不幸事件,只懂叫人不要糾纏於這些不幸事件;不是尋求人民的寬恕,而是要你們不要再追究,甚至要大家把這些罪行忘記;更甚的是一再扭曲事實,來美化這些歷史罪行。這才是最令人不安及反感的地方。除了這個政權之外,那些為這種罪行及作為搖旗吶喊的建制派及愛國賊啦啦隊,也是把仇恨與不滿不斷延續下去的邪惡同謀。

歷史不會忘記,歷史最終也是公正的。當歷史事實是越來越清楚的時候,意圖繼續掩飾或要求人民忘記那些於歷史上發生過的不幸事件只是徒然。而且效果只會適得其反。中共這個政權也越來越需要面對政治誠信的危機,在經濟繁榮的背後,誰能否認其實也是危機處處,否則何須不斷要裝胸作勢,要製造新的敵人,要不斷與舊敵人糾纏下去。所以,才會有反革命,才會有民運分子,才會有維權律師,才會有不妥協的知識分子;還要控制傳媒,要控制意識形態,要控制教育,要把愛黨等同於愛國,要強制愛黨,要從嚴治黨,因為這些全都有機會成為內部的敵人。

所謂「不糾纏於歷史上發生的不幸事件」,正是令整個社會難以凝聚,令來自當權者的敵意與瀰漫在人民心中、生活中、及生命中的各種怨懟長期纏繞下去的原因。不能從這種思維困局中跳出來的當權政府,才是真正的「花崗岩腦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