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敲香港喪鐘

2018/11/22 — 14:56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前,在紅磡街頭出現一批白底黑字橫額,呼籲選民「全投白票」。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前,在紅磡街頭出現一批白底黑字橫額,呼籲選民「全投白票」。

香港和「國際城市」這冠名的最重要連繫「香港關係法」危在旦夕,只待傘運九子判決 — 也是對香港法治的判決,幾乎已可預視「香港關係法」的結局。這當然是建制派及土共努力出賣香港來愛國的後果,結果是求仁得仁的令香港變成中國城市。

但為香港敲喪鐘的,只有建制土共嗎?

最近發現,大家提到東大嶼填海,縱然十居其九不贊同,但幾乎都清一色回應:冇用啦,一定會填。是的,在過去幾年,我們被一個又一個對香港人及香港社會毫無裨益的所謂基建工程,甚麼口岸、高鐵、大橋、三跑等,一邊蠶蝕社會財富,一邊破壞村民家園及自然生態,結果只為香港帶來超支無底洞、禍患和滋擾。即使大家聲嘶力竭的喊停,但那些價格足以資助探索土星、質量又與國家標準融合的所謂基建,還是一個又一個的開展,所以劇情發展,倒錢落海是必然結局。君不見大陸人已開始囤砂提價,情況和每立方米七元的東江污水一樣,根本不許香港人不買似的,叫喊無用,準時交稅就是了。

廣告

但市民對東大嶼計劃開始麻木,是對香港的一記喪鐘。

大家都知道整個計劃充滿了不可名狀的荒謬:不控制外來人口,只迫本地青年去大灣區開發,彷似五十年代要知青下鄉一樣,務必要把一代香港人徹底送葬,但轉頭又要填海造地,來安置二十年後不知從哪來的人口。再者,目前全球經濟形勢風高浪急,中美貿易戰鼓聲震天,香港經濟發展滯緩,在這當兒竟然花耗所有儲備填海,甚至要發展債券,把債務禍延後世,基本要搶光港人,再把港人的下一代出賣,還要和他點算鈔票!

廣告

有朋友認為,計劃可能旨在花光香港的一分一毫,令港人窮困,才會對北方政權聽聽話話、貼貼服服。但只要看看近日銀行擠提、外資撤出、房地產劈價、貪官鉅賈資產轉移的大陸新聞接踵而來,這萬億儲備說不定像東江水一樣,為了穩住經濟和高官荷包,甚至可能是一場「讓領導先逃」的安排,稍稍拖延預期中的支爆,讓高幹賺一筆之餘,也爭取時間調走資金,不惜要香港的下一代去送死。

明知這計劃對香港百害而無一利,香港人卻一副「見慣大場面」的模樣,連簽名反對的反應也不積極。這幾年間香港社會發展不斷倒退,香港人郤彷彿被馴養到只要明天準時返工才是真理(山竹翌日和地鐵四線全壞,僱主懲治遲到員工而輿論僅輕輕帶過,這一點已証明了「準時返工」已成香港人的生活價值),現在就連為下一代說聲「不」的良知也在淡出,漸漸和大陸「挖祖墳、吃子孫」的社會生態步近。

然後,近日有些港人以一副清高睿智模樣高叫「投票無用」,就是另一記喪鐘。

當滿街中港車牌、一個又一個同鄕會四處勸選陳凱欣,一群生怕香港有真普選的人,都不會說「投票無用」,偏偏經歷過最自由、最有法治、甚至曾經參與有較公平選舉的本地香港人,卻說「投票無用」。又有一派說由於不喜歡李卓人,不喜歡泛民,所以叫人不要投票。這樣,真要引用大美人格言:我真係恭喜你!因為這種人的思維,仍停留在九十年代香港黃金時期的美好,認為自己仍然有得揀。

當真正代表香港本土利益的候選人一個又一個被 DQ,香港選民資料無故被失竊,李卓人的競選宣傳被人破壞而警方不聞不問,只拘捕撕去陳凱欣海報的人,其實已清楚告訴大家,大家的選擇,只在於想不想建制派或建制特派員得到這關鍵一席。早前有消息指,只要建制派能爭奪這一席,議會內的泛民就不能再翻盤了。所以相信建制會用盡各種手段去拿下這一席。現在的情況,就如傘運名曲的歌詞一樣:而家係良知同暴力打緊仗。而來自極權的暴力,在這幾年間一直沒有停過。

因此,這一票,效用簡單而鮮明,是向暴政和社會的種種荒謬說「不」。而國際要為香港發聲,也要看你港人有沒有爭氣,為自己的未來爭取。然而,這時說投票無用,投白票、焦土、射落海的人,只能說,絕對是新中國的榮譽公民,因為他們今天不投這一個仍然在意民意、願意受制於民意的候選人,令議會完全失去關鍵性的反對議席,更灑脫地建議大家不去投票,完全配合國家對港人的期望,日後必是大灣區的良好市民 — 反正他們都不在意有沒有選舉和投票。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尚有馮檢基、伍廸希、曾麗文)

香港在過去幾年的社會發展,已倒退到不成模樣。在教育滲紅之下,我們的下一代的批判思考、邏輯分析和公民意識日漸淡薄。而在英殖成長的一代,亦沒有極力悍衛制度、誠信、廉潔、公義、責任、文明、普世價值等和國際社會接軌的軟件,慢慢重回和稀泥、將就過的中國傳統屁民生活,用饅頭醮一點舊日香港價值的血,吃下去就緬懷昔日好日子 — 那是卻是香港人自己的人血饅頭而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