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低端人口,誰是蝗蟲

2017/11/28 — 12:55

【文:伊洛人】

2017年11月,北京一場大火之後,市政府以安全為名在幾天內驅逐328萬「低端人口」,讓他們在流落在零度以下的北京街頭,被迫回到因全球化發展導致大城市擴張後,日益凋敝的內陸農村。

對中國政府的暴行大多數香港人都會予以譴責,但少數對中國一知半解的學者卻以此來諷刺香港人反蝗蟲的排外行動。因此我必須再寫一篇文章予以澄清。

廣告

首先說什麼人是被迫害的低端人口呢?是來自內陸貧困各省,理論上擁有完整中國公民權利的移居大城市者。但事實上中國政府的戶籍制度是一種實質上的內部殖民統治。一方面中央集權政府壟斷各省重要資源,更從各省抽取大部分稅收,這些收入主要用於符合他們利益的大城市建設或維穩,往往給予內陸的教育醫療和基礎建設分配非常少。就像香港地產商控制的政府利用公帑完善自己的樓盤周邊,而不是照顧本地弱勢。

雖然在大多數正常國家隨著全球化經濟集中到特大城市是正常現象,但是本國內經濟發展不均衡的受害者可以輕易移居大城市並不被法律排斥,各個地方政府也會要求富有地區的稅收補助。

廣告

因此中國政府清除在大城市的本國底層公民,更類似二十世紀基本結束的殖民迫害。當年歐洲殖民者掠奪非洲印度資源後,往往立法禁止已經接受殖民者語言教育的非洲人或印度人移民到大城市謀生。但即使前殖民國家也在進行轉型正義,英國對英聯邦國家人民的移民限制往往寬鬆很多。

包括這次被驅逐的三百多萬人,大部分中國戶籍制度的受害者就是被一個中國的論述欺騙,忽視了自己和當年印度非洲一樣屬於被殖民者的事實。血緣語言和文化相近都不能取代基本的公民權力,卻被中國政府用來掩蓋對河南四川等內陸各省以及對香港的殖民。

那麼什麼又是蝗蟲呢,真正應該被驅逐被消滅的蝗蟲是中國政府體系下的既得利益集團,他們將貪污所得帶到香港洗錢,導致物價飛漲,港人生活日益艱難。一部分取得單程證的高階白領則為這些貪官服務。還有一些人,雖然他們在中國被當作低端人口,卻被少數利益收買來香港進行反港獨抗議,就像這次迫害北京底層的行動中大部分城管同樣來自低端人口族群。

真正屬於受害低端人口卻被香港人誤認為蝗蟲的中國人,主要應該是每天往返於深圳和屯門的水貨客,他們依靠幫助普通中國人購買廉價外國商品賺取微薄收入。理論上這種行動的受害者只有在加入WTO後,繼續用國家壟斷進口來剝削被殖民中國人的中國政府。但同樣他們控制香港政府來限制本土商人,不能在例如落馬洲等邊境荒地設立水貨客市場,讓水貨客不得不長途跋涉到屯門甚至九龍附近交易,衝擊本地商業模式,與香港人產生衝突。當然這些小矛盾實際上在香港擺脫中國殖民控制之後完全可以通過上述手段避免。
 

作者按:

另看

中國交換生:強烈譴責中國政府的「排華」暴行

中國交換生:北京感恩節夜色下的血腥殖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