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誰是港獨運動的真正推手?

2016/8/11 — 20:17

香港民族黨 8 月 5 日集會

香港民族黨 8 月 5 日集會

【文:何俊霆(《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上周五,香港出現了史上第一個以香港獨立為訴求的大型集會,數以千計市民出席。另一邊廂,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日前進行的一項民調顯示,超過一成七受訪者支持港獨,在十五至二十四歲群組中,支持率更接近四成。

事實上,自2011年以來,各種以香港為本位的「國族論述」如雨後春筍,而日前由香港民族黨發起的「捍衞民主香港獨立」集會的歷史意義,在其意味著香港國族建構已經踏上最後一里路;以往的香港國族主義,縱有其民情與論述基礎,卻往往流於學術理論,就算有政治行動,亦鮮有開宗明義以「香港獨立」為主要訴求(更多是以「自治」、「自主」、「自決」等較迂回的方式暗示之)。一方面,陳浩天一反「本土派」過往的勇武形象,舉辦「和理非」集會,為港獨提供了一個相對地「低成本」的非暴力選項;同時,陳亦為獨立運動交出了確切的行動綱領。重要的是,在集會之後,香港獨立,已經由一個長久的政治忌諱,變成一個香港人可以光明正大地參與的政治運動。

廣告

然而,何以香港會在這數年間出現如此翻天覆地的變化?台灣學者吳叡人博士早前於國族理論研究的權威期刊《Nations and Nationalism》發表文章,指香港、沖繩和台灣三地,都正經歷不同程度的中央霸權壓迫,使三地人民的身份認同與利益受到威脅,因而激起了反抗性的國族主義運動。而陳浩天於集會當晚的講辭,正正引證了吳的分析:「我相信大家都已經察覺到,現在的香港,己經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香港。… 這十九年來,我們不斷被壓榨、不斷被折磨,被政府殖民。 … 今次我們五位參選人被取消資格,其實只是冰山一角。我們不斷去尋找我們的路,我們看見這一切一切的淪落。我們很想找一條出路,而我自己覺得,香港獨立,是我們唯一的出路。」

自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以前所未見的速度淪落,言論集會自由承受極大威脅、傳媒與新聞工作者被打壓、自由學者遭受無理留難、廉潔傳統瓦解、選舉舞弊疑雲層出不窮、警隊誠信盡失,政府不但漠視民意,更日益變本加厲。單是過去一年,已經發生了銅鑼灣書店、三跑、高鐵、醫委會、校委會、選舉委員會等事件。各種港人珍視的核心價值與制度,被中共及其代理人肆意破壞、踐踏,以致急速敗壞。

廣告

與此同時,民主之路依舊遙遙無期;2014年的人大決定,將所有溫和改革路線堵塞;日前選舉主任的政治審查,更將參選立法會這類「絕頂溫和」的選項也進一步扼殺。當所有體制內的途徑走盡,在體制外找方法,尋求獨立,就成為不少對北京絕望、卻不願放棄香港的人的唯一出路。港獨,正正就是北京將香港人逼到絕處後,所引來的必然反應。

事到如今,港獨運動已經形成,將來會否成為主流,還看港府與北京的造化。若然北京繼續扼殺香港自治,以強硬手段步步進逼,可以預期,打壓越大,港獨呼聲也勢必越大。

延伸閱讀:
吳叡人:〈The Lilliputian dreams: preliminary observations of nationalism in Okinawa, Taiwan and Hong Kong〉,《Nations and Nationalism》(2016年7月28日)。
 何俊霆:〈何以人心不「回歸」?〉,《信報》(2015年9月15日)。
【香港前途決議文】
【香港革新(WeMaker)Facebook】
 

發表意見